绽放第五空间的“五朵金花”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邹菲 任银妮责任编辑:刘上靖2017-03-07 04:18

大年初三,王雯娟拖着拉杆箱走出人潮涌动的北京西站,匆匆奔向营区。

从车站到营区,路程近50公里。出租车一路飞驰,都市的繁华景象渐渐消失,最后定格在王雯娟眼前的,是一座偏僻的郊区小镇。

进入宿舍,褪去毛呢大衣、脱下过膝潮靴、卸掉唇彩、扎起马尾,然后换上天蓝色的飞行服,蹬上战靴……一转眼,靓丽可人的都市潮女变成了英姿飒爽的女军人。

王雯娟将要走上战位,接替上一名飞行员担负春节战备值班任务。

作为陆军航空兵首批武装直升机女飞行员,王雯娟的战位在战场上被称作“第五空间”。

这曾是一个中国男性军人专属的战斗空间。2014年,王雯娟和其他4个姐妹完成改装任务,正式进入陆航战斗序列,改写了这一历史。她们被战友们称为“五朵金花”。

这些年,向新的战斗岗位和空间挺进的女军人,岂止武装直升机飞行员。女歼击机飞行员、女特战队员、女导弹号手、女无人机“飞手”……越来越多的战位称呼前被冠以“女”字,女性在中国军队中的角色担当,硝烟味越来越浓,分量越来越重。

相对于普通女性,她们在“刀尖”上舞蹈,在硝烟中穿行。她们既是邻家女孩,又是战场之上的铿锵玫瑰。特殊的战斗岗位给她们的青春抹上了不同寻常的色彩。

在三八妇女节来临之际,让我们一起走近这五朵陆航“金花”。

“战场上,敌人可不管开直升机的是男还是女”

屈膝、俯身、咬紧牙关,一次次拉起沉重的杠铃……空勤楼体能训练室里,廖潢小川正在完成今天的“功课”,白皙的脸庞满是汗水,打湿的刘海儿紧紧贴在了额头上。

这形象,与微信头像上那个萌妹子简直判若两人。从身形上看,廖潢小川是5名“女飞”中最瘦小的一个,但大家都承认,她力气最大。

“可别把我写得像是女汉子!”这个性格开朗的湘妹子笑嘻嘻地对记者说:这把力气都是被逼出来的。

飞行并不像“自由翱翔”这个词描述得那么轻松,一个飞行员没有好的体力、耐力,怎能驾驭战鹰?

“战场上,敌人可不管开直升机的是男还是女。”廖潢小川对教员的这句话记忆深刻。

“没有分别”指的是训练标准上,达到同一标准男女所需付出的努力却大不相同。有时候,男飞行员能轻而易举完成的训练,女飞行员则需要加倍努力才行。

读航校时,廖潢小川曾是同级“女飞”中力量最差的。为增强体能,她除了正常的跑步、杠铃等训练,还和战友一起推卡车。10来吨的车辆,她们一次能推出20多米……

靠着这样的高强度训练,5名“女飞”先后完成了教练机、歼击机等多型固定翼飞机的改装训练,还掌握了横滚、筋斗等特技动作。

有此基础,完成从歼击机到直升机的“降级飞行”,岂不“小菜一碟”?

第一次在训练场看直升机飞行演示时,姑娘们很自信。“直升机悬停,不就是保持平衡嘛,操作应该不难!”周娇还记得“悬停”动作留给自己的最初印象。

当亲手操作时,她才体会到其中之难:“我还没怎么动操纵杆,飞机就像是炒锅里的豆子一样翻腾个不停……”

贠璐比其他4名姑娘早一年到陆航。“直升机气动性能完全不同于歼击机,悬停其实是个动态平衡,需要不断做微小的操作修正。”她说。

小小的修正过程,很考验腕力、握力。这对于女孩子的纤纤细手来说,极不容易!一次连续几个小时的训练过后,吃饭时周娇的右手抖得都拿不住筷子。

经过反复训练,周娇终于拿下了这一课目。转型陆航两年多来,“女飞”们已在数十个课目实现“单飞”,培养周期比常规时间大幅缩短。

“她们是女士,更是战士,练习本领,没有战士愿意落后。”旅长张治林如是评价道。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