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舰队航空兵某飞行团投身改革强军实践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陈国全 刘亚迅 周启青责任编辑:汤传飞2017-05-08 03:19

双机挂弹空中巡航。庞龙勋摄

祖国需要我 一飞敢争先

——南海舰队航空兵某飞行团投身改革强军实践见闻之一

■陈国全 刘亚迅 周启青

加力、滑跑、起飞……一架架满载弹药的战鹰接连升空,呼啸着飞向海天之间。

5月3日,南海舰队航空兵某团机场,一派忙碌景象。在机场指挥塔台,记者翻开团里的飞行日志,上面记录的一行行数据显示:几个月来,这样高强度的训练和战备起飞,已是“家常便饭”。

部队改革一天天推进,全团上下一丝不苟地练兵备战,潜心研究战法训法,战备值勤丝毫不见松懈,官兵们用实际行动迎接改革大考……

目送战鹰升空,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记者走进机场附近的团史馆。

橱窗里,陈列着一面泛黄的枕巾,这是当年出色完成战斗任务后,中央慰问团送来的慰问品。然而,就在那次战斗结束后的第二年,该团几十名官兵响应号召,脱下军装……

历经4次调防、6次转隶,该团成立49年来,部队由北到南,转战万里海疆,“枕巾”和它背后的故事,一次次被人提起。

穿越时光,面对单位撤降并改、个人走留进退,官兵们又会交上怎样的答卷?

“没什么好说的,像老一辈一样,一切行动听指挥,我们一样能随时打起背包就出发!”团政委张冠增快人快语:“面对改革,如果说官兵一点也不担心、没想法,那是假话。但我坚信,作为一支有着优良传统的部队,在抉择面前,我们都能跳出个人‘小圈子’,站到改革的‘大棋局’上。”

跑道边的机库里,记者看到一级军士长李清宝正带着战士们检查飞机。入伍30年来,他经历了4次部队调整改革,看到了部队装备、设备一次次更新换代,也见证了部队战斗力一次次换羽重生。

“改革是大势所趋,只要有利于部队发展,只要有利于战斗力提升,我们都甘愿当改革‘铺路石’!”几代战机更换,李清宝与时俱进,转型跟上,始终是机务保障“大拿”,他的话说出了全团官兵的心声。

加力、滑跑、起飞……一架架满载弹药的战鹰接连升空,呼啸着飞向海天之间。

在飞行员准备室里,记者见到了某飞行大队副教导员李鹏飞。他和家属分居两地多年,今年初办完家属随军安置手续后,在驻地买了房,两口子终于团圆。然而,因为“年龄到杠”,李鹏飞被列为转业对象。

“个人的离开,是为了集体轻装上阵!”虽然不舍得离开,但李鹏飞的话语依然坚定。

改革之际,像李鹏飞这种情况,在该团还有不少人。从机关到连排,从团领导到普通一兵,从机场待战的飞行员到后方保障的机务人员,每次交谈,记者都能从他们的言辞之中,品出他们对部队的难舍之情,可真的面对走与留的艰难选择,他们都坚定地选择服从组织安排。

近年来,该团一直多地驻训、多方向执行任务,常年有一半兵力远离驻地在外执行任务。

3月下旬,该团千里转场驻训,副政委王维新主动请缨带队。而就在出征前几天,王维新已被确定为转业对象。

驻训期间,王维新始终坚守在一线,值班值勤毫不含糊。在某重大演练任务中,他带领机务人员连续奋战,及时排除飞机突发故障,确保了任务完成。

副团长郑有区是一名参加过新中国成立60周年阅兵的“老机务”。然而,外人不知道的是,当时郑有区的孩子突遇车祸,直到战机“米秒不差”飞越天安门后,他才赶回家照顾孩子。

“走留都是改革需要,只要在位一天,我就一定为战机保驾护航到最后一秒!”这是郑有区的回答,也是全团官兵的生动写照——

某新组建单位急需抽调业务骨干。按照标准条件,团党委划定了初选人员名单,征求个人意见时,50余名符合选调条件的官兵,无一例外地表示坚决服从组织安排,奔赴新单位新岗位。

加力、滑跑、起飞……一架架满载弹药的战鹰接连升空,呼啸着飞向海天之间。

夜幕低垂,团长吴郑军已经穿戴好飞行装具,作好了再次出征的飞行准备。

此次改革,吴郑军和其他团领导一样,都将面临职务和岗位的调整变化。

“人在十字路口最容易迷茫,这个时候,党员干部的身体力行是最有效最有力的引导。”说起几名团领导,张冠增如是说。

不久前,团里接到多批次外机抵近我领空侦察的通报,吴郑军带领飞行员紧急起飞、直扑目标。他们按照处置规定坚决实施驱离,10多分钟后,外机悻悻离去。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机场跑道上,一道道胎痕密密匝匝、连成一片。这是团长吴郑军和战友们驾驶战鹰留下的痕迹。

“归航看到机翼下的海岸线,感觉很幸福。作为一名海军飞行员,能驾战鹰维护祖国海疆权益,那是最值得骄傲的时刻。祖国需要我,一飞敢争先,我们珍视每一次飞行,绝不辜负这个时代!”

吴郑军的话还回响在记者耳畔,他和战友已快步跑向战机,一架架战鹰喷射出一道道蓝色尾焰,在暮色中显得异常耀眼。此刻,他们已与战机融为一体,箭一样地冲向海天……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