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与现实,基层军医之“痛”谁来医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陈典宏 王豪责任编辑:刘上靖2017-05-23 02:37
资料图

基层军医岗位到底是否可有可无?请听南部战区陆军边防某部下士周鹏飞的口述——

方军医,我欠你一声“对不起”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军医在我们基层连队是个闲差,也没啥多大作用,所以对他说话的语气总是略带嘲讽。

直到一年前那次巡逻,让我对军医刮目相看。那天,要不是方军医提着药箱跟着我们一起巡逻,我可能就永远倒在了那条最熟悉的巡逻路上。

一上巡逻车,我还跟方军医调侃:“军医,今天是太闲了,想出来走一走?”

“这两天一直阴雨,今天巡逻的路线徒步较多,我担心山林里蛇虫出没会比较频繁,大家一定要注意树梢和脚下。”方军医并没跟我一般见识。

巡逻到最后一块界碑后,大家像往常一样,警戒、清扫界碑。突然,我感到左脚脚踝一阵钻心地疼痛,低头一看,一条毒蛇从脚下窜过。听到我的喊声,方军医冲了过来,把我扶到界碑旁坐下,并叫大家在四周驱赶蛇虫。

“看到什么蛇了吗?”方军医一边拿出止血带在我伤口上方结扎,一边询问。

“好像是青色的小蛇。”我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方军医,声音里满是恐慌。

“放心,有我在,不会有事的。”为了方便清理伤口,方军医迅速脱掉我的鞋袜,在伤口局部清洗蛇毒,随后用小刀划破两个毒蛇毒牙痕间的皮肤。接下来,没想到方军医竟不顾脚臭对着伤口一顿猛吸……

回去的路上,方军医和几名战友轮流背着我回到巡逻车。为了使我保持清醒,方军医不断提高嗓门跟我说话,就这样一路把我“喊”进了驻地医院。

从那之后,军医在我们战士心中有了分量。每次遇到他,我都想冲过去为当初的嘲讽说声“对不起”。这句话我在心中憋了一年,却始终没有勇气说出口。

(牛利、彭友泽整理)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