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评战士讲理也要讲礼 战士批评接见更要接受

来源:解放军报责任编辑:刘上靖2017-05-26 04:13

战士批评 接见更要接受

■南部战区陆军某部一连排长 孙 鑫

都说“忠言逆耳利于行”,我这个排长就因为听不进战士的意见而出了回“洋相”。

初到连队任职排长,一来不熟悉情况,二来缺乏管理经验,我心里确实没多少底气。有一回组织400米障碍训练,我想着这是自己的优势课目,可以借机露一手,在大伙面前树立威信。

“预备,跑!”整个过程很顺利,过高板跳台时我还特意亮了个“绝活”:一脚蹬在高板跳台的立柱上,身体顺势一跃,再伸直双手扒住高板前端,同时挂腿……动作一气呵成!

“厉害啊,排长!”“帅呆了……”那一刻,听着战士们的赞美,我心里美滋滋的。

可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像针刺般传来:“排长过高板跳台那个动作有问题啊?”我回头看去,上等兵王勇欲言又止,“上回考核好像强调过……脚不能踩立柱……”

“谁规定的?我怎么不知道?”我几乎脱口而出,心里想着一个上等兵怎么敢质疑我?更让我没想到的是,八班班长卫小辉也开口了,他说上回组织考核的陈参谋确实强调过,踩立柱要被扣分。

卫班长平时挺配合我工作的,怎么今天当众“怼”我?如果这事处理不好,别说立威了,恐怕都下不了台。于是,我硬着头皮坚持自己的动作是对的,并要求大家以后就按我统一的来练。

这次“立威”之后,开展工作果然顺利许多,战士们都很“维护”我的意见。按照我的方法改进动作后,全排400米障碍成绩明显提升,这让我窃喜:下周连队组织400米障碍测试,我们排夺冠在望。

“三排400米障碍普遍存在犯规动作,过高板跳台时身体任何部位不能触碰立柱,可你们排都借了立柱的力,在现有成绩上每人加罚10秒!”考核那天,连长宣布成绩时,我一下子愣在原地,涨红了脸。

本以为战士们会埋怨我,甚至笑话我,可让我感动的是,大家投来了真诚的目光,卫班长第一个站出来,鼓励大家化失败为力量,按照规范动作加强训练。一个月后,连队再次组织400米障碍考核时,我们排真正夺得第一!

感动之余,我也在感叹,干部骨干新上任,想立威信、刷“存在感”可以理解,但要保持清醒头脑,受得住表扬,也要听得进批评,尤其对于战士的批评,更要敢于放下面子、虚心接受。如果不能正确对待,甚至刚愎自用,就会真正失去威信!

(李 宾、严秋涛整理)

我们为何不喜欢被批评

■刘昌宝

不管承认与否,当听到他人批评时,绝大多数人往往无法坦然接受。从心理学上来分析,人在社会群体中会产生尊重、自我价值实现等心理需求。无论善意的批评,还是恶意的批评,都可能让人觉得这些需求受到挑战,进而产生应激性反抗。

上文中四级军士长面对指导员当众批评,虽然知道自己错在先,但第一反应还是“反抗”;下文中排长孙鑫面对来自战士的批评,感觉权威受到严重挑战,“反抗”尤为激烈——这就是两人被批评时如此反应的“病因”。

对比之下,人们似乎天生排斥批评,而更喜欢赞美。相传乾隆登山时,随从赞他“步步高升”;待下山时,他便问往下走怎么说?随从夸“后步更比前步高”,乾隆听后自然“龙颜大悦”。你看,就连皇帝都如此受用溢美之词。然而,赞美像佳酿,味美却易醉人;批评是苦药,善意批评更是良药,服下便能治病。

批评和自我批评,一直是我们党强身治病、保持肌体健康的锐利武器。所以,敢于并善于批评、积极且虚心接受批评,是一种境界,更是一种责任。当我们被批评时,应及时调整情绪,正视自己缺点,坦诚接受他人意见和建议;批评他人时,要合情合理、公正妥当,批得易被接受。当然也不能怕伤和气而避重就轻,甚至放“礼炮”“空炮”,那样就失去了批评的初衷。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