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的飞行

——走近空军无人机飞行员李浩和他的战友们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王天益 李国文 郭洪波责任编辑:刘上靖2017-05-26 03:11

李浩和战友们走向战位。杨 军摄

大漠深处,天际之间,一架国产新型无人机突然闯入视线之中。它宛若一只苍鹰,轻巧灵活,飞快掠过连绵起伏的沙丘。

同一时刻,千里之外,地面方舱里,无人机飞行员李浩和战友正全神贯注地进行操控,不断向这架无人机发送指令:爬升,加速;转向,俯冲……在李浩和战友精准遥控下,无人机很快发现并锁定目标。

“发射!”导弹呼啸而出,一击中的。

8发8中!这意味着该型国产新型无人机的实战性能得到全方位验证。

无人机飞行,从来不是无“人”的飞行。没有那一双双默默无闻的手托举,无人机岂能振翅蓝天?

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近隐匿在无人机背后的神秘“牧鹰人”——无人机飞行员李浩和他的战友们。

“你看不到飞行的我,飞无人机的也不只是我”

虽然同在一个营区,但54岁的李浩和32岁的邵仪工作上少有交集。

每天,李浩去外场飞行训练。邵仪则带着他的团队,钻进那间老旧办公室对着一堆电脑“折腾”。

站在无人机战斗力建设的角度看,李浩和邵仪的工作其实联系非常紧密。

李浩每一次飞行的数据都会传送到邵仪的电脑里。邵仪和团队会用这些实战化训练得来的数据建立起一个个准确的数学模型——他们的工作是作战实验仿真。

在这个实验室里,未来的无人机战争率先“打响”。李浩很佩服邵仪,因为他的工作能告诉自己:“无人机可以打什么仗,以及仗可以怎么打”。

“美军的‘全球鹰’无人机就是首先由作战实验室提出来的。”邵仪给自己也定下目标:能够为设计出更符合中国空军战略需求的无人机,提供仿真论证。

李浩操纵无人机的每一次飞行,都牵动着很多个“邵仪团队”:机务、链路、任务规划、情报处理……“他们都是无人机背后的‘人’。”该部司令员王进国说,无人机其实应该叫做无人机系统。

这是一支从诞生就打着体系“胎记”的部队。

曾是三代机飞行员的陆冬辉对此感受深刻:“以前是一人一机,坐进座舱飞机就由我接管;现在是‘多人一机’,方舱里多人配合才能操纵无人机。”

“你看不到飞行的我,飞无人机的也不只是我。”李浩经常这样向别人介绍他的战友,“无人机作战体系里,隐藏着很多人的身影。”

其实,在无人机战斗力建设中,他们隐藏的,又何止是身影——

6年多来,机务兵南晓鹏走过了和李浩几乎一样的转隶足迹。但前不久一次聊天他们才发现,原来从投身无人机事业第一天起他们就战斗在一起……

和未婚妻谈婚论嫁时,飞行员陈永超曾发出这样一条短信:这里环境的确很差,你可以来看看,如果接受不了,婚就不结了……

扎根偏远的西北戈壁,陈永超狠心隐藏了心中真挚的爱意。

“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去年妻子张素娟来西北探亲,李浩专门带着她参观了中国核试验基地展览馆。

赶回驻训场,张素娟看着和李浩在一起被紫外线灼得黝黑、被大漠风沙吹得满脸尘土的战友们,感慨地说——

“你们干的事也许不能惊天动地,但你们肯定都是甘愿隐姓埋名的人。”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