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班长有点“轴”

——记战略支援部队某旅三级军士长赵云霄

来源:新华社作者:杨雅雯 宗兆盾 濮照责任编辑:张宏洲2017-06-04 16:58
2017年4月,赵云霄为官兵解读习主席系列重要讲话精神。

看着台下士兵被赵云霄激情澎湃的授课所感染,刘杰心里不是滋味,甚至有些“嫉妒”。

赵云霄是战略支援部队某旅三级军士长,刘杰是他所在连的政治指导员。

回想来连队讲的第一次课,“刚开始大家都坐得笔直,慢慢就开始抠手指头、交头接耳”,这让刘杰“很没面子”。但他不得不承认,无论是授课内容还是语言风格,赵云霄都胜他不止一筹。

“用大家听得懂的方式,讲大家听得懂的道理。”赵云霄说。

“我不甘心啊,只能一点点努力”

赵云霄至今还清楚记得刚当上班长那年,在全旅演讲台上“出糗”的事。

为了那次演讲,1200字的稿子他翻来覆去背了4天。当他迈着正步走上演讲台后却“断片了”,一个字也记不起来。没办法,他只好满脸通红地说:“对不起,我忘词儿了。” 

1个月后,赵云霄再次报名参加演讲比赛,战友们纷纷前来“挑刺”、制造“麻烦”——打哈欠、大声讲话、扔鞋子、做鬼脸……想尽一切办法提高他的心理素质。

从那之后,赵云霄参加了单位的每一次演讲比赛,可惜都是败多胜少,成了鼓励奖“专业户”。“我不甘心啊,只能一点点努力。”赵云霄说,为此,他曾在一张嘴就能钻进几只蚊子的驻训地,绕着帐篷边跑边背;曾对着营区操场上的小猫讲;曾一遍遍对着镜子纠正语气语调、体态手势等。

如今,赵云霄已先后20余次参加巡回宣讲团,去过近百个基层部队做演讲。

“不仅讲得好,做得更好”

班长燕然说,是赵云霄让她对珍惜粮食有了新的认识。

那个一个周末的早晨,集合哨音突然响起,燕然和战友们被值班员带到了食堂门口。赵云霄黑着脸站在台阶上,旁边是装着半桶剩饭剩菜的泔水桶。

“今天早晨,连里发生了一件很不应该的事情。”赵云霄边说边伸手从泔水桶中捞出一枚已经破了壳的鸡蛋,大声问:“这是谁扔的?”

没有人站出来。就在这时,出人意料的一幕发生了,赵云霄剥开那枚鸡蛋,两口就吃了……瞬时一片沉寂,新兵小刘跑到赵云霄面前,满脸歉意和懊悔地说:“是我扔的,对不起,我错了。”

“我当时就想,如果我把它吃了,可能就不会再有鸡蛋被扔了。”赵云霄说。

为何赵云霄总能让人信服?“他不仅讲得好,做得更好。”这是燕然和战友们共同的评价。

“来,你来试试”

一到周末,连里一些战士就热衷于玩手机游戏。19岁的新兵姜云就是其中之一。

“玩游戏要有度,一旦沉迷其中,战友们就会变成‘熟悉的陌生人’,真到了战场上,谁会放心把后背交给战友?”赵云霄说。可怎么才能把战士们拉回到火热的军营生活呢? 

“有一天,他突然拉着我去打篮球。”对于赵云霄的举动,姜云明显不乐意,但他不好直接反抗,只得拉着脸、低着头跟着去了。

“上场后他就使劲传球给我让我投。”近一个小时里,赵云霄给姜云传了20多个球,但他“一个都没进”。到了最后,姜云采取了消极抵抗策略——站在原地不动。

见姜云不动,赵云霄开始一遍遍地教他怎么带球上篮。“来,你来试试。”在重复演示了十几遍后,赵云霄把球交到姜云手上。

“班长太‘轴’了,可他对我一个新兵这么好,我不能驳了他的面子。”于是,姜云按照赵云霄教的方法试着投了一下。“球进了!”看到在场边带头使劲鼓掌、喝彩的赵云霄,姜云心底里涌出了一股别样的暖流。

现在的姜云已经很少玩手机游戏了,他说他找到了更有意思的事儿。

“耽误一秒钟,可能都要坏大事”

“要让战士信服,自身的军事素养必须过硬。”赵云霄说。

战备车辆状况如何,赵云霄会用数字检查。听他报出“237”,一名年轻的士兵立即翻开一个蓝皮本查找,接着钻进装备舱内,在一个犄角旮旯处找出了一把扳手……

237,是一个编号。新装备下来,赵云霄发现随车配发了几百件大小迥异、类别不同的备品附件。为了方便迅速准确找到所需备件,他带着骨干研究编写出《备品附件本》,把每个备件都作了编号,后面详细记录着型号、存放位置和基本用途等。

“型号不对。”赵云霄眼尖,发现扳手上的标签已经磨损难辨,而真正的237号扳手比眼前的要小一号。原来,是战士没有及时更替标签,“太相信自己”导致了张冠李戴。

担任军士长后,赵云霄牵头解析出紧急出动5大流程,从车辆枪支到锹镐餐具,件件定人明责;从物资准备到集合登车,一一去繁留简,连队全员出动时间保持在10分钟之内。

“真正执行任务,耽误一秒钟,可能都要坏大事。”赵云霄说,“有人说我‘轴’,但战备如果不落实到行动中,就只是一句口号。”

近年来,赵云霄先后圆满完成12次重大演训任务,创新10余种战法训法在部队推广,2次荣立二等功,4次荣立三等功,被评为全军优秀士官。

如今,38岁的赵云霄依然和十七八岁的战士们一起训练。他今年的“小目标”之一是“投手榴弹的成绩达到优秀”——这位其他考核门门优秀的老班长,唯独这项成绩是“良”。

“这怎么能成?!”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杨雅雯、宗兆盾、濮照)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