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尚军的军旅最后一班岗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张艾琪 彭小明 胡建峰责任编辑:刘上靖2017-06-16 02:15

转业前一周,李尚军钻进炮车内和训练骨干研究某型火炮“短停射击”问题。这是去年上级临时赋予团里的训练课题,直到离队前他仍放在心上。苑磊

初夏的一个深夜,西部战区陆军某炮兵团营区里一片静谧,只有作战室内依旧灯火通明。

室内,团长李尚军和几名参谋围坐在一起,正在对炮兵“十打十防”作战经验作最后一次系统回顾和梳理。

此刻,李尚军其实已经确定转业了,明天中午就将离队。

“我只想将这些炮兵作战的基本经验总结好、交接好,避免以后重新探索、再走弯路。”在炮兵部队任职20多年,即将迎来军旅生涯的最后时刻,李尚军强烈感到,这一夜,已是自己在部队真正意义上的“最后一班岗”。

“最后一班岗,应该怎么站?”一个多月前,从确定他转业那天起,李尚军就一直在问自己这个问题。

今天,在这场裁减军队员额30万的改革中,要回答这个问题的,不止李尚军一人。

此刻,作战室墙上时钟的指针已指向凌晨1点,李尚军和大家回顾起以往的演习演练依旧滔滔不绝,意犹未尽。

作训参谋陈增铭不停地敲击键盘做记录。现场的热烈讨论,让他不禁回想起一次次演习前团长调兵遣将的场景——那时,团长也是这样激情满怀。

那时的李尚军,即将迎来的是冲锋时刻,可现在,等待他的却是“撤退”时刻。

不过,陈增铭觉得现在的团长和那时并没什么两样。因为,“冲锋和坚守,都需要担当”。

“我想给所有人一个信号,我一直都在”

这天晚上熄灯后,头顶着微弱的星光,李尚军又一次走上了营区主干道。走到大门口,他检查了携枪带弹哨兵的执勤情况;路过连队营房,他走进班排宿舍,查看官兵就寝秩序……

转营区,是李尚军自2014年就任团长以来就有的一个习惯。只是,临近改革调整,李尚军转得更加频繁了,有时候一天转营区超过了5次。

“我想给所有人一个信号,我一直都在,并没有因为确定转业,就不管单位的事了。”李尚军说,要达到这个目的,只是转转营区还不够。

转到训练场,李尚军钻进狭小的炮车内,和训练骨干一起研究某型火炮实战难题。五营营长艾雪峰说,这是去年实弹射击时上级临时赋予团里的训练课题,“没想到大半年过去了,他还记在心上”。

战士李岩也没有想到,就要转业的团长心里还能记着自己。

服役期间,李岩身体患病,多方诊治仍不见好转。“改革调整,单位要转隶,还有人管我吗?”他一度心神不宁。

当听到团长来看望自己时说的那番话后,李岩心中的石头落了地。“这事对组织来说是有些麻烦,但对战士和家人却是天大的事,一定要处理好……”李尚军反复对机关和卫生队的同志交代。

那些天,李尚军不仅管事而且爱“找事”。转隶前,作训股股长黄睿跟着李尚军开展作战实力待移交统计工作。按说,把人员、装备等看得见的实力统计清楚就能顺利交接,但李尚军坚持要把战法理论等无形资产列入移交。这一来,他带着黄睿查阅了最近10年来的演训资料,工作量成倍增加。

妻子刘慧对李尚军有些不理解:都要转业了,为啥比以前更忙?

沉默半晌,李尚军对妻子说了番掏心窝的话:“这个时候,官兵本就容易心浮气躁。我是团长,要是只想着自己转业找退路,咋能让大家把心思放在工作上?”

一向支持李尚军工作的刘慧再次妥协,只是一再叮嘱他,“注意身体!”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