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尚军的军旅最后一班岗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张艾琪 彭小明 胡建峰责任编辑:刘上靖2017-06-16 02:15

“什么时候工作干完了,团长撤了我们再撤”

李尚军的身体真的出问题了。

那天吃过晚饭后,正在连队和官兵谈心的李尚军突然感到腹部针刺般疼痛,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直往外冒。

到医院,李尚军被诊断患上了急性阑尾炎。手术过后,医生建议他留在医院或回到家中休养一周。

休养?这可把心头装了一大堆事儿的李尚军急坏了。在病房里待了不到40个小时,他就坚决出院,回到单位。

此时,李尚军最放心不下的是训练场地租赁移交问题。住院前,他正带着机关人员和地方租赁人员交涉此事。他们认为,如不提前谈妥今年的场地租赁,一方面可能影响新单位训练,另一方面租赁方可能趁机涨价,给部队带来损失。

重新回到谈判桌前,得知李尚军手术后还未痊愈,租赁方既感动又不解:你都要转业了,为啥还这么拼命?究竟图个啥?

“这就像是我们在打仗,团长负伤了能坚持到最后一分钟,那官兵也就能做到……”李尚军呵呵笑答。

这一切,该团官兵看在眼里,感动在心里。

营长甘方勇、教导员胡亿等营主官已经确定转业,本可以申请休假,但看到团长仍在单位尽心尽责,便决定留在岗位上,配合机关临时领导小组完成转隶交接准备工作。他们说:“什么时候工作干完了,团长撤了我们再撤。”

同样即将转业的卫生队副队长康娇和医师任志勇,也在单位医生短缺的情况下主动留队值班。他们说,转隶交接期不能成了卫勤保障“空窗”期。

装备股股长赛军和助理任庆历都递交过转业申请,但未能如愿。两人一度有抵触情绪,但很快就调整过来,积极配合上级制订单位装备分流方案。

“老团长都是要走的人了,他还铆在岗位上,我们留下来的还有啥话说?”赛军感慨。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