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战区陆军国际竞赛夺冠,表彰大会却推迟了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孙利波 干作余 马振责任编辑:汤传飞2017-06-22 03:05

特战队员通过“懒人梯”特种障碍。李审荣 摄

关键词二:应急能力

比赛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开始,31个课目打破计划随机安排

“军人时刻准备打仗。”竞赛归来,队员卢志强对这句话感受更深了。

主办方通知的比赛时间前一天,按照计划,2名裁判带着各国队员勘察场地。车辆在山路上颠簸行驶,一座训练中心突然横在他们眼前。

“呼叫炮火打击课目开始!”一下车,裁判就要求卢志强等3名中国队员立即开始考核。比赛竟然不打招呼提前开始了?这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

大屏幕上投放着打击目标的模拟场景,卢志强的作业工具只有一份概略地图和绘图工具。只能对着屏幕观察,不能到现地识别目标,他感到“压力山大”。

卢志强反复把屏幕上的图像和地图对照比较,判断位置,再演算方位、距离,上报的打击坐标经模拟炮火打击系统显示后,距目标点偏差50米,修正后一举命中了目标。巴方裁判伸出了大拇指,卢志强却已满头是汗。

从这个课目开始,竞赛正式打响——所有课目全部被打乱,不再按前期通知的顺序进行,谁也不知道下一分钟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下一个竞赛课目是什么。

前期明确,泅渡课目安排在白天,可竞赛当天却临机调整到了晚上。夜间泅渡,意味着手语失去作用。

“用荧光棒传递信息。”组长刘近当机立断。率先潜入河水的队员察明水情,悄无声息地向对岸游去。不一会儿,对岸亮起淡绿色的光源:这是确认行动地域安全的信号。其余队员2人1组相继过河。

荧光棒光源弱,不易被“敌人”发现,传递信号也方便。中国队的随机应变得到巴方裁判的认可。

竞赛过程中也常常伴着随机考核。第1天中午,裁判指定副组长马峰成为“伤员”,其他7名队员必须通过一个长约150米,直径70公分左右的半地下管道,将“伤员”转移。

管道狭长,前面的队员一进去,管道内立马漆黑一片。阴暗潮湿的管道让人担心有毒蛇出没,闷热的环境使得管道内缺氧,队员们只能四肢并用一点点摸索着向前爬行。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峰终于被“救护”出来了。“100多米的距离,仿佛永远也到不了头。这种黑暗封闭的环境让人感到既压抑又害怕,在国内接受的心理行为训练还是很有用的。”提到这段经历,马峰仍然心有余悸。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