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雪山上的“天路卫士”

来源:新华社作者:刘新 郭美令责任编辑:汤传飞2017-06-23 15:21

巍巍昆仑,风雪弥漫,仲夏的可可西里无人区依然寒冷刺骨。担负青藏铁路昆仑山隧道守护任务的武警青海省总队二支队十七中队,就驻守在这里,哨位海拔分别为4868米和4772米,是武警部队海拔最高的两个固定执勤目标哨位。

组建11年来,中队先后守护11万余趟列车平安穿行,连续5年被评为“正规化执勤一级单位”“基层建设先进中队”,被驻地群众誉为“天路卫士”。

(一)

为确保铁路沿线安全,中队官兵每日都要巡逻30多公里,翻越两座海拔5000多米的雪山,风雨无阻。

2016年11月15日,气温降至零下38℃,指导员张海东带领官兵又一次踏上巡逻路。

就在官兵艰难地攀上山顶时,张海东发现山下一群觅食的野驴正往铁路桥上走去。此刻,距离下趟列车通过还剩不到15分钟。

“快拦住它们!”张海东大喊一声,率先往山下冲去。

突然,战士伏旭峰一脚踩空,跌入山坡下一个2米多深的雪窝中。时间紧迫,他焦急地对前来施救的战友说:“先别管我,排险要紧!”

疾驰而来的列车越来越近。大家兵分两路,封控桥口要道,驱赶驴群,最终有惊无险。

当官兵们赶到雪窝救起伏旭峰时,他的双脚已经冻僵……

面对艰险,中队官兵的眼里始终充满坚定与执着,用心守护着这条青藏高原上的天路。

一次,突降的暴雨严重冲毁隧道不远处的地基石,护坡可能坍塌,铁路面临威胁。

情急之下,中队长杨富祥带领35名官兵迅速赶赴现场先期抢修。此时,青藏铁路公司用于加固路基的夯石已经送达。

在海拔近5000米的无人区,小跑几步都会气喘吁吁,更何况是搬运近百斤重的夯石。

官兵们奋不顾身,拼尽全力,撬的撬、抬的抬……

奈何天公不作美,先是下起雨,后又下起冰雹。直到抢修完,官兵们才发现,许多人的手上留下了一道道血痕,有的人肩膀磨破,鲜血已隐隐渗出了衣服……

11年来,中队官兵累计无人区武装巡逻4200多次、行程12万多公里,排除铁路落石、野生动物上道、铁轨冻冰等险情367起。

(二)

行走在盘旋昆仑山脉中的109国道上,道路两旁5块醒目的“便民牌”映入眼帘,上面写着“有困难找武警”。11年来,中队官兵先后救助车祸300多起,热心救助群众上千人,在无人区点燃了一座“生命的灯塔”。

2013年夏天,一位藏族老阿妈到昆仑山下夏季牧场放牧。中午时分,原本艳阳高照的天空,突然下起雪,20头牛羊走失。

巡逻官兵知情后,冒着严寒翻越3座海拔5000多米的雪山,沿着老阿妈所说的方向一路寻找。

当走失的牛羊出现在眼前,看着官兵满身的雪花、冻得发紫的嘴唇,老阿妈感动得泪流满面。

此后,只要一听说老阿妈有什么困难,官兵就会主动上门帮助,为她修整房屋,为她的小孙子辅导功课……

几年来,老阿妈家的墙上用藏文写满了官兵的名字,她每天都要虔诚地祈祷祝福。

每当接到求助电话,不管是风雪肆虐的白天,或是已经熟睡的深夜,官兵们都会立刻前往救助。

每次外出巡逻,他们都会随身携带一个垃圾袋,开展绿色环保行动,累计清理铁路沿线垃圾20余吨。

每年藏羚羊产崽迁徙,官兵们都要在青藏铁路沿线5个迁徙的必经通道设立保护点,参与野生动物救助行动。

(三)

中队营区门前山坡上,远远地就可望见营区四周昆仑雪山上,错落有致地镶嵌着“茫茫雪域写忠诚,丹心如虹映昆仑”“高原缺氧虽辛苦,甘洒热血向天路”等标语,以及祖国地图、党旗、军旗等鲜艳夺目的图案。

“这里六月也会狂风大作、飞雪漫卷、冰雹盖地,空气含氧量仅有海平面50%,行走稍快就会头昏脑涨、胸闷气喘,普通感冒都可能引发肺气肿、脑水肿……”张海东说,11年来,中队无一人主动要求调离,官兵的心就像隧道铁轨上的道钉一样铆在了昆仑山上。

杨富祥从2006年7月起就扎根在青藏铁路守护部队。11年来,他从海拔4050米的三岔河到4533米的沱沱河,再到4868米的昆仑山,一路越走越高,被官兵誉为“青春在云端打转”的中队长。

2010年9月16日,家人突然打来电话,杨富祥的妻子遭遇车祸住院。当时,他身处一线担负任务,等赶到医院时,妻子左腿已高位截肢。

为方便他照顾妻子,上级多次考虑将他调离昆仑山,可每次都被谢绝:“昆仑山已经融入了我们夫妻俩的生命!”

有梦想才会有希望。官兵们不断向生命禁区发起挑战,在高原上搭起了温室大棚。饱满多汁的西红柿、挂满枝头的红辣椒、青翠欲滴的小白菜……如今,温室里的蔬菜长势喜人、品种繁多,官兵们一年四季都能吃上自产的新鲜蔬菜。

艰苦孕育崇高。组建以来,中队先后涌现出了二等功臣朱运来、杨富祥,“全军优秀指挥军官”李正彪,两次荣获武警部队“优秀士官人才奖”的马全林等一批先进典型。(刘新、郭美令)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