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王海大队”传承英雄基因——

赓续“空中拼刺刀”的血性胆气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李建文 李飞 张浩责任编辑:汤传飞2017-07-28 04:06

【连队名片】东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一大队组建于1950年10月,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两次入朝参战,击落击伤敌机29架,涌现出王海、孙生禄、焦景文等著名战斗英雄,荣立集体一等功1次、二等功2次、三等功5次,先后被空军授予“硬骨头六连式的飞行大队”“模范飞行大队”荣誉称号,并被空军命名为“王海大队”。

盛夏时节,骄阳如火。“航空飞镖-2017”国际军事比赛正在紧张备战中。空军“王海大队”大队长青胜每次一走下训练场,准会带着飞行员进行复盘研究。

“立足最复杂、最困难条件,确保任何复杂天气条件都能实施精准攻击。”青胜介绍之际,记者留意到,“90后”飞行员朱鹏宇一直全神贯注。

朱鹏宇是“王海大队”最年轻的飞行员,这次随队参加,虽然没有架次安排,但他却一个环节不落地参加了研究准备全过程。

“给年轻飞行员创造条件锻炼,才能缩短人才成长周期,踩上打赢节奏、战场节奏。”教导员张杰告诉记者,部队担负任务重,要求骨干快速成长、快速担当。

育人先强己,青胜对自己要求更严格。竞赛设有游泳项目,而游泳是青胜的弱项。为补这一课,青胜几个月里反复练习跳水动作,身上多处被水拍得瘀青。

让青胜最感忧患的,还是战场上能不能打得赢。大队所在单位是空军最早装备三代战机的部队,装备上的优势曾让他们如猛虎添翼般傲立战斗力建设潮头。然而一次对抗竞赛中,他们与另辟蹊径的对手较量时却连尝败绩。

“装备的优势能不能成为胜势,学习研究至关重要。要打败对手,不仅要比对手学得更多,还要学得更快。”归建后,他们请兄弟部队飞行员上门介绍经验,请工厂专家讲授武器装备的全功能开发,全面反思部队在训练方法、心理素质等方面存在的问题,研机析理,大步赶超。他们还把兄弟部队一弹命中靶标的视频截图制作成标牌,上书“这就是目标”5个醒目大字,悬挂在空勤楼前。

“不能创造辉煌就是失职,不能夺得第一就是失败!”青胜告诉记者,大队飞行员们的骨子里,都有着这么一股永不服输的拼劲。

在大队英雄榜上,记者看到今年6月刚被空军授予“矢志打赢先锋飞行员”荣誉称号的王立。王立曾在“王海大队”任副大队长。针对电磁干扰条件下某型导弹命中率不高的难题,他曾一连数月对海量视频资料进行分析研究,用放大镜一帧一帧看画面、一秒一秒算数据,最终将该型导弹命中率大幅提高。

从“王海大队”提升使用时,王立已经是空军第一个同时斩获“金头盔”和“金飞镖”的飞行员。几年的时间里,大队先后有7人次获得过“金头盔”“金飞镖”,在空军部队首屈一指。

“空中拼刺刀,拼的是胆识,拼的是血性!”一次跨军种对抗空战,对方也是强手,装备的飞机同样先进,而且他们已经对“王海大队”的战术战法进行了长达数年的研究。经过8个回合激烈对抗,“王海大队”最终以大比分胜出。

“虎狼逼出好猎手,对抗中胜队友,为的是将来在战场上打败敌人。” “金飞镖”飞行员宗永恒曾驾机飞越宫古海峡,护送轰炸机突破第一岛链深入西太平洋训练。在他眼里,训练中低空飞到最低、载荷飞到最大、实弹打到边界、远海飞到尽远,才能掌握未来制胜的先机。

“在大队,一切靠实力说话!”青胜介绍,大队里任何一名飞行员都可以担纲领衔,统筹调配相关资源。每次训练结束一下飞机,放下装具包就打开电脑包,已经成了飞行员们的习惯性动作。他们逐个动作研究分析,总结优劣得失,不断提升技战术水平。

造血更输血。记者了解到,在这次“脖子以下”改革中,“王海大队”一次性就给兄弟单位输送优秀骨干飞行员5名。新一代飞行员正带着“王海大队”的英雄血性,在强军征程上昂首阔步。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