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教练机到战斗机,他们如何飞越这两字之别的“鸿沟”?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曹传彪 李关 王健责任编辑:杨一楠2017-08-18 03:16

二次起飞,从教练场走向战场

启动、滑出、拉杆……接装某型战斗机后第15天,该旅旅长卢海第一个驾驶战斗机起飞。

随后,参与改装的首批10名教员也都顺利完成飞行任务。从此,该旅开始了整建制改装战斗机的二次起飞。

二次起飞,方向是战场。

一年后,在距离该旅驻地数百公里外的某空域,一场自由空战打响。特级飞行员韦力熟练操纵改装的战斗机,完成一连串战术动作,艰难战胜对手后感触深刻:“这是一场从练飞行到训战术的跨越。”

作为一名有着10多年教学经历的飞行教员,韦力和旅里的很多飞行员一样,在未改装前一直飞教练机。自己飞行训练的和教给学员的,都是驾驶飞机的基本飞行技能。如今,单机对抗、多机对抗等高难度战术课目不仅是自己的“必修课”,也是教学训练中的家常便饭。

与此同时,他们担负的使命任务也不断向战场靠近。

“相对本场305度,200公里,有一批不明空情,现命令你部立即升空查证……”那天,正在进行飞行训练的宁卫涛和邓献辉突然接到了空情查证处置任务。

飞行教员执行这样的战备任务,这在以前是很少见的。改装期间,他们先后3次担负并完成了上级赋予的不明空情查证处置任务。

顺利通过改装训练考核验收后,该旅不仅数十名飞行教员获得了战斗机教员的资格认证,旅队还将实现由担负三级战备值班到担负二级战备值班的大跨越。

这意味着,飞行教员们实现了从单一教练员到“教练员+战斗员”的身份转换,该旅实现了从单一教学单位到“教学+战斗”作战单元的转型。

这一因改装引发的“二次起飞”,既释放院校教练员的战斗力资源,又减轻作战部队改装压力,将学员改飞战斗机的任务关口前移至院校。

未来,年轻飞行员们将更快地从这里走向战场。

据了解,以往一名成熟的三代战斗机飞行员通常需要经过院校、训练基地和作战部队3个层次的培养、5个阶段的训练。在该旅探索出的全新组训模式下,飞行员的成长周期较之前有望缩短1/4,从而加速空军部队战斗力生成。(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曹传彪 通讯员 李关 王健)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