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3位女兵连夜打起了背囊……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张良 田鸿儒 孙启龙责任编辑:杨一楠2017-08-23 02:04

勇士出征的那个子夜。刘同周 摄

8月10日,九寨沟,当第77集团军“猛虎旅”修理二连一班班长孙远征向副旅长周海峰递交请战申请书时,数百公里开外的营区,他的副班长梁礼官正在挨批。因为想上救灾一线而不得,他一口气做了100个单杠引体向上,掌心磨出两个血泡。

“你就那么想去救灾?”

“嗯。”

“为什么?”

“……连我们旅的女兵都想去!”

跟随运送救灾物资的车队出发前,记者一行到该旅作战值班室采访,在一墙之隔的文印室见识了这3位女兵。

冯笑雨,大学生新兵,再过二十多天入伍满一年;李霞,大学生上等兵,再过二十几天就要退伍;董笑笑,则是一名大学生直招士官。

“为什么想上一线?”

“因为军人价值。”

李霞直抒胸臆,说她想在退伍前再履行一次军人的职责,再体验一下只有军人才有的价值感成就感,这样军旅才更完整更过瘾。冯笑雨则眼睛里闪着光,讲起了她那一晚看到的“震撼而永远难忘”的一幕。

从文印室回宿舍的那条路,冯笑雨移防以来已走了一个多月。一个个夜晚,她走在静悄悄的营区,想起过去一年来走过的路,想起未来的军旅路,心里总有些茫然。

但那晚不一样。冯笑雨像往常一样走到操场前方的主干道时,被眼前的一幕定住了——

只见几十辆军车首尾相衔排成一条乌黑的长龙,一盏盏车灯交汇叠加成两道蒸腾的光柱。车辆轰鸣着,显得夜愈加安静,战士们背着背囊穿梭在光柱之中,镂刻出忽明忽暗的剪影……

“那是子夜,是子夜里即将出征的战士!我呆住了,脑袋里‘嗡’地一声……军人,军人!军人就该是这个样子的!我头一次那么强烈地感受到了军人的荣誉感……”

冯笑雨沉浸在当晚那一幕中,把我们带回了勇士出征的那个子夜。那一夜,无论是临危受命的,还是原地待命的,“猛虎旅”无人入睡。而董笑笑一听到外面有风吹草动,就从蚊帐里钻出来趴到窗户前看一阵子。

第二天一早,这3位女兵背起连夜打好的背囊排成一路纵队行进在营区。她们“骗”连队的战友和一路碰到的战友,说要跟机关赶赴前线去了……

“背囊还在吗?”

“在!”

“咋还不放回去?”

“万一还有机会上去呢!”

3位女兵眼神灼灼。在文印室的墙角,我们看到了那3个并排矗立的背囊。而在救灾一线,我们看到了一个个背着背囊冲锋的战士,听到“军人的价值感、荣誉感”从这些靠在树上就能睡着的年轻战士嘴里说出来。

“英雄四连”四级军士长张星当兵以来答过无数的“到”,那天夜里的答“到”却让他热泪盈眶。

那天夜幕降临时,张星正徒步攀爬在日则保护区附近的密林里。3个钟头前,他刚把最后一名被困群众推上飞机。当时天气突变,这将是直升机最后一次转运,因为直升机超载,他只能选择孤身留下。

那时的震区,山体松动、余震不断、暴雨将至,张星知道留下来的危险。山梁,峡谷,密林,张星急切寻路间,天很快暗下来了。万幸的是,张星遇到了一同寻找出山通道的国家救援队和蓝天救援队的队员……

重返队伍的张星告诉我们:“当直升机飞走只剩下我的那一刻,我根本没想到自己是在牺牲奉献。真的,我的心口里满登登的都是军人的骄傲,都是军人的幸福……”

“那天你答了个什么‘到’,为啥热泪盈眶?”

“那是那天夜里宿营前,救援队清点人员,呼点到我时,他们呼点的是‘解放军代表’……”

如果说这个故事关乎“我代表解放军、我就是解放军”的归属感、荣誉感,那么当我们随作战支援营官兵为百姓搭建帐篷时,营长何志鹏给我们讲的一段“花絮”则关乎这种荣誉感和归属感的来源。

那天,他们在帮一位老太太整理房屋时,老太太攥住何志鹏的手,问:“哎,你现在是啥?”

何志鹏稍稍一愣,答:“营长。”

老太太咧嘴一笑,说:“我儿子现在是连长,在东北部队呢!”说着老太太掏出手机就拨了一串号码。电话很快接通了,就听老太太冲那头嚷道:“你这个解放军儿子管不上我,人家解放军营长可来帮你妈啦……”

何志鹏听着老太太打电话时自豪又满足的语气,心口忽然一热:他想起了自己远在青海老家的父母妻儿,“人民”——这个他无比熟悉的词,突然变得如此亲切。这一刻,他相信,电话那头,那个远在东北的连长,心中一定涌动着与他同样的热血和灵犀。

救灾结束,部队回撤动员,当周海峰副旅长把这个“花絮”讲给战士们听时,“人民军队的宗旨本色”“人民子弟兵的使命职责”……这些在教育课上听过很多次的概念,在这些头一次参加抗震救灾的战士脑海中丰满了起来。而返营的崎岖山路上,每个氤氲着骄傲的车厢里、每个年轻战士的背囊里都装满了这样的故事——

新兵黄建国记得一名30多岁的藏族妇女在他婉拒她递过来的西瓜时突然流下来的泪水;还有十几天就要退伍的上等兵胡洋记得那个房子倒塌的老大爷揪着他的臂章看,还把“中国人民解放军”七个字一字字地念出来……

而那3位连夜打好背囊的女兵最终没能上一线。直到前线部队凯旋,那3个背囊依然矗立在待命的战位上。

征得她们的同意,我们打开了那3个背囊。里面各是一床被褥,一个脸盆,侧兜装着背包绳,与她们从前线归来的战友并无二致。(解放军报记者张良、田鸿儒、通讯员孙启龙)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