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震救灾归来,追踪那个听《泡沫》的战士……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张良 田鸿儒 孙利波责任编辑:杨一楠2017-08-24 04:14

车厢里听《泡沫》的战士。张艾琦 摄

救援结束,我们并未离开,而是跟随陆军第77集团军“猛虎旅”救援官兵回到了营区,试图追寻这支新转隶移防部队在此次抗震救灾中发生的有形与无形的变化。

采访从那个在返营车厢里用便携音响听《泡沫》的战士开始。直觉告诉我们,这是一名有个性、有故事的战士。

果然,当我们在工兵连找到这名战士时,发现他之前因为“冒泡”在连队做过不下一次检查,还刚刚在连队的重组中失去了副班长职务。然而在这次抗震救灾中,这名战士因表现突出在党旗下举拳宣誓、火线入党。

他叫张潭龙,下士军衔。回想起救灾的日日夜夜,他眼神亮晶晶的,仿佛跳动着两簇小小的光焰:“说实话,连队新组建时我满身不自在,具体也说不出来,就是心里觉得‘硌得慌’‘没着落’。可就在并肩战斗的这些天里,我忽然找到了老连队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离家几年的孩子回来了一样,处处都看着新鲜,处处又都看着格外亲切。”

工兵连连长任闯佐证了张潭龙的说法。他说张潭龙之前确实有些让连队干部头疼,但这次救灾却让人刮目相看,不仅主动请命参加了徒步急行军30公里的救援行动,而且在几次带领一个小组执行任务中表现出色,尤其在临机处置问题、自主完成任务方面体现出较为全面的素质。

任闯也认可张潭龙的感觉。作为新上任一个多月的连长,从战士们看他的眼神中,从战士们相互之间那种氛围中,他明显意识到,经此一役之后,几乎是一夜之间,他们这个官兵来自3个单位的重组连队真正融合到了一起。

为了描述这种感觉,他给我们讲了一个印象深刻的场景。

那天上午他带领战士们在漳扎镇中查村帮忙安置群众时,一位老大爷着急地拉住他们,说家中二楼还有一位病人没有转移出来。

任闯带人到他家一看,发现房屋的框架几乎都散了,他转过身来,对面前的战士喊道:

“病号出列!”

没人动。

“独生子出列!”

还没人动。任闯冲上等兵杨波吼道:“你不是独生子吗?”

结果杨波大声回答:“我父母准备要二胎,不算独生子……”

任闯对我们感慨:“那一刻,我真的是热血上涌。我为自己的兄弟们自豪,也为自己是他们的连长而自豪。虽说重组才一个多月,可我们分明已经是一支生死相依、久经考验的英雄队伍。”

“英雄四连”连长王俊伟对此也深有共鸣。他和我们坐在连队门前的台阶上,笑意盈盈地看着偶尔从面前经过的战士,战士们也回以同样的微笑。他说:“尽管我们连刚刚接收了几十位分流来的官兵,官兵之间,兵兵之间,还都不熟悉,但一听说要抗震救灾,没有一个人后退犹豫的,人人都抢着上前线;救灾第一天,官兵昼夜救援,10多个小时没吃饭,同样也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的。好多百姓跟我说,领导你给说一下,发个话,让这些孩子们休息一下,喝口水。作为连队干部,根本不需要做思想工作,唯一要做的,就是安抚好后方同志,‘教育’他们在哪里都是作贡献。”

政治工作部副主任丁飞从另一个单位转隶而来,在救灾帐篷前,他为张潭龙等5名战士组织了火线入党仪式。他说,就像相片在胶卷上显影一样,在抗震救灾这个特殊战场上,一支军队代际相传的光荣传统通过一个个具体的官兵一一凸显,并迅速凝聚成团结战斗的新集体。

他掰着手指举例:比如,一名编余干部,原本总发牢骚说反正没位置了,干多干少一个样,缠着领导要休假,结果任务一来,骨子里的担当和军人觉悟即刻显现出来,第一时间交了请战书。

比如,正值老兵退伍期,不少老兵原本都忙着想出路和后路,结果灾情一来,四连28个面临退伍的老兵一致要求上一线,有的甚至建议是否可以推迟一下退伍。

“那一刻,‘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这12个字不再是教育用语,而是实实在在的选择和行动。”丁副主任说:“从领导到战士,都在那一刻真正做到了‘临战忘我’。”

那天凌晨出发前,副旅长周海峰虽然临危请命受命,但心里其实有几分忐忑:他刚从另一个单位分流而来,他的左膀右臂——副参谋长和政治工作部副主任,之前根本没配合过;出动的连队里,“英雄四连”刚接纳了几十名分流战士,工兵连更是由3个单位组建;救灾的队伍里,有编余干部,有再过10多天就要退伍的上等兵,有新兵,相互之间别说融合了,连磨合都没磨合过……

“结果一投入到战场,这支队伍上下左右都很顺当,让我突然有了一种带老部队的感觉……”周海峰的感慨中有思考:“为什么抗震救灾加速促进了部队的融合?要我说,最关键的一条,就是身处其中、亲历其中的每一名官兵都只有一个目标,救百姓!除此之外,别无杂念,别无他念!”

临别之际,我们添加了工兵连连长任闯和战士张潭龙的微信。返京的路上,我们翻开张潭龙的微信朋友圈,发现他几天前发了这么一条朋友圈:“震不死老子是好汉,震死老子是烈士!”连长任闯在下面点了一个手动的“赞”。(张良、田鸿儒、 孙利波)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