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江勇士”走“天险”巡逻路要闯哪“四道关”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杨金浩 韦启位责任编辑:杨一楠2017-08-27 08:46

在中国版图上,很少有河流是用人的情绪来命名的,西南边陲的怒江是个例外。

怒江从青藏高原奔腾而下,咆哮着在高黎贡山和碧罗雪山之间劈开一条深深的峡谷,落差大,水急浪高,素有“一浪接一滩,一浪高十丈”的说法。峡谷两岸的山岭平均海拔在3500米以上,原始森林间常有猛兽出没,一年四季气候恶劣,人迹罕至,舟车不通。

有一群勇士长年驻守这里,守护着中缅边境云南怒江段的40块界碑,他们就是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官兵。

官兵们执勤的巡逻路可谓“天险”——由于界碑大多矗立在奇峰峻岭之上,这条线路绵延数百公里,沿途地貌复杂,沟壑纵横,荆棘丛生。为了维护边境安全稳定,确保边境人民安居乐业,保卫国土毫厘不丢,官兵们滑溜索过江、穿原始丛林、战蚂蟥毒蛇、攀悬崖峭壁、越沟壑激流,每一次执勤短则几天,长则需要一周时间。

在这条巡逻路上,官兵们吃了多少苦,克服了多少险难,谁也说不清。但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选择坚守,用脚步丈量着祖国的边防线,无怨无悔践行边防军人的神圣使命,将对祖国人民的无限忠诚镌刻在巍巍高黎贡山之巅。

今天,让我们跟随“怒江勇士”的脚步走进怒江峡谷,亲历边防巡逻的险峻与艰苦,感受边防军人的豪情壮志和血性胆气!

官兵溜索横渡怒江

第一关:险过溜索

清晨,官兵们天不亮就从连队出发,1小时后抵达阿路底村,怒江就在眼前。

“战友们加把劲,要想到达31号界碑就必须渡过这条江!”队伍前方传来该旅19连连长黄仕刚的喊声。

望着波涛汹涌的江水,第一次执行巡逻任务的列兵杨春犯了难——只见一条铁索横于江上,随风摇摆,弯弧下坠……听说必须溜索渡江,他怔怔地站在江边,不敢迈步。

怒江峡谷地势险峻,当地许多傈僳族山民家住江这边,田地、学校和集市等却在江那边,在无法架桥的江面上,山民只能溜索渡江。“对于边防官兵来说,溜索是最节省时间的渡江方式,好在现在的溜索都用钢丝制成,固定在两岸坚硬的岩石上,安全系数高。”黄连长看出了杨春的顾虑,一边鼓励他,一边为他和几名新战士示范溜索动作。

有过多次溜索经验的中士李小青却是一脸兴奋,他说:“对于新战友来说,溜索最能锤炼血性胆量和心理素质。”

在溜索台上,李小青熟练地将溜索架挂于溜索上,再将安全绳从溜梆孔中穿过,系于腰间和臀部;确认安全牢固后,他身体略微后仰,双手紧握溜梆,两脚一蹬,纵身一跃,飞速滑过江面。

随后,几名巡逻官兵依次溜索渡江。杨春望着对岸向他招手的战友,在黄连长指导下,小心翼翼地套上锁扣,双手紧紧握住安全绳,顺着铁索向对岸滑去……几十秒后,杨春安全抵达对岸,战友们禁不住为他鼓掌叫好。

紧接着渡江的是新战士关泽浩,就没有那么顺利了。当他滑到江心时,溜索突然卡住了,连长和战友立即传授他自我解困的方法步骤。在战友们的鼓励声中,关泽浩拽住铁索一点点向前挪动,顺利抵达岸边。

第一次溜索渡江,百余米的距离,关泽浩耗费了十几分钟。意外的险情让他额头渗出了汗珠,心跳到了嗓子眼,但他始终提醒自己:“只有战胜恐惧,才能到达那令人魂牵梦绕的31号界碑。”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