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着守护生态安全屏障

—— 武警青海总队二支队官兵守护可可西里生态文明纪实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王金兵 谢析博责任编辑:陈丽娜2017-08-30 09:11

“在可可西里,你踩下的每一个脚印,有可能是地球诞生以来人类留下的第一个脚印。”此言不虚!可可西里,蒙语意为“美丽的少女”。作为青藏高原的一部分,这里平均海拔4600米以上,被称为世界第三极、生命无人区。

如今,来到这里的人们,感受到的却是生机勃勃:雪山连绵起伏,湖泊星罗棋布,蓝天碧水掩映,野生动物快乐奔跑,野生植物恣意生长……这片孕育高原精灵的土地,犹如一位美丽的少女,把斑斓的裙衫铺展人间。

“在这里听到的每一个声响,都是大自然的天籁。”多年来,为了守护这道生态安全屏障,武警青海总队官兵用行动谱写了一曲绿色文明之歌。

生灵守护者

“日久生情。”下士田永丰这样解释他们与野生动物的“亲密关系”。

2015年6月8日,该总队二支队沱沱河中队官兵发现,一只小藏羚羊被卡在铁路护栏内。由于腿部伤势重,被解救后依然不能动弹。随后,官兵将它带回中队进行治疗。

那段时间,大家像呵护孩子一样,每天为它换药、喂水、擦洗。两个多月后,他们将痊愈后的藏羚羊放归自然。

谁知,小家伙跑出几十米后突然停住身,扭过头冲着官兵“咩、咩”地叫了好几声,才向远处的雪山跑去。

“跟可可西里一样,这里的野生动物是有灵性的。你对它好,它就会记住你的恩情。”沱沱河中队指导员何东北说,正因为如此,官兵们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恋恋不舍。

每年5至7月份,是藏羚羊产崽的迁徙期。每到这个时间,支队官兵都会在青藏铁路沿线设立多处保护点,及时实施意外救助,打击盗猎行为。

昆仑山中队中队长李正彪介绍,这几年,武警官兵先后出动380余人次,配合公安干警参与可可西里野生动物保护行动,拆毁捕猎陷阱200多处,救助受伤藏羚羊、藏野驴、野牦牛等动物130多头。

荒漠播绿人

藏语里,可可西里是“北部昆仑山下的荒芜之地”。因为独特的高原气候和土壤条件,木本植物在这里很难存活。

“种不了树就种草!”二支队官兵誓与这片土地来一场生命较量,他们开始尝试种植沙棘和芨芨草。

高原上的紫外线很强,在太阳下待不到几分钟,皮肤就会火辣辣地疼,许多战士的脸庞、手臂都被晒伤。

“一想到绿色满山坡,这点痛算什么?”上士王伟伟说。

其实,最难啃的“硬骨头”是无休止的风。上等兵赵旭说,虽然很苦、很累,但战友们宁可多遭一分罪,也要将可可西里变“绿园”。

为提高草木成活率,他们每年趁着冰雪消融季节,挖开地表,铺上牛羊粪,再从远山拉来黑土铺填在上面。

中士郭振说,即便如此,种下的植物一大半还是不能存活。但战友们锲而不舍,硬是将绿色一点点镶嵌在这莽莽荒原。

该支队三岔河中队官兵在营区外开辟出一块平地,通过查阅资料、咨询专家、反复试验,摸索出树根覆膜、树坑垫粪、地表摆石头的种植方法,硬是养活了几十株匍匐水柏枝等灌木类植物。

“微风吹过,沙沙作响,这是多么动听的声音啊!”郭振欣喜而自豪。

环保宣传员

富有灵性的可可西里,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游客慕名而来。

与之相伴而来的,还有随处可见的塑料袋、饮料瓶、包装盒等生活垃圾,犹如一块块“白色伤疤”,成为可可西里隐隐的痛。

清除这些“白色伤疤”,是官兵每天要做的工作。“看得见的‘伤疤’好清除,看不见的‘病根’咋治疗?”一次绿色发展讨论会上,一番观点碰撞后,大家认为,保护可可西里需要公众参与,而当务之急是唤醒游客的环保意识。

说干就干。从此,每名官兵又多了一个新身份:可可西里环保宣传员。

“新身份意味着大责任。”昆仑山中队排长张国柱说,在战友们的眼里,环保宣传员的名头可不是随便叫的,那意味着更多付出与艰辛。

靠山吃山,是人们对当地居民传统生活方式的形象描述。为帮助当地牧民改变传统生活方式,支队官兵多次走进牧民定居点,帮他们建造太阳能灶、太阳能采暖系统等,倡导绿色环保生活方式。

夏天,是可可西里的旅游旺季。每年这时,无论是格尔木的车站、广场,还是青藏公路沿线的山口、景区,都活跃着支队官兵的身影。他们发传单、办展览、搞宣讲,以喜闻乐见的形式,为来自各地的游客介绍环保知识。

不惮风霜苦与辛,惟信山川不负人。官兵的辛勤努力得到了游客的支持,很多人在景区游览时不再乱丢垃圾,有的还自备了垃圾收集袋,并互相提醒“保护家园、文明旅游”。

“他们也是‘最美的风景’!”走在可可西里,有游客如此称赞支队官兵。

昔日的无人区,如今成为高原物种基因库。可可西里现有哺乳动物31种,鸟类60种,鱼类6种,爬行类1种,其中国家一、二级保护动物共24种。监测数据还显示,可可西里的荒漠面积正在不断减少。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