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骨勇士”,蹈海踏浪闯禁区

——直击第七十四集团军某合成旅两栖战车复杂海况下进攻战斗演练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钱晓虎 钟志光 万东明责任编辑:丁杨2019-05-08 09:16

两栖战车迎着风浪前行。李彬 摄

“全群注意,向目标海域泛水编波,执行!”

粤东某海域,随着第一攻击群指挥员、合成三营副营长季吉一声令下,“硬骨头六连”下士史记新迅速按下电控按钮、挂挡、给油……战车轰隆隆向前驶去。

4月下旬,第74集团军某合成旅海训场,数十辆战车列阵于水际滩头。海面上风急浪高,一场两栖战车海上进攻战斗演练拉开战幕。

“重大任务啃硬骨头,演习训练当尖刀,是六连的优良传统。”季吉的目光中透着自豪。经历改革大考,六连战旗飘扬,“硬骨头精神”始终熠熠生辉。

转隶后的首次海训,就赶上风急浪高,训练风险不言而喻。

“打仗,就不能怕危险。”面对挑战,六连连长胡迟第一个驾驭战车蹈海攻坚,率先完成险难课目训练,摸索出的一套训法成为全旅教范。转型重塑两年来,六连大胆“换脑”、快速“转身”,先后有3个集体、3名个人荣立二等功。

今年海训,险难课目打头阵的依然是六连。展开防浪滑板、收起悬挂履带、劈波斩浪前行……史记新军龄不长,驾驶技能却十分精湛。他熟练操作战车,率先冲入海中,随后的10余辆战车依次泛水、编队,向目标海域机动。

“海上训练是两栖合成部队的重难点课目。”该旅作训科参谋姚斌介绍,针对海上专业训练时间紧、课目多等现实矛盾,他们创新思维,按照多点位、高密度的发车训练节奏,提高各课目的训练“摩托小时”,最大限度发挥场地、装备的使用效能。

说话间,战车编队已从浅水区航渡至深水区。海上天气变幻莫测,一阵狂风袭来,一辆战车瞬间被巨浪覆盖,只有炮塔顶部露出水面。突如其来的险情,让记者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儿。

“××战车,减速慢行、稳定车身……”霎时,一道道指令迅速传递至战车信息终端。经过一番紧急处置,战车利用浪潮间隙冲出危险浪区,重新标正航向、返回编队。

“以往像这样复杂的海况,战车都在浅水区训练,这次我们尝试扩大作战半径探索深水区,旨在挖掘武器装备最大战斗性能。”姚斌告诉记者,前几日,他们已获知气象部门发布的恶劣天气预报,考虑到安全因素,机关曾建议在浅水区进行训练,可这一方案最终被旅党委否定。

明知深水险,偏向险中行。各编队依次抵达预定海域,接下来,他们将对岸滩目标展开游弋射击。

为亲身体验,记者登上第二编队的一辆战车。置身于逼仄的战车内,记者感觉巨浪拍打下的战车犹如波中一叶,数十吨重的“铁疙瘩”在海浪中起伏摇摆,时而抛上波峰,时而跌入浪谷。

平时练到极致,战时才能一剑封喉。海上风急浪涌,目标捕捉难、射击瞄准难。他们根据不同射击目标、距离、天候,区分“横浪、顺浪、斜浪”等不同情况,反复研练,攻克了多个射击难题。

“海上相逢勇者胜。今天敢挑战高难险,未来才有勇气向敌亮剑。”该旅参谋长张传演告诉记者,驾驶员要有勇气驱车向前,车长要有勇气冷静指挥,炮手要有勇气果断击发。

正是这种勇气,为六连官兵注入了不竭动力。

夜幕降临,全连官兵按照训练计划,就地转入夜间航渡训练。茫茫大海仿佛无边的黑洞,令人心生畏惧。驾驶员房海借助微光夜视仪,仔细判断航向。一个巨浪涌来,战车在波涛间猛烈摇晃。房海猛踩油门,抬高车头,战车被抛向浪尖,成功避险。

蹈海踏浪,履险砺剑。一趟趟勇闯训练禁区、一次次极限条件练兵,蹚出的是一条条“胜战之道”。此次演练,夜间远距离编波航渡、复杂海况下极限距离直航攻击等一批适应海战场需要的训法战法得到检验。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