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着天梯上国门

来源:新华社作者:刘小红责任编辑:乔楠楠2019-05-31 19:41

登着天梯上国门

——记者跟随戍边官兵爬雪山上卓拉哨所

新华社记者刘小红

记者近日在西藏军区某边防团采访,跟随戍边官兵“爬”上海拔4687米的卓拉哨所。

高原反应始自拉萨。从拉萨乘火车到日喀则,又换乘4小时汽车,才到达亚东县。

要“爬”哨所,已是次日。

清晨,在团长李广华“监督”下,记者在脸和脖子上涂抹了高原防晒霜。“高原雪山上紫外线强,没有防晒霜,会晒脱皮。”李广华说。

从团部出发,车在群山间驶过无数“之”字形弯路。一边是悬崖,一边是不断掉落的滚石,路面雪水泥泞坑洼,记者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起初,山上松柏高大劲拔,杜鹃鲜艳夺目。再往上走,只见灌木傲风雪。最后,海拔升高,除了积雪已无绿色。

到达连部后,大家徒步前往卓拉哨所。

一行人戴好面罩、墨镜。“面罩、墨镜都不能摘!”上士余伟强调,“防止脸晒脱皮和雪盲症。”

记者穿好作战靴,下士王文辉帮忙用胶带把靴帮和裤子缠紧。“雪水进鞋里,会冻伤脚。”

上卓拉哨所其实不准确,应该是“爬”——从连部到卓拉哨所,还要爬三个陡坡。

第一道难关便是“忘乡坡”。“往上爬一步,离家乡就远一步,忘断乡愁。”上等兵陈梦说。

“跟着我脚印,踩实!”没膝的雪坡上,余伟时刻提醒记者。为防止滚落雪山,大家腰间用绳子连在一起。

山陡,爬行中,前面人的脚几乎踩到后面人头。雪深,常常没膝,后面人踏着前面人的脚窝一步步挪动。没多久记者就心跳加速,爬几步就得停下来喘气。

1个多小时后,我们才爬过这道坡。

向下看,陡峭的雪坡让人不寒而栗。向上望,巨石突兀而出,似乎要倒扣下来,不时有碎石掉落,滚落山下不见踪影。

“前面就是‘忘情坡’,要格外小心。”余伟解释说,“忘情坡”最险,注意力须高度集中,连家人也无暇思念而得名。

这里雪更厚,坡更陡。大家在积雪中跋涉,步履蹒跚,手挽手前进。没多久,精疲力竭的记者头昏胸闷。列兵刘宇翔见状,赶紧拿出便携式氧气罐,让记者吸氧。

脚蹬着凸出积雪的岩石,防止滑落雪山,记者躺在雪上大口大口呼吸氧气。此刻,每迈出一步都需要体力,更需要毅力!

突然,记者脚下一滑,一只脚卡在积雪下的石缝里。大家连拉带拽,终于把记者的脚从石缝里取了出来,幸好没有受伤。

“积雪下有很多暗坑暗缝,能卡住脚和腿,甚至掉下去人。” 余伟说。

一路上,除了寂静的山峰,就是白晃晃的积雪。数公里的行程,仿佛没有尽头。

爬上“忘情坡”,就是“忘忧坡” ——忘却忧虑,苦中作乐。

翻过“忘忧坡”,还要登上266级台阶,才能到卓拉哨所。

高原气候多变,山脚下晴空万里,半山腰飘着雨点,此刻,山顶雪花飞舞,一会儿,又落下黄豆大的冰雹。

历时近5个小时,我们才爬上哨所。在2018年运送物资的索道建成前,这条艰险爬行路上,官兵们常背着给养物资上山。

卓拉哨所四季风雪不停,每年大雪封山后与外界隔绝长达半年,一茬茬戍边勇士甘于奉献守边疆。他们的青春,已融进祖国的山河!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