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所学院的航天“人才森林”现象

——来自国防科技大学航天与材料工程学院的调查报告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解放军报记者 王握文 通讯员 张光宇  时间:2009-10-26 04:31:11

 

 

 

 

    黑格尔说:“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那是没有未来的。”

    ——题记

 

    在国防科技大学一号院的西北角,一栋乳白色大楼上赫然矗立着两个大字:航天。这里,就是我国航天科技人才培养的重要基地——该校航天与材料工程学院。

    聚焦我国航天领域,从这里走出的科技帅才灿若星辰:

    周建平,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

    张育林,“神舟六号”发射场系统总指挥;

    陈善广,“神舟七号”航天员系统总指挥兼总设计师;

    张柏楠,“神舟七号”载人飞船系统总设计师;

    崔吉俊,“神舟七号”发射场系统总指挥;

    王忠贵,中国“嫦娥”探月工程副总设计师…… 

    据统计,在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嫦娥”探月工程中,该院毕业学员有13人先后担任正副总指挥、总设计师等职。

    “在我国航天领域的许多关键岗位上,都有我院毕业的学员。”一位老教授不无自豪地告诉记者:从运载火箭到航天器研制,从测试发射到回收着陆,从测控通讯到空间实验,到处都有该院学子的身影,形成了航天领域一个亮丽的“人才森林”现象。

    一位教育界权威人士指出:一所学院为一个领域输送如此多的科技帅才,十分罕见。

    如此人才辈出,令人惊叹,也令人思索。在航天领域这片“人才森林”的背后,蕴藏着怎样的人才培养奥秘呢?

    超前的战略眼光,为“人才森林”开天辟地

    该院的前身是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于1956年设立的我国第一个导弹工程专业。

    曾参与“哈军工”导弹工程专业筹建与教学工作的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原国防科大校长陈启智教授,今年已是84岁高龄了。回忆起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老人十分感慨:组建导弹工程专业,体现了“哈军工”党委和陈赓院长的远见卓识,开创了新中国培养导弹工程技术人才的先河。

    陈教授告诉记者,当时,为了加快培养导弹工程人才,筹建工作与人才培养几乎是同步进行。1956年7月,“哈军工”就在全院选调两个班的学员转入导弹工程专业学习,到1959年正式组建导弹工程系,人才培养规模已达到1500多人。

    从此,“哈军工”和导弹工程系虽几经变迁,但以导弹工程为主的学科专业与实验室建设从未中断过,这就为我国导弹和航天事业发展奠定了很好的学科基础。一位知情人如是说。

    翻阅这个学院50多年的发展奋斗史,让人惊叹的,是他们着眼我国导弹和航天技术发展的超前战略眼光。

    1970年,导弹工程系随“哈军工”南迁长沙,学校的教学科研工作受到“文革”的严重冲击。但该系以曹鹤荪、周明鸂为代表的专家教授敏锐地意识到,一场科技革命正悄然兴起,前苏联和美国先后发射了人造地球卫星,不久又将宇航员送上了太空。落后就要挨打,深刻的历史教训让专家们将目光投向了太空:开展高超声速空气动力学及航天器的科学研究与教学工作。

    从那时起,他们围绕导弹技术与航天器开始了艰苦探索,到今天,已使我国火箭推进技术跻身国际先进行列。

    20世纪中期,世界航天技术迅猛发展,美国运用一种变推力液体火箭发动机将“阿波罗”11号宇宙飞船送上了月球,而我国研制的固定推力液体火箭发动机,却无法实现对航天器姿态的有效控制。1976年,陈启智教授率领课题组从零起步,率先开展 “变推力液体火箭发动机”的研制。他一边搞研究,一边开办讲座、带队伍,将一批年轻教学科研骨干带入变推力液体火箭发动机研制这个全新领域。6年之后,当我国第一台“多次起动、双组元、变推力液体火箭发动机”研制成功时,陈教授给课题组讲课的讲义也修订形成了《液体火箭发动机控制与动态特性理论》专著,填补了国内空白,获得中国航天总公司优秀教材一等奖。

    关注太空,该系的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不断向航天聚焦。此后10多年间,该系在导弹总体设计、结构强度及火箭发动机等专业的基础上,发展建设了飞行器总体、飞行器结构强度、液体火箭发动机、固体火箭发动机和固体火箭推进剂等5个专业,同时建成了一批先进实验室,教学大纲与课程体系经过多轮调整改革后,不断得到优化。

    “治无古今,育才是急”。我国恢复高考制度后,他们以较为完善的航天技术学科专业体系和前瞻性的课程设置,开始成规模地培养航天技术人才,并成为全国最早恢复研究生教育的单位之一。1981年,我国实行学位制度,该系空气动力学、固体力学在全国首批获得博士学位授予权。

    改革开放之初,尽管当时我国还未启动载人航天工程,但该系的领导者和专家教授们意识到,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我国将迎来航天技术发展的春天,必须为此进行人才与技术储备。正是基于这一超前思维,该系于1985年正式改建为航天技术系。

    世纪之交,他们抓住我国实施载人航天工程的发展机遇,围绕出人才、出成果,进一步凝练学科结构,调整学科方向,将火箭发动机专业拓展为“空间工程”,将空气动力学专业拓展为“飞行器系统与工程”,并新增了飞行器测试发射工程本科专业。研究生则按照航空宇航科学与技术、力学和材料科学与工程一级学科实施培养,逐步形成了特色鲜明、优势突出的航天专业学科体系与课程体系。

    1999年,该系扩建为航天与材料工程学院,办学实力进一步提升,逐步建设形成了涉及7个一级学科、16个二级学科的航天学科群,拥有1个国家重点学科和1个国家重点(培育)学科,27个博士、硕士学位授权学科,陆续取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国家发明二等奖等大批高水平科研成果。

    超前的战略眼光,前瞻的学科布局,为“人才森林”成长开辟了一方天地。当我国实施载人航天工程和“嫦娥”探月工程时,该院培养的一大批人才源源不断地进入前沿阵地,担当重任,形成了“惟楚有材,于斯为盛”的人才景观。

    耕耘知识沃土,让“人才森林”根深叶茂

    一片森林要长成参天大树,需要肥沃的土壤,人才的成长同样离不开知识的沃土。

    20世纪70年代,当世界航天大国纷纷将宇航员送上太空、送上月球之时,我国航天人才培养的专业教材却少得可怜。培养航天专业人才,他们首先面临的是教材问题。

    “当时,仅有的几本教材大多从前苏联引进,内容陈旧,且不配套。由于国外严格的技术封锁,想从国外获得有关航天方面的资料几乎不可能。”该院刘伟强教授的话,道出了当年人才培养面临的窘境。

    “没有高水平的专业系列教材,就不可能给学员一个扎实的专业基础和合理的知识结构。”现任院长张为华告诉记者,着眼学院的使命任务和航天专业人才需求,他们经过反复论证之后,决定按照“力学”、“飞行器总体技术”、“推进技术”三个系列,规划专业系列教材建设,同时设立“航天技术系列丛书”专项出版基金,积极支持专家教授结合教学实践和科技创新,自主编写专业教材,解决了专业教材的急需。

    经过长达30年持续不断的努力,专家们硬是在一张白纸上绘出了最新最美的图画,从平地垒起一座座知识的山峰,不断填补我国航天专业类教材的空白。

    一组数字,让人看到了该院航天类专业教材建设的累累硕果:

    30多年来,编著出版航天专业3大系列教材共计62部。其中27部填补了国内空白,13部成为航天领域经典教材,5部获得国家图书奖等奖励,2部进入当代杰出青年科学文库。其中《液体火箭发动机喷雾燃烧理论、模型与应用》作为我国第一部关于液体火箭发动机燃烧基础研究的专著,1999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着眼服务我国载人航天工程和嫦娥探月工程,他们还编写出《载人航天工程基础》、《航天员出舱活动技术》、《空间交会对接任务规划》等航天教材,满足了我国航天员及相关技术人员培训的急需。

    在加强航天类专业教材建设的同时,他们以构建航天专业技术人才合理知识结构为目标,成立了本科教育课程体系规划专家组,通过深入调研论证和对国内外同类课程进行对比分析,创建了“核心基础课程+特色专业课程+前沿拓展课程”的新型课程体系框架。

    “这个课程体系的主要特点是,突出航天特色,优化体系框架,着力打牢基础,强调创新能力培养。”该院吴建军教授介绍,学员本科阶段,前3年着重学习基础课,专业基础课和进行工程方面的基本训练,最后1年着重培养基础知识的应用能力和进行理论联系实际的训练,使学员既有扎实的基础,又能够受到良好的创新实践锻炼。

    在研究生培养中,他们创造性地构建了“导弹与航天器总体”、“飞行动力学与控制”等7大系列课程,依托承担的各类科研项目,让研究生在专业学习阶段就在导师的带领下进入科研项目研究和创新实践,甚至让他们“挑重担”、“唱主角”,并结合科研课题确定学位论文选题,科研实践的锻炼与摔打,使一批优秀创新人才脱颖而出。

    81级硕士研究生张育林,参与导师主持的“多次起动双组元变推力液体火箭发动机”研究,他从该课题攻关实践中选题,撰写出《变推力液体火箭发动机动态特性的状态空间分析》论文。1983年10月,国际宇航联合会在匈牙利布达佩斯召开第34届学术年会,张育林应邀在会上宣读了自己的论文。结果,他一鸣惊人,获得本届年会的“曼林”航天奖章。这是国际宇航联合会第一次将此殊荣授予一位研究生,而获此殊荣的中国人,张育林是第一个。

    凭着对航天事业的不懈追求,张育林后来担任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发射场系统总指挥,“神舟六号”载人航天飞行任务发射场区指挥部指挥长,为中国载人航天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博士研究生黄玉辉攻读学位期间,在导师王振国教授指导下,参加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863”高技术项目研究,他结合科研攻关对火箭发动机燃烧不稳定性问题进行原创性研究,其论文在《中国科学》杂志发表,2004年入选“全国优秀博士论文”。

    据介绍,该院研究生先后参与完成多种型号导弹、长征系列运载火箭研究与试验、载人航天等重大科研项目研究,取得一批高水平科研成果。

    与专业教材、课程体系建设相媲美的,是该院教学上的精益求精。上世纪80年代,系里决定开设《计算力学》课,时任系主任的陈启智教授,指定3名教学骨干承担授课任务,从开始备课到最后给学员讲课,整整用了两年时间,最后每个人试讲至少8遍以上才算过关。

    “从那时起,系里形成了一个制度,就是开设新课程和新教员上课,都必须试讲8次以上,指派有经验的教师指导,系、室两级验收合格,才能正式上课。这个传统一直坚持到现在。”该院秦子增教授说,教学上的精益求精,使该院95%的课程评为一、二类课,共获得校级以上教学成果近50项。在“挑战杯”全国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竞赛中,该院学员连续两次捧回特等奖,女学员姚雯在全国大学生力学竞赛中获一等奖。

    名师言传身教,为“人才森林”播洒甘露

    探寻该院人才辈出的奥秘,很多人都会谈到周明鸂等一代名师教书育人的感人故事,言语中充满崇敬与爱戴之情。

    1935年,周明鸂与钱学森同船赴美国留学,获得两个硕士和一个博士学位,成为加州理工学院客座研究员和道格拉斯飞机制造公司的高级工程师。新中国诞生前夕,周教授放弃美国优越的生活条件,冲破重重阻力回国执教,将毕生心血献给了我国航天人才培养事业,直到1996年辞世。

    周教授执教41年,给学生审阅、修改的论文、译著不下几百万字,有时是大段大段地重写,但发表和出版时,他一概不署名。许多人对此不解,周教授说:“道理很简单,当老师的总得给学生批改作业吧,为什么要署上自己的名字呢?”

    “我读博士及以后的几年时间里,写了很多论文,每一篇都倾注了导师的心血。我把他的名字写上,他都给圈掉,后来在他的指导下写了一本专著,我要求署上他的名字,他仍然没有同意,最后只给我写了个序言。”周教授的学生、我国“有突出贡献的中国博士学位获得者”杨光松教授谈起这些十分感慨。

    周教授将毕生心血献给了军事教育事业,桃李满天下。他培养的学生,个个都成为知名专家学者,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周建平就出自他的门下。

    周建平攻读博士学位时,周教授指导他的论文选题是化学不稳定性的工程材料损伤本构模型。这是一个富有挑战性的难题,周建平一时不知从何入手,认为这是“一个只有目标没有路”的选题。

    周教授说:“科学的路是人走出来的。”周建平从导师的话语中领悟到其中的哲理,一头扎进实验室奋力攻关,还自己研制了溶胀压缩仪,最后高质量地完成了论文,填补了国内空白。

    秉持“科学的路是人走出来的”信念,周建平的航天之路始终在前人没有走过的道路上奋力前行。1992年,作为国防科大的年轻教授,周建平参加了载人航天工程方案论证,历时半年,最终形成了《载人飞船工程技术、经济可行性报告》,为中央决策提供了重要依据。1999年,周建平调入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出任工程总体室主任,最终成为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副总设计师、总设计师。

    1966年从“哈军工”毕业留校任教的秦子增教授,至今已在教学岗位上奋斗了43年。他培养的研究生大多已成为我国航天领域的技术专家。多年来,学生们走到哪里,秦教授就把对学生的帮助指导延伸到哪里,继续尽着一个导师的责任。

    一次,秦教授的学生葛玉君在承担飞行器回收系统科研攻关中,遇到一大技术难题,科研攻关一度受阻。情急之下,葛玉君向导师求援。秦教授得知情况后,二话没说就带领课题组参与故障分析,在师徒俩共同的带领下,课题组很快将难题解决。

    情似甘霖育桃李。几十年来,该院一代代名师言传身教,甘为人梯,培育一批批优秀人才,铸就了今天人才辈出的喜人局面。

    2005年11月,“神舟六号”载人飞行取得圆满成功之后,周建平、陈善广、张柏楠、潘腾等6位正副总指挥、总设计师,应邀回到母校作报告并与学员座谈。周建平说:我们在工作中取得的成就,首先要归功于学校给我们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学校不仅教给了我们知识,教会了我们怎么学习、怎么做学问,还让我们懂得了怎么做人。

    2009年2月24日,周建平又一次回到母校作“神舟七号”载人航天飞行任务专题报告。他深深鞠躬,代表奋战在我国载人航天领域的广大校友,对母校的培养与关爱表示衷心感谢。

    良好的人文环境,给“人才森林”精神滋养

    上个世纪80年代前后入学的航天学子,至今仍记得入学时看过的一部前苏联故事片——《驯火记》。

    影片讲述的是火箭专家安德烈历尽艰辛,终于研制成功苏联第一枚运载火箭的故事,主人公安德烈献身火箭事业的壮举,让航天学子们深受震撼,一股献身航天事业的激情之火在他们心中升腾,发誓要做中国的安德烈。

    一部影片让一批年轻学子迸发志在航天的激情,这正是该校全方位育人的一个高明之举。

    该院李光辉政委告诉记者,长期以来,他们始终坚持发挥政治理论课教学在育人中的“主渠道”作用,在扎实抓好科学理论进教材、进课堂、进学员头脑的同时,努力建设有我军特色、科大特点的高品位校园文化,采取多种形式营造催人奋进、追求卓越的人文环境,培养“厚德博学、强军兴国”精神,打牢学员献身国防、扎根基层的思想基础。

    航天科技文化节,是这个学院结合航天专业特点打造的一大校园文化品牌。一年一届的航天科技文化活动,每次都吸引了本校及长沙地区高校上万名学子的热情参与。参观航天科技成就展览、聆听航天科技报告、参加科技创新竞赛与航天科普作品征文……学员们不仅受到一次科学与人文精神的熏陶,更激发出志在航天的创新激情,每届文化节不但催生出一大批科技创新成果,还留下了学员们创作的《人类能造出自己的飞碟吗》、《消失的地平线》、《未来战术导弹》等充满奇思妙想的科幻作品。

    科技需要文化提供精神指导,文化也需要科技提供物质支撑。在长期的教学科研与人才培养实践中,该院培育形成了“志在航天、博学求真、聚智创新、奋勇争先”的学院精神,并成为大家共同的价值追求。 

    风以化人。98级博士生陈小前,得益于校园文化的熏陶,在潜心攻读航天专业的同时,先后在《小小说选刊》、《神剑》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书法作品110多篇。2001年,他创作的组诗《想念亲人》获得第九届中国人口文化奖二等奖。工学博士喜获文学奖,一时传为佳话。如今,陈小前已成为一名年轻航天技术专家。

    2006年7月,航空宇航推进理论与工程专业女博士生桑艳,在第五届中国军校大学生电视演讲大赛中脱颖而出,一举夺得大赛金奖。

    担任“神舟七号”发射系统总指挥的崔吉俊将军,先后在国防科大航天技术系攻读本科和硕士。人们知道他是一名专家型的领导,却很少有人知道他还是一位诗人,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工作30多年,他创作了数百首诗歌,出版了诗集《有一个神奇的地方》。

    与人文素质教育成果交相辉映的是,该院历届毕业学员100%服从组织分配,积极要求到艰苦地区建功立业。

    现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的贺军科,1987年考入该校航天技术系。毕业时,他放弃留在大城市工作的机会,主动要求到偏远地区工作,33岁成为我国固体火箭发动机研究院院长,37岁当选团中央书记处书记。

    2008年1月,该院博士研究生芦玉峰顺利通过学位论文答辩。毕业分配之际,北京两家单位向他抛出“绣球”,希望他去工作,而芦玉峰却向党组织递交申请书,要求到条件艰苦的新疆某基地工作。他说:4年的学习,收获的不仅是学业,更重要的是懂得了自己的使命与责任,老一辈科学家曾在大漠戈壁创造了“两弹一星”的宏伟事业,作为年青一代的科大人,献身国防科技事业责无旁贷。

    采访结束时,一条喜讯从该院传出:该院“高超声速推进技术”创新团队入选教育部“长江学者与创新团队发展计划”。近年来,学院在“飞行器总体设计与系统分析”、“先进推进技术”、“新材料及其构件技术”三大领域迅速崛起,都有了牵头承担国家级重大科研任务、打造国家级创新平台的实力。他们依靠自主创新开辟的一个新兴研究领域,被列入国家中长期科技发展计划的16个重大项目之一;有关部门将“863”某专题办公室设在该院,首开军队院校先河;作为技术首席,该院申报的一项国家“973”重大基础研究项目获准立项……

    目前,学院共承担国家“973”、“863”等重点科研课题300多项,千万元以上的科研课题达6项之多,科研经费8年间增长了30多倍。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一批优秀拔尖人才脱颖而出,具有博士学位的教员达到75%,全院重点科研项目的负责人和主要完成人69%为40岁左右的年轻专家,拥有国家“863”专家8人,“973”技术首席专家2人。快速崛起的年轻人才方阵,为该院承担更大的科研项目,培养造就更多高素质新型军事航天人才,奠定了雄厚的基础。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从导弹工程系到航天与材料工程学院,50多年来,2万多名学子先后从这里扬帆起航,他们用出色的业绩回报母校的培育,用忠诚与智慧书写着我国航天事业的辉煌。

    (照片由何书远摄) 

    


[责任编辑:]
wap.mod.gov.cn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