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全军和武警部队院校招生工作展开部署

招生数量较去年减少,更突出新型作战力量和急需紧缺专业岗位需要

来源:军报记者作者:梁蓬飞 吴旭责任编辑:冯玲玲2016-04-26 17:44

全军院校招生工作会议26日在京闭幕。据悉,2016年全军和武警部队院校计划招生数量较2015年有所压减,但在指标分配上,给予新型作战力量和急需紧缺专业更多倾斜。

据了解,按照培养目标,军队院校招生主要分为生长干部招生和士官招生。过去这两项业务分别由原总政干部部和原总参军务部具体负责,在此次国防和军队改革中,明确今后的招生工作,由军委训练管理部负责政策制定、计划拟制、组织实施、在校培养、淘汰分流和管理教育等职责,由军委政治工作部负责调控规模结构、测算补充需求、指导毕业分配和管理士官学员在校选取晋升等业务。目前,招生工作管理关系正在调整中逐步理顺,各战区、各军兵种、军委机关各部门和各军委直属单位、武警部队基本已经完成业务牵头部门的归口转隶。

军委训练管理部院校局负责人表示,上述招生规模是依据2016年军队招生需求计划和院校训练任务规划,统筹考虑军队调整改革实际、综合缺招、淘汰等各种因素,构建数学模型测算,并经与各大单位、院校反复沟通协商研究确定的。相较上一年,生长干部学员招收数量和士官学员招生数量呈现一降一升。

数字变化的背后,是专业结构的进一步优化。步兵、炮兵等陆军传统作战力量专业,财会审计、基建营房、医疗卫生、军械技术、汽车指挥等后勤保障类专业,招生数量分别压减24%、45%。与此对应,舰艇、航空、导弹等新质作战力量专业,空天情报处理、雷达、无人机等急需紧缺学科专业,招生数量分别增加14%、16%。

会议明确,初级指挥军官主要立足军队院校培养,其中,主战兵种生长干部全部由军队院校培养,技术含量较高的基层指挥岗位生长干部依托地方高校适度补充。除各军兵种特殊需要或特有专业以外,通用学科专业培养目标不再区分军兵种,全部实行全军统训统分。

此外,会议还对下一步招生工作展开进行了初步部署,内容包括建设军队招生工作信息平台、完善信息公开制度、构建监督体系、改革考试制度、提高生源质量等。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