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名退伍老兵历经16年,将荒滩改造成生态科技示范园

来源:中国国防报作者:阮若水 单爱根 张碧辉责任编辑:汤传飞2017-04-05 02:13

春分已过,雨霁风光。茨淮新河河畔蒌蒿满地,莺飞燕舞,清波荡漾间焕发出一派生机。这片曾经的万亩荒滩,历经16年改造,如今已成为安徽省闻名遐迩的“生态科技示范园”。创造这一奇迹的,是凤台县的一群退伍军人——

退伍兵们意气风发走在生态园的林荫路上。黄敬亚

18名老兵战荒滩

1

2000年深秋,天气一天天冷了。眼瞅着窗外一片萧瑟,34岁的退伍兵童树林心情无比低落。在部队摸爬滚打14年后退伍回乡,虽然安置到县水利局,却因没岗位一直在家待业。

时任凤台县水利局局长的杨玉国也在发愁。当时水利局已经有106名退伍军人,童树林这批又来了18个——12名士官、6名有安置卡的城镇兵。僧多粥少、安置又从何谈起?这位军转干部出身的水利局长,还真没个头绪。

恰在这时,为遏制茨淮新河水土流失,当地政府决定在茨淮新河凤台段实施退耕还林,任务交给水利局。杨玉国想到了这18名退伍兵。

带着心中的期盼,18名退伍兵一路意气飞扬,一路军歌嘹亮。然而到了茨淮新河河畔,全都傻了眼——长河落日,衰草连天,一望无际的荒凉。

当地老人看到只来了18个人,直摇头。自从上世纪70年代开河以来,凤台县境内的河堤荒滩就从未有人征服过。当年有一批知青来到这里,说要开荒造林,但不久就一个个调走了。后来又来了一拨大学生创业者,最后还是输给了恶劣环境。

站在万亩荒芜的河滩上,杨玉国就问了一句:“进还是退?”童树林带头说:“退伍不褪色不是一句口号!”

那年深秋,18名退伍军人唱着军歌,扛着“八一林牧场”大旗,进驻茫茫荒滩,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就此开启。

2

当时,18名退伍兵多数都已在县城安家,听说要到距离县城一个多小时车程的偏远河滩上开荒,立刻激起家人的强烈反对:老兵张文敬的妻子陈西垄,要带着孩子去水利局说理;胡冠才的妻子动用各种关系,给他找了个离家近的新单位;刘坤的妻子见劝不回丈夫,更是气得回了娘家……

妻子的不理解,还可以慢慢做工作,孩子的眼泪,却让如山的父爱更加沉重。那时林牧场里道路还没修好,童树林每天早上天刚亮就要骑车送9岁的女儿到10公里外上学,有好几段路只能下车步行。一天,女儿实在走不动了,哭着说:“我不想在这上学了,咱们还是回家吧!”童树林望着鞋上沾满泥巴的女儿,鼓励说:“爸知道你们来这里受苦了,但既然来了就要坚持下去,这里会慢慢好起来的。”女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擦干眼泪又艰难地在泥泞中前行……

陈西垄虽然和丈夫吵过闹过,但看到他黝黑消瘦的脸庞,生气过后还是选择了追随,带着年幼的儿子扎根八一林牧场,一干就是十几年。刘坤的妻子曾在县城经营一家小有名气的影楼,为了丈夫,她舍弃每年几万元的收入,关掉影楼到这片荒滩上当起了农民。

18名退伍军人都把家安在了林牧场。采访中,他们总是说,亏欠妻子和孩子的太多太多,因为在家庭与工作的天平上,他们总是朝向工作倾斜。

3

“多亏是军人,要不谁也吃不下这种苦,受不了这个罪!”附近村民谈起荒滩的变化,口中总是离不开“军人”二字。

曾在新疆伊犁当兵的毛新建,至今对2001年那个冬天记忆犹新。临时搭建的草房四处漏风,他们就找来塑料布遮挡;没有烧饭做菜的锅灶,就用在部队学到的办法挖土灶做饭;晚上没有电,他们就点篝火取暖照明。为赶在第二年春天栽下树苗,18条汉子开着拖拉机没日没夜奔忙在荒滩上,一天只能轮流睡上三四个钟头。

除草,翻地,整土,通宵达旦连轴转,就是机器也有吃不消的时候。一次,童树林正驾驶拖拉机平整土地,拴着犁耙的拇指粗的钢绳突然崩断,反弹回来贴着他的头皮扫了过去,小胳膊粗的旗杆“咔嚓”一声被削断了。童树林摸摸脑袋,吓出一身冷汗。但为赶工期,他换上钢绳,又爬上拖拉机接着干。

拉线打穴分4个工作段,一个来回要跑十几公里。大概算算,一个人每天要扛着20公斤重的编织袋跑近100公里。22岁的吴汝胜是城镇兵,家里经济条件好,在部队干的是文书,没吃过太多苦。来到荒滩头一天,小吴就累瘫在地上,脚板上磨破的血泡混着汗水把袜子和皮肉粘在了一起。想想慈爱的爹妈,想想温暖的家,小吴心里翻江倒海。

掉皮掉肉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却没有一个人掉队。18条汉子戴月披星,餐风饮露,手肿了,脸黑了,人瘦了,但炯炯有神的双眸始终透射出希望。

历经4个月的艰苦奋斗,18条汉子硬是挖出了40万个树穴,栽下了9580亩杨树和300亩果树,林间空地上还套种了500亩牧草。万亩荒滩突然变成了草木葱郁的林地,周围的群众都惊呼“奇迹”。

4

2012年,长36公里、宽170米的绿色长廊开始发挥生态效益。此时,他们没有躺在功劳簿上沾沾自喜,而是向着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双丰收的目标进发。

然而对于林牧场的蓝图如何规划,这些文化程度不高的退伍兵常常感到困惑:梦想里的未来,怎么瞅也瞅不真切;抬起来的脚,不知不觉又放了下来。

经历过艰辛耕种和与自然灾害的抗争,18名退伍兵深深懂得一个道理:创业发展不仅要具备吃苦耐劳的作风,还要不断用新知识、新技能武装自己。于是,一双双长满老茧的粗手,翻开了一本本科技书,一双双沾着泥巴的大脚,走进了一个个培训班。

失败,学习;再失败,再学习。经过不断努力,“请进来”的技术培训开展起来了,“走出去”的交流合作步伐迈开了,18条汉子从门外汉变成了“土专家”,又从“土专家”逐渐成长为技术能手。

他们利用林下剩余土地发展中草药和蔬菜种植,产品先后通过国家认证,成为林牧场生态农业出口基地的主打产品。他们建成了6个畜禽养殖中心,年产值达到1000多万元,拥有固定资产上亿元。

创业有成,18名退伍军人并没有满足,大家心里还有一本账,“自己富不算富,群众富了才算数”。林业种植、何首乌栽植、双孢菇培植培训班开起来了,生猪饲养、黄羊喂养等培训班办出来了……他们毫无保留地向周边群众传授种植养殖技术和科学管理经验。

致富理念在传播,辐射效应在扩大。4年来,他们先后举办各类农民科技培训班62期,培训农民5100余人。仅2015年,18名退伍兵重点帮助的247户农民人均收入比上年净增31%,比全县农民人均纯收入高出10个百分点。(单爱根、张碧辉、阮若水)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