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委训练管理部领导就发布施行新一代《军事训练条例(试行)》有关问题答记者问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梁蓬飞责任编辑:张宏洲2017-12-31 08:37

新《条例》有了脱胎换骨的新变化

记者:与以往的《军事训练条例》相比,新《条例》进行了重大修改,新《条例》新在哪?

军委训练管理部领导:《军事训练条例》原有9章100条,修订后共11章77条。从数字上看,好像变化不大,但从内容上看可以用“脱胎换骨”来形容。此次修订的主要内容有:

(一)确立了习近平强军思想在军事训练领域的根本指导地位。新《条例》鲜明提出全军军事训练必须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把全面贯彻习近平强军思想、全面深入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和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政治建军、改革强军、科技兴军、依法治军和“五个更加注重”等重大战略思想写入军事训练指导思想;把以联为纲、精细管理、创新驱动等重大理论观点,纳入军事训练基本原则;把关于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重大决策部署,转化为新体制下各级训练职能任务和组训基本依据;把关于全面从严治军、抓好实战化军事训练等重要指示要求,固化为训练制度规定,使习近平强军思想在新《条例》得到通篇体现和全面贯彻。

(二)构建了新体制下军事训练领导管理机制。着眼构建军委统一领导下归口统筹、分工负责的军事训练管理模式,新《条例》遵循“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总原则,总体切分军委机关部门之间、战区与军兵种之间、各级参谋部门和其他机关部门之间的军事训练职能界面,在军事训练各项制度和不同环节中分别规范各级各单位管训组训具体职责,保证全军各领域各层次训练在统一的发展布局、计划安排、资源保障、制度设计、标准规范和监督监察下有序运行、协调发展。

(三)创新了新时代军事训练基本布局。适应领导指挥体制改革、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新《条例》将全军军事训练区分为不同层次和领域,明确各层次各领域训练的组训主体,形成与新体制相适应的军事训练格局,有利于统筹训练任务、统一训练要求、统建训练标准,实现各层次各领域训练有机衔接,提高军事训练质量效益。

(四)强化了以战领训实战实训鲜明导向。新《条例》着眼推进训练与实战一体化,完善以战领训的军事训练管理制度,强化作战需求牵引,要求把作战任务转化为具体的训练课题,从源头上保证以战领训、战训一致;规范实战化军事训练组织实施流程,明确战略训练、战区联合训练、军兵种部队训练的程序步骤,避免粗训跳训、以演代训、简单化走过场;立起实战实训刚性制度规范,对军事训练中能量化的提出硬性指标,不能量化的提出原则要求,全面推行军事训练“一票否决”。

(五)规范了军事训练工作制度机制。新《条例》着眼确保全军训练“一盘棋”统筹设计、“一棋盘”规范运行,健全完善了军事训练规划、计划、统计、报告、考核与评估、等级评定6项基本制度;着眼构建集约化、标准化和分级管理、开放共享的训练保障格局,创新了训练保障机制;着眼构建任务明确、职能清晰、方法科学、严格正规的军事训练监察体系,对训练监察基本定位、权限重点、组织实施、结果运用等进行了明确;根据形势任务变化,对奖励与处分的条件和情形作了适当调整;此外,新《条例》把军事训练中的安全管理单独成章,为部队大胆训练、科学训练、安全训练提供制度保障,防止以事故定乾坤,给真练实训减压松绑。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