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化時代呼喚訓練向“智”轉型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曾海清責任編輯︰劉上靖2022-07-21 07:04

智能化時代呼喚訓練向“智”轉型

■曾海清

引言

當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軍事革命迅猛發展,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顛覆性技術,正加速推動戰爭形態向智能化戰爭演變,打贏智能化戰爭逐漸成為強國軍事競爭的焦點。軍事訓練作為戰爭的預實踐,應該及時邁開智能化新步伐,實現向“智”轉型、以“智”練兵,不斷提高軍事訓練科技度和“含智量”,助力智能化作戰能力加快生成。

緊跟戰爭形態之變,升級智能化訓練理念

隨著智能化時代的加速到來,高新技術在軍事領域得到廣泛應用,正引發戰爭制勝理念、制勝要素、制勝方式發生重大變化。軍隊規模、裝備數量已不再是決定戰爭勝負的關鍵,升級戰爭思想和訓練理念勢在必行。我們當以更加主動的姿態、更加開放的視野,緊跟智能化發展趨勢,倡導智能化軍事訓練新思維。

把握智能制勝的內在機理。制勝機理是戰爭內在規律的表現形式。在智能革命驅動下、戰略競爭推動下、戰爭實踐牽引下,信息生智、以智賦能的優勢愈發顯現,體現在精算、聯合、體系等各個方面。一定程度上,可以說“智”有多高,戰與訓的質量水平就能夠達到多高。所以,一支訓練思維停留在機械化層面的軍隊,如何訓練都不可能跟上智能化戰爭的步伐。應該以自我革命的勇氣來一場“頭腦風暴”,升級智能化作戰理念,加強智能化訓練理論研究,以以“智”練兵思維處理機械化、信息化、智能化作戰問題,把訓練和打仗有機銜接起來,用先進技術設計戰爭,用智能手段演練戰爭,從而廓清智能化戰爭的迷霧。

立起向強制強的靶標指向。目前,發達國家軍隊正實施以智能化為重點的訓練轉型,試圖進一步拉大與其他國家軍隊的戰力代差。軍事上的代差一旦拉開將很難追回,一步跟不上就可能徹底受制于人,只有盯緊對手才可能超越對手。要把向強制強在軍事訓練中突出出來,在練兵中提高軍事智能化水平和非對稱作戰能力。

強化科技賦能的目標定位。科技是核心戰斗力。在科技驅動下,戰斗力形態已經從機械能型、信息能型向智能型躍升,傳統攻城略地式大兵團作戰正在逐步退出歷史舞台,高科技、新興領域的尖端較量日趨激烈。軍事訓練若不提高科技含量,將只能在低層次徘徊,很難叩開智能化戰爭的大門。為此,應該樹牢科技制勝理念,緊緊抓住科技創新這一制勝未來戰爭的“命門”和“要穴”,大幅提高軍事訓練科技含量,加大人工智能、雲計算、大數據等新技術新手段的實踐運用,從而揭開智能化戰爭的神秘面紗,掌控未來戰爭主動權。

緊跟科技發展之變,建強智能化訓練條件

智能化訓練條件是組織實施智能化軍事訓練的基礎支撐,直接關乎智能化訓練質效。構建智能化的訓練條件環境,需要我們緊盯智能理念、智能科技和智能化作戰的發展,在構設訓練環境、創新訓練手段、培育新型人才等方面持續用力。

構設逼真戰場環境。智能化作戰,空間更加廣闊、領域更加廣泛、方式更加多元,單純機械化信息化條件下的戰場環境構設已不能支撐智能化訓練需要。應突出智能化條件支撐下的精兵對抗、快速對抗、聯動對抗,充分挖潛現有訓練手段和訓練場地功能,加強大數據分析、智能穿戴設備、機器“深度學習”等技術應用,把陸、海、空、天、電、網等各個領域有效融合起來,比如利用數字地圖、虛擬現實等技術模擬顯示形象直觀的三維地貌、天候氣象和復雜交戰態勢,構建生動、逼真的智能化實戰場景。

開發先進訓練手段。先進的訓練手段,有助于提升訓練成效。智能化軍事訓練應把握智能化“以數據為中心”這個關鍵因素,把最新科技成果轉化為訓練條件。應注重加強數據聯動融合,打造覆蓋戰略、戰役、戰術,貫通指揮機構到末端單兵的“數據池”;開發數據智能分析工具,借助雲計算、人工智能等先進技術,整合挖掘作戰數據;開發智能演訓系統,加大模擬仿真、兵棋對抗、網絡對抗、智能裁決等模擬訓練手段建設,整體推動軍事訓練手段向“科技+”“智能+”轉型升級。

培育新型軍事人才。無論戰爭形態如何演變,人始終是戰爭的真正控制者和最終決策者。軍事人員智能化水平的優劣,一定程度上決定了智能化訓練的質量效果。要打贏具有智能化特征的信息化局部戰爭,應該精準對接未來軍事需求,加強傳統作戰力量人才智能化培育,用好“科技+”“創客+”“智庫+”力量資源,推動“指揮員”“戰斗員”與“科學家”“技術家”融合發展,鍛造專業化、智能化的新型軍事人才群體,實現人與裝備智能交互、人與體系深度融合、人與環境廣泛適應。

強化智能裝備支撐。目前,世界主要軍事強國都高度重視智能裝備發展,無人“蜂群”、無人潛航器等新裝備層出不窮,一邊支撐智能化軍事訓練,一邊又在訓練實踐中不斷檢驗完善。為此,應充分用好戰建備統籌機制,大力推進現有裝備“+智能”和新一代裝備“智能+”建設,堅持邊研邊建邊用邊改,以訓練實踐突破提升武器裝備智能化水平,兩端發力實現倍增效應,縮短武器裝備從“弱智”到“強智”再到“超智”的時間軸,更好地支撐智能化軍事訓練。

緊跟戰爭實踐之變,創新智能化訓練模式

作戰樣式決定訓練模式。軍事智能化經過多年發展,已經從理論探索走向戰場實踐。近年來的局部戰爭中,智能化作戰已經初露鋒芒,並顯現出改變戰爭“游戲規則”的潛力。作戰樣式變了,訓練模式也要跟著變、主動變。要緊盯智能化戰爭特點,創新智能化軍事訓練模式,在軍事訓練中充分預演下一場戰爭。

突出高端戰爭研練。要立足強敵打高端戰爭這個基點,突出破解高端戰爭本質,持續深化強敵研究,以開發新型作戰概念和訓練理論為抓手,搞清高端戰爭發展規律和制勝機理。從高端的視角預判未來戰爭、設計作戰樣式,集智創新研究克敵制勝的奇招、妙招、高招。要突出聯合反導等關鍵行動,瞄準向強制強組織以劣勝優的戰略戰役戰術訓練,瞄準決勝高端組織非對稱制衡實戰訓練,瞄準全域對抗組織遠海遠域等新域延伸訓練,在創新訓練中搶佔未來戰爭高位,形成對強敵“智高一籌”“技高一籌”的作戰能力。

突出新質力量研練。戰爭從力勝、器勝到智勝的轉變,使得新型作戰力量成為戰斗力新的增長極。據資料介紹,美軍計劃到2030年實現60%地面作戰平台智能化,俄軍預計2025年智能化武器裝備佔比將超過30%。隨著軍隊具有智能屬性的新裝備越來越多,應走開以新質作戰力量為主導要素的實戰化練兵路子,突出新質作戰力量編成、作戰運用,開展與新域作戰概念、制勝機理相適應的訓法戰法,加大無人作戰等新樣式訓練,推動新質力量融入作戰體系,讓新質戰斗力資源動起來、活起來。

突出智能指揮研練。無論戰爭形態如何演變,指揮能力始終是能打勝仗的關鍵能力。隨著戰爭智能化程度不斷提高,僅憑經驗和個人智慧進行籌劃和指揮已不能適應瞬息萬變的戰場局勢,人工智能決策訓練已成為提升作戰任務規劃、作戰籌劃、指揮控制效率的必然趨勢。應該扭住指揮員和指揮機構這個體系作戰關鍵,在指揮籌劃科學性、精確性、時效性上求突破,依托“大數據”“AI算法”新技術和“工程化”“一張網”新手段,推動指揮謀劃由“人智”訓練向“人智+機智”訓練升級,在精算深算細算中判敵情、立方案、定行動,達到以快吃慢、先敵一手。

(作者單位︰中部戰區)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