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2018”我參演官兵中的俄軍印象

來源︰中國國防報作者︰鄧慶穎 安陽 向勇責任編輯︰焦國慶2018-09-17 09:25

我參演官兵講述“東方-2018”戰略演習見聞——

“親密接觸”中的俄軍印象

9月13日,“東方-2018”戰略演習舉行沙場檢閱,中俄一系列重量級“明星”裝備悉數亮相,共將戰略演習推向高潮。 李祥輝 攝

編者按

規模空前的“東方-2018”戰略演習硝煙已散去。我參演部隊官兵在與俄軍官兵聯合演訓、近距離接觸中,看到了什麼、感悟了什麼、受到哪些啟發?我們將第78集團軍部分參演官兵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感呈現給大家。

3個轄區引導無縫對接、上等兵直接調動裝備、2名戰士完成拖車任務,俄軍嚴格履職——

“我的工作我負責”

8月20日下午5時,中國首批參演部隊抵達俄羅斯境內。從後貝加爾斯克火車站到楚戈爾任務區有近280公里車程,中間須經過3個轄區。為了保證行程順利,俄方派出軍警、交警引導中方車隊。坐在“頭車”的第78集團軍某工化旅作訓參謀遲旭文發現,一路上,俄軍引導車3秒鐘就能完美接續。

“引導車輛隸屬不同部隊,雖然大家分管不同區域,但銜接既連貫又順暢。”隨隊的翻譯史永華剛從新疆庫爾勒國際比武場回來,他認為,職責清晰,責權匹配,是俄軍一大特色。

對此,該旅運輸投送科科長陳志飛感同身受。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一個上等兵就能直接調動裝備。”

他從自身經歷的一次機動說起。“楚戈爾靶場地勢連綿起伏,最長的上下坡有1公里左右。如果不提前了解路況,下坡時依然使用發動機帶車,很容易損壞裝備。”中國軍隊途經這個地段時大都是夜晚,加之對路況生疏,其行駛難度可想而知。8月21日中午,中方一輛滿載10噸重的新型油車在經歷幾次驚險的上下坡後“趴窩”,電腦顯示車輛需要檢測。二級軍士長曲峰正在緊急修理時,負責引導中國車隊、一名服役6年的俄軍上等兵跟後勤部門打了個電話,直接調來2輛拖車。

翻譯史永華解釋道︰“這名上等兵的任務是保證中國車隊安全抵達任務區。為了確保完成任務,他有權申請調動與任務相關的所有保障力量。”“我的工作我負責!”在場的工化旅參謀長王士偉一語中的。俄方拖車抵達後,車上駕駛員和操作手2人僅用20分鐘就把10噸重的油車固定到車板上,中方只需出人引導車輛即可。

“這歸功于俄軍高度的職業化!”王士偉說,這2名俄軍士兵,平時專注于研究和處理如何裝載運輸各種車輛機械,不僅如此,俄軍的駕駛員也是修理工、操作手。所謂的一專多能,不是什麼都要會,而是在本專業內實現“多能”。

“裝備就好像配發給個人一樣!”中方指揮員對此事饒有興致地探討。大家分析認為,這樣的好處是︰指揮官不用為維修、保養、管控等一系列問題分心,可以全身心研究打仗。

不用請示匯報,管理成本就會很低。翻譯史永華還觀察到,3個半小時的行軍,雖然突發情況很多,但拖車上的2名俄軍士兵並沒有向上級打電話求助。某合成旅干事孫伯語參觀俄軍裝甲車輛發現,俄軍士兵特別了解自己的裝備,非常注重保養油路、油管和發動機等關鍵部位。

免費提供構工沙箱、軍官節贈送禮品、中將親自到場解決問題,俄軍哨兵幫忙協商,俄軍的熱情是全方位的——

“戰斗民族”也有如火熱情

俄羅斯以“戰斗民族”著稱,可通過這次聯演,我參演官兵在俄羅斯軍人身上,感受到的是如火的熱情。

某旅副營長楊雨飛告訴記者,我綜合保障群的築城分隊剛抵達任務區,俄方一名上校和我方對接後,立即帶他們參觀耗時兩個月建好的指揮所,並向中方提供500個俄制沙箱,隨後又增加150個。考慮到中方不熟悉地形,俄方還專門告訴我方工程人員哪里取土方便,挖多深的土才能挖出沙子。

負責先遣工作的偽裝一連指導員周超說︰“如果是單純構築指揮所,我們只需在方圓1公里內作業就行。但此次參演3000多人,遍布5個場區,每個場區相距5~20公里不等,想要按時完成任務,少不了‘全面開工’。”第二天,黨委臨時決定,分撥兵力到另外一個營區同時構工。可我方人員剛走出營區1公里處,就被俄方哨兵攔下,隨隊的翻譯王鋒彪轉達︰想通過這個哨卡,必須得有他們上級簽字才行!

“部隊才到楚戈爾任務區一天,上哪兒聯系他的上級?”听到這個消息,營長路興當時就犯了愁︰就算有渠道聯系,返回營區協商,至少半天時間,耽誤工程進度怎麼辦?路興把自己的擔憂向哨兵作了解釋。

哨兵撓撓頭,示意稍等,趕緊進屋跟哨長匯報情況。片刻,一名準尉哨長走出來︰“我給副司令打了電話,他馬上過來!”20分鐘後,一輛不起眼的吉普車停在哨卡旁邊,看到哨長和哨兵緊張的樣子,路興一行人意識到︰中將到了。果不其然,一名個子不高但十分矯健的軍官跳下車,翻譯說,這是管理整個演習場區的東部戰區副司令索羅馬金中將。索羅馬金一下車,就和每個人握手,之後向翻譯了解我方的想法。令人意外的是,他當場斥責了哨長。翻譯小聲告訴我們,他在責怪哨長為什麼不給我方人員放行。

之後,他轉過身通過翻譯說,“遠來為客,哨兵阻攔你們,我已經斥責了,你們可以從這里通過。請問我還能為你們做點什麼?”路興不好意思地說,怪我們沒有提前溝通,只要為我們放行就好。沒想到,中將擔心我方人員不熟悉路線或者再遇到阻攔,執意調來一輛軍警車當引導車,一路暢通無阻抵達目的地。

隨行參謀劉齊宇感慨地說︰“回憶這兩天機動途中,俄方的熱情是全民性的,不僅俄軍車輛友好地打招呼,地方群眾也向我們揮手致意。尤其是8月21日俄羅斯軍官節那天,我和俄軍一名士官聊天時,他得知我是一名軍官,特意送了一份禮品——俄制奶油。”劉齊宇還和俄軍哨兵聊到彼此的軍銜、作息時間、飲食習慣等,感受到了俄羅斯軍人的熱情。

手繪戰役圖、劃分場地現地查看、方案一定直接合練、坦克沖鋒路上從不躲避,俄軍作風扎實——

“不親自動手永遠解決不了問題”

中俄訓練全面展開後,第78集團軍某工程防化旅舟橋營營長季永剛發現,由于季節變化,原定的架橋地域水位大幅下降,已不適合訓練,而俄方舟橋部隊有一塊水域,特別適合展開適應訓練,便向俄方提出磋商。

磋商前,綜合保障群指揮員、第78集團軍某工程防化旅旅長劉豪杰擔心︰訓練場地牽涉作戰效能,俄方是否會同意調整?

多次跟俄軍打交道的第78集團軍領導介紹,實事求是、一切從實際出發,是俄軍一大特點。俄軍旅以上軍官基本都上過戰場,他們會根據實戰需要作調整。果不其然,第二天上午9點,俄軍派來磋商的官員都是歷經實戰的將軍,其中很多人參加過敘利亞戰爭。開完早會後,他們乘坐直升機直抵渡河場。

我方翻譯簡單介紹情況後,雙方負責人隨即展開作戰圖紙,對照現地當場籌劃。通過翻譯,劉豪杰和俄軍負責人一面考察情況,一面直接手工修正地圖,每句話都講得很清楚︰“你們的異議是正確的,我們決定把俄方舟橋部隊的訓練場劃分給你們。”

交換場地後,接下來面臨一系列方案調整。9月2日,中俄雙方首次架通浮橋,沒想到俄軍在肯定中方架橋效率的同時,直接向中方提出申請︰合練強渡水障!這比預定時間提前整整1天。當時,雙方很多後續方案都還沒定,而俄軍指揮官卻說︰“我們的位置交換了,浮橋位置變化了,必須考慮部隊通過後,以前的通路會不會導致交叉,影響聯軍的整體行軍路線。”“俄軍希望根據實踐制定具體方案!”劉豪杰心領神會︰“自己不親自動手永遠解決不了問題。”結果,他們對接發現梳理出5個問題,在制定後續方案時,得以有效避免。

這一點,某旅營長馮寶成在構築指揮所時深有體會,有一天,俄軍正組織演練,當時中俄工兵分隊還在施工,沒想到裝甲集群直接從工兵分隊身邊沖過去,並且到位就開打。後來,俄軍裝甲集群通過的這條路線,被確定為戰斗分界線。

吃飯吃多少取多少而且很安靜、履帶裝備橫穿公路墊木板、油車後面是水車,俄軍粗中有細——

表面很粗獷,內心很細膩

抽煙、喝酒、光膀子……這是俄軍士兵在生活中留給我軍官兵的印象。然而,某合成旅指導員高巍注意到,俄軍官兵粗中有細︰“俄軍士兵雖然經常三三兩兩聚在營房門口抽煙,但是手頭有活的時候,從不抽煙;營區內散步的一些俄軍軍官雖然拿著啤酒邊走邊喝,可都是在晚飯後;俄軍士兵雖然光膀子,但主要集中在下午體能訓練時間,而且這期間,俄軍士兵從不偷懶。”

表面上隨性,背後都有具體的規定。翻譯溫建龍告訴記者,俄軍規定,工作期間不允許抽煙喝酒,軍警隨時會檢查。體能訓練是個人的事,不合格就會被淘汰,除了新兵,軍官、士官如何訓練由自己把握。大家都在紀律要求範圍內“放松自我”。

“他們是慢工出細活”,某紅軍旅軍需營房科助理趙軍感同身受,俄軍制定政策會考慮方方面面,而且需要很長時間,但一旦制定出台,又會堅持很長時間,直到成為行為習慣。

此次聯演,中俄兩軍交流頻繁,俄方對我方的飲食特別感興趣,有許多俄軍官兵提出想來中國餐廳體驗。趙軍回憶道,“那天,為了保障俄軍就餐,我們準備了12道菜肴,但每名俄軍官兵夾到餐盤里的分量並不多。” 他通過翻譯得知,俄軍平時就餐都是根據熱量需要嚴格定量,采購標準甚至精確到克,久而久之養成了習慣。

負責站崗警戒任務的某旅營長馮寶成也注意到,每次俄軍官兵就餐,餐廳里听不到一點嘈雜聲。“哨兵上下崗路過餐廳帳篷,有時都不知道里面有人在就餐,不僅沒有喧嘩聲,甚至連刀叉的踫撞聲都沒有,一切都在靜靜地進行。”就餐結束後,俄軍官兵所用的自助餐盤都是干干淨淨,甚至連一點菜湯都沒留下。就餐時,記者看到不少俄軍官兵用一片面包把餐盤里剩下的土豆泥、肉湯都蘸干淨。

“愛護實物,也愛護面包”,綜合保障組長、工化旅長劉豪杰對俄軍這句話印象頗深。浮橋訓練場,俄軍裝甲車輛要橫穿公路,為了減少履帶對公路的破壞,俄軍士兵會在裝甲車必經之路上,備放兩塊木板,等裝甲車通過後,再把板子放回路旁。不僅如此,他還注意到,俄軍車隊特別注重細節,“行進中,所有加油車全開雙閃,車距也很大,而且,離油車最近的編隊,一定有水車,一旦發生意外,水車可以直接到位。”

這次聯演期間,我軍官兵在俄軍強悍的外表下,也看到他們粗中有細的另一面。(鄧慶穎、安陽、向勇)

(照片除署名外,均由鄧慶穎攝)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