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勝空天︰空軍人永遠的初心

——西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旅跨晝夜飛行訓練見聞

來源︰學習軍團作者︰郭豐寬 李建文 楊進責任編輯︰李晶2019-04-03 23:39

薄霧濃雲鎖夜幕,戰機呼嘯破長空。

西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旅停機坪前,一架架殲-16戰機整齊列陣,振翅待飛。

初春的巴渝腹地某機場,被薄薄的霧氣包圍,同時段的天氣能見度相比平原、北方等地要低得多。

記者心里不禁打鼓,夜晚、霧天,飛機能否正常起飛訓練?

擔憂是多余的。座艙里,全副武裝的飛行員已經蓄勢待發。旁邊的機務人員,正忙著和飛行員一起做起飛前最後的檢查確認。飛機發出的巨大轟鳴聲震耳欲聾,戰機圓錐形機頭、淺灰的涂裝、掛載的導彈,凌厲的戰機像一把利劍刺向茫茫蒼穹。

“準備就緒!”指揮塔台里,各類值班人員端坐在電腦前,緊盯著屏幕。隨著報告聲傳來,突然感覺整個世界都安靜下來,只剩下劇烈的心跳。

站在旅長蔣佳冀身後,記者第一次現場目睹殲-16戰機夜訓,雖然只是一次普通的訓練,卻感受到被一種大戰來臨的氣氛包裹。

“按計劃起飛!”18時30分,隨著蔣旅長下達的起飛命令,5架戰機在引擎的尖嘯中,拖著淡藍色的尾焰破霧穿雲,留下一條條壯麗的航跡。

今晚,他們將在下午戰術對抗訓練的基礎上,展開夜間對抗空戰。

持國之重器,擔國之重任。天空,是高遠和遼闊的戰場,空防,歷來是決定一個主權國家防衛能力的重要因素。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隨著科學技術日新月異的進步,空軍在戰爭中越來越佔主導地位。

這支有著光榮歷史的部隊,先後經歷多次換裝。2000年12月,成為西部方向首先換裝三代戰機的部隊。軍隊改革調整後,該部由團升旅,並整建制換裝殲-16戰機。面對新體制、新裝備、新使命等多重挑戰,他們集智攻關、攜手奮進,1個月內實現新機首飛,數個月形成作戰能力,完成高原試飛驗證、實彈地靶及夜航訓練,參加多兵機種聯合演習。

“列裝當年形成戰斗力,在旅史中又增添了光彩的一筆。”政委許加平自豪地介紹︰“這幾年,我們在空軍組織的對抗空戰比武競賽中,5人次勇奪‘金頭盔’,只有對勝戰充滿強烈渴望,才把一切不可能變成可能。”

對此,旅領導感觸最深。雪域高原一直是世界航空領域的飛行禁區,然而,這個旅卻在高原天空的征戰中,書寫了許多個“第一”。上世紀70年代初,該旅前身的某飛行團飛行員駕駛著國產第一代噴氣式戰機進駐雪域高原某機場,開創了空軍訓練史上的先河,並為後來民航開闢航線出一條路子。

這座機場的海拔高度在世界排名前列,地理環境、氣象條件都十分復雜,一直被視作難以克服的“飛行禁區”。2018年秋,他們駕駛殲-16戰機又一次進駐該機場,開展新裝備高原性能驗證試飛,取得一組組寶貴數據。

“每次有了任務我們都是集體上,爭著上。”看著監控屏幕上不停運動的飛行軌跡,記者想起飛行員許濟講的一段話,這幾年部隊經歷了改革的重塑、換裝的挑戰、訓法的升級等諸多難題,但每次在旅領導和官兵的努力下,都取得了成功,現在回想起那真是一種風雨過後見彩虹的幸福感。

“每一個軍人進入戰場,沒有一個是為了飲下失敗這杯苦酒。”旅領導介紹說︰“沒有勝利就沒有尊嚴,軍人的尊嚴只有從打敗對手的勝利中去搏取。”

軍事理論家杜黑曾說,勝利總是向那些預見戰爭特性變化的人微笑。2011年,時任飛行大隊長的蔣佳冀參加空軍首屆“金頭盔”比武競賽,他和戰友們大膽創新,憑借著研究摸索出的一系列實戰化戰法,以絕對優勢戰勝對手。蔣佳冀取得優異成績,榮獲空軍首次頒發的“金頭盔”。爾後在兩次競賽中,他又靠著兩次戰法的突破,兩次獲得“金頭盔”獎,成為空軍三奪“金頭盔”第一人。去年,他榮獲“改革先鋒”稱號。

新大綱推開後,該旅從年初到年尾實戰化訓練的課目從未間斷。2019年,新年度開訓他們飛赴大漠戈壁全員普訓打靶,多次多路多方案攻擊,讓每名飛行員利用有限的彈藥,設置各種實戰情景,增加進攻次數,充分體驗和驗證戰法和戰機性能。

飛行副大隊長方小登說,飛過了不等于飛好了,每一個架次、每一個課目都要按實戰要求來,研究深入一小步,能力提高一大步。飛行2000余小時的飛行員周振宇告訴記者,現在沒有老飛新飛之說,每一次飛行都是一次全新挑戰,不學習、不刻苦就會落後。言語中感受到他的緊迫感。

戰場沒有第二,必須謀求勝利。許政委講道,犧牲是軍人的最高付出,但不是最大的奉獻,國家和民族養育我們軍隊,是讓你奪取勝利的。“能打仗、打勝仗”是對軍人最根本的要求,是軍人存在于國家的最大意義,除此無他。

20分鐘後,飛機超低空通場,轟鳴聲響徹耳畔。就在今天15時左右,記者近距離觀摩飛行員們的戰斗飛行訓練。

只見戰機極限躍升,然後開始滾轉,一次,兩次,三次,又轉彎急速下降。我們緊張的心緒還未平復,它又來一個超低空水平“8”字。

殲-16戰機像鷹隼一樣翻飛,躍起,盤旋,倒扣,滾轉……一系列連貫的戰術動作讓人目不暇接。

一旁的蔣旅長解釋道,別看就這些簡單的動作,要是剛才俯沖時投一枚炸彈下去,那是什麼效果?听著他的話,記者想起電影《珍珠港》里轟炸機俯沖投彈時的情景,頓時恍然大悟。

飛行是勇敢者的事業,空戰需要勇者的精神。觀看飛行員的空戰視頻,感受到呼吸的急促聲,閃亮的告警燈,頻頻的告警聲,鎖定與被鎖定、干擾與反干擾。我們雖不能駕機升空,仍能感受到壓抑得讓人喘不過氣來的緊張感。

此刻,飛機呼嘯著再次飛向空戰訓練空域,雖然肉眼看不到,但通過戰術評估室的實時顯示屏,同樣能感覺到空戰對抗的驚心動魄。雙方從遠距逐漸逼近,時而側尾佯攻,時而中距攻擊,時而機動擺尾,時而近距纏斗,殺得難解難分,令人眼花繚亂。

已是夜深人靜,燈火闌珊,戰機呼嘯著陸返航。現場舉行了簡短的飛行講評後,圍繞如何飛得更好、如何發揮戰機性能制勝空天,飛行員又展開了熱烈的討論。此時此景,記者想起一句話︰屬于奮斗者最好的姿態,是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奔跑在理想的路上,回頭有一路的故事,低頭有堅定的腳步,抬頭有清晰的遠方,心頭有永遠的初心。

(學習軍團•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