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軍營】乘戰鷹巡航在祖國的海天

來源︰軍報記者作者︰任旭責任編輯︰張詩夢2020-01-24 23:14

海上風雲變幻,你可知乘新型戰機牧雲海天是什麼體驗?

戰機體型碩大,你可知超低空貼著海面巡航是什麼感覺?

雷電、結冰、強氣流,殺機四伏,茫茫大海,沒有著陸場地,戰機飛行員從起飛就無時無刻不在戰斗,你可知那是什麼感受?

新年伊始,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開展“新春走軍營”采訪活動,記者一行首站就來到南海之濱的南部戰區海軍航空兵某部隊,探尋這支新型作戰力量的成長密碼,登上戰機為網友拉直問號。

△特種機編隊飛行。高宏偉攝

“放松些,你知道我拉過多少位將軍嗎?”

真是“計劃沒有變化快”。前一天,記者剛被批準上機采訪。不料,好幾架戰機或受命執行緊急任務,或被臨時安排準備拉動。同行的干事說,“這是常事兒。”

記者有些郁悶,卻也松了口氣。進入2020年,這才幾天,國外接連有好幾架飛機失事了,有民航的,也有軍機。

然而,走基層到祖國的海天巡航,一直是記者的夙願,盡管離地三尺有危險,卻實在不想錯過機會。好在終于有了轉機,如願以償。

遠看憨態可掬,宛如一只胖海豚般的戰機,透著一股喜感。走近看,裝備先進,又霸氣外露,這就是我們的新型固定翼反潛巡邏機。

△反潛巡邏機起飛瞬間。高宏偉攝

槳葉高旋,轟鳴聲中,空中機械師介紹著注意事項以及海上救生衣的用法。穿在身上沉甸甸的,心里不由得發緊,摸一摸、看一看︰傘刀、反光鏡、驅鯊劑、海水脫鹽劑,等等,總計11個部件,頓時有一種“在醫院手術前被要求簽字”的感覺。

特級飛行員、副師長陳剛見狀笑了,“別緊張,放松些,你知道我拉過多少位將軍嗎?”他自問自答,“少說,怎麼也有幾十位吧。”

氣氛一下變輕松許多。這幾天,他一直沒時間接受采訪,現在鬢角也沒有刮,從容淡定,給人平添一種安全感。當然,連日來已有好多人聊起過這個“老飛行員”了。有他保駕護航,記者再無疑慮。

戰機內部很寬敞,如果不用時刻緊盯著各種儀表、如果精神不用時刻緊張的話,應該是很舒適的。

天公也作美,加上飛行員技術高超,戰機起落非常平穩,做了幾個通場、起降訓練,除了能听到起落架放下、收起的聲音,以及落地時能感到輕微震動,沒有什麼特別感覺。記者曾在機場看過其他戰機的訓練,此時“腦補”一下,大概也就是燕子抄水一樣輕盈吧。

空中機械師告訴記者,這樣的動作,陳剛他們曾飛過多少遍,估計自己也記不清了。特種機體型大、重量大,慣性也大,有時執行任務有特殊要求,一起一降最考驗人。飛行員操縱戰機駕輕就熟,是因為每年要飛幾百個小時,不下點苦功是不行的。隨後提醒說,下一個課目就是超低空飛行訓練了。

戰機翼展就是幾十米,在海面超低空飛行,對飛行員技術水平和心理素質要求很高。記者透過舷窗向外看,感覺同站在軍艦上看海面,似乎別無二致,波光粼粼,快速閃過,有些眼暈,不由得牢牢坐在座椅上,把住扶手,再不敢亂動,直到飛機再次拉起。

藝高人膽大。後來陳剛告訴了記者今天飛的高度。記者听了不禁感到後怕,打趣他,“機上有將軍的時候,你也飛這個高度?”

他面容嚴肅起來,“這麼多領導來這兒為的是啥?不就是來看我們的新型作戰力量,看它給戰斗力的貢獻率到底能有多少嗎?說實話,真是壓力山大啊!連續多少年了,每個春節我都帶隊在外執行任務。不止我一個,我們很多人都不能休滿假。我去年連查體也就休了不到一周,算是最幸福的一次了。有一年腰椎出了問題,以為廢了呢!坐了兩個月輪椅才養好。回部隊後,又滿血復活!”

△反潛巡邏機通場訓練。高宏偉攝

無論是陳剛這個老師,還是剛過而立之年的年輕機長陳家樂,乘坐他們的戰機,記者和任務艙的同志都沒感到任何不適,這背後自然是他們平日里的千錘百煉。

以1月13日為例,陳家樂作為機長,開展了今年的第7次飛行,巡航祖宗海6個小時,圓滿完成任務。而陳剛從下午到晚上10點半,飛了7個小時;次日,再次帶新員起飛訓練。

記者在多日的采訪中真切地感受到,為了完成使命,這個部隊從上到下都有一股子拼勁!

使命當前,各級領導帶頭改裝。師長第一個改飛新戰機,帶頭研究編寫教案。某團副團長岳鵬從頭練起,成長為某新型機教員、兩型機機長、三型機指揮員和特級飛行員,執行了多項重大任務。

使命當前,他們敢于“亮劍”。一些外國軍機軍艦,不時地來我海空域進行挑釁。不管打著什麼樣的幌子,我軍都堅決予以識別查證、警告驅離。這支部隊聞令而動,從不畏難也不避難,堅決完成任務。

使命當前,每名官兵都積極應對挑戰。面對新裝備新環境,某團官兵一人不落、一車不損地執行轉隸命令,從早晨訓練到夜間是常態,逼著自己快速成長。在官兵們近幾年的記憶中,節假日概念淡化了。前年春節,飛行就沒有停過,兩個月只休了兩天。官兵們說,訓練強度遠遠超過了大綱的要求。

所有的努力都不會白費,一批戰斗員在茁壯成長,解了新型作戰力量缺乏人才的燃眉之急,新裝備接裝即形成戰斗力。在演訓場上,他們駕馭龐大的特種機精確到秒,做到迅速且精準地發現目標開展指揮作戰,多次受到上級表揚。

△任務艙里的年輕官兵。

“必須縮短戰斗力生長周期,不搶時間不行。我們部隊作為新型作戰力量,沒有更多的經驗和慣例可循,就是自己先闖,然後幾個成熟的同志帶徒弟,一變二、二變四地成長。組建一個月後,就上戰備一線,天天和強手過招。起飛就是戰斗,沒有過渡期,只能勤學苦練精飛。這也促成了一批能獨立作戰的人才快速成長。”某師政委陳疆岳向記者介紹官兵們的“只爭朝夕,不負韶華”。

前面的路還有很長,他們卻已走過最困難的時期,不但解決了從無到有的問題,更在發揮新型作戰力量重要作用上向前邁進了一大步,如今漸成規模,能戰機組持續穩定增長,多次在戰備和演訓中交上了令人滿意的答卷,圓滿地完成了所有受閱任務。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