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练兵备战做细做实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周国顺 张大海责任编辑:王凤2020-11-22 11:17

明代抗倭名将戚继光撰写的《莅戎要略》,对行军条教、守城军法、水战号令、夜行号令等9个部分作出了系统详尽的规范与要求,训练有素、骁勇善战的戚家军因重视细节的严格执行,被誉为“16至17世纪东亚最强军队”。这对我们如何将练兵备战做细做实颇有启示。

言武备者,练为最要。任何一支军队,战时的从容应变,都源自平时的严格训练。1950年解放海南岛战役发起前,40军军长韩先楚发现,指战员大多不适应海战。为解决这一棘手难题,他多次请教当地艄公、船工,进行了针对性的陆上旱练,走浪桥、转迷螺……正是在一次次艰苦的针对性训练中,解放军创造了以木帆船为主成功进行大规模渡海登陆作战的范例。实践表明,苦练出精兵,平时训练抓得紧,战时才能打得赢,没有平时的扎实训练,不可能在关键时刻一击制胜。

虚花结不出实果。训练场虚一寸,战场上败千里。与传统战争相比,现代战争进入到“秒杀时代”,战场上各种作战要素、作战单元、作战系统必须精准协同,情报信息、后勤装备保障必须精准到位,时间上误差一秒不行,位置上偏离一米也不行,否则就可能“一着不慎,全盘皆输”。只有把各项工作抓得实而又实、细而又细,做到真枪实弹、真训实练、真考实评,部队才能有更加统一的意志、更加协调的行动、更加顽强的战斗作风,才能更有底气制胜未来战场。

事以实成而以虚败。打仗是硬碰硬,训练必须实打实。训练场上潜滋暗长的种种和平积弊,是军队战斗力最致命的腐蚀剂。当下,仍存在一心只想训练安全,把军事安全抛诸脑后的现象:有的探索文字材料写法头头是道,练习实兵对抗战法却疲疲沓沓;有的在钻研考核规则上“灵通”,却在熟悉战场法则上“迷糊”……这些虚招式、假把式,大多“花枪敌不过真枪”,对战斗力建设有百害而无一利。只有认清战备训练搞花架子的严重后果、训风飘浮工作虚耗的严重危害,把“真、难、严、实”要求贯穿到日常训练和演习演练全过程,清除一切不符合实战要求的顽瘴痼疾,全部心思才会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才能向打仗用劲。

头雁高飞,群雁远航。各级指挥员要做实战化训练的“明白人”,对训什么、怎么训、训到什么程度进行精确指挥、精准指导,要着力提高战略素养、联合素养、指挥素养、科技素养。部队官兵要严格对标新要求、新标准、新规则,把基础技能练细、练实、练强。稳扎稳打向前走,训练场上结出新果、结出实果,未来战场上我们才能收获胜利的硕果。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