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法守护英雄的安息地

——河南军地检察机关联合开展英烈纪念设施保护闻思录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李芳海 魏联军 王根成责任编辑:张诗梦2019-10-30 09:49

河南省许昌市学府街小学志愿者在烈士陵园扫墓,迎接社会各界瞻仰悼念。张 军摄

写在前面

每思祖国金汤固,便忆英雄薪火暖。

前不久,习主席对烈士纪念设施保护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加强对烈士陵园的规划、建设、修缮、管理维护。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印发《烈士纪念设施规划建设修缮管理维护总体工作方案》,对弘扬英烈精神、营造尊崇英烈铭记功勋的浓厚社会氛围,具有重大的政治、社会和国防教育意义。

英雄不怕牺牲,只怕遗忘。今年以来,郑州军事检察院综合运用法治思维和法律手段,通过公益诉讼捍卫英烈尊严和荣誉,守护好英雄永久的“宿营地”,高筑起永远的精神丰碑,在中原大地引起强烈反响。

走访调查:“不能忘却”的忘却

小葬于墓,大葬于心。

一位诗人到烈士陵园拜谒烈士后,深情地吟诵:“葬你,于心之一隅,我就是你的纪念碑。”

1948年初夏,华东和中原野战军在豫东与区寿年兵团生死对决,炮火硝烟中,3600名官兵血洒疆场、长眠于此。

青山依旧,斜阳几度。

正值这场大捷71周年纪念日,郑州军事检察院对该烈士陵园暗访发现,有的烈士“宿营地”碑文斑驳、杂草丛生,追思祭奠的群众举行纪念活动不方便。

“英雄烈士保护法颁布施行后,赋予军事检察机关捍卫英烈荣誉与尊严的新职能。河南省有24.2万烈士,我们保护英烈的使命光荣、责任重大。”郑州军事检察院向河南省人民检察院提出在全省开展英烈纪念设施专项保护活动的建议,得到了河南省人民检察院的大力支持。随后,河南省检察系统联合对该省123个烈士陵园、290处纪念设施、79座零散烈士墓进行走访调查。调查结果显示,虽然大多数设施保护状况良好,但也有少数县级以下地方落实得不好,体现在3个主要方面。

纪念设施保护不力。有的陵园脏乱,垃圾杂草成堆;有的墓碑开裂,碑文模糊不清;有的墓地被挪用侵占,安葬非英烈人员。

管理人员缺编少岗。有的陵园无编制;有的陵园交予殡仪馆管理,没有编配专职机构和人员;有的陵园虽有编制,但是人员被挪用。

陵园内外商业气息较浓。有的陵园内销售殡葬用品、收费存放非英烈骨灰;有的烈士陵园房屋被出租商用;有的陵园大门旁边开设多处游乐设施。

“站在这些烈士陵园和墓碑前,我们心里很不是滋味。”带队暗访调查的郑州军事检察院副检察长李远哲五味杂陈:“如果忘记、轻慢烈士,就是忘恩负义、缺少良知,甚至是负罪!”

守住先烈的坟,更要捍卫他们的魂。今年2月,河南军地检察机关在该省集中开展为期一个月的英烈纪念设施管理情况大调查专项活动。

“铭记尊崇,是后人致敬英烈的最好方式。”在方城县独树镇烈士陵园,南阳军分区政委李运斗说,85年前,红25军长征中,在独树镇七里岗遭遇国民党军队伏击,300多名“娃娃兵”牺牲,无一人留下姓名。烈士陵园和烈士墓碑,是缅怀革命先烈、传承红色基因的追思场所和情感纽带,我们必须维护好先烈的安息之地,守望好忠魂的精神高地。

重新修缮:英雄不再“咫尺天涯”

功勋碑碣今何在?

一座“红军碑”竟被施工人员随意放置在墙角!4月中旬,某县人民检察院在专项调查活动中发现,去年生态水系治理时,位于县城大桥南端的红军团团长李宗田烈士的纪念碑被迁出后,无人问津。

“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不幸的,一个有英雄却不知敬重爱惜的民族是不可救药的!”周口军分区政委孙先振得知情况后,立即协调军地有关部门督促整改落实。他不无忧虑地说,烈士为谁而死?今天的幸福生活从何而来?水有源,树有根,尊崇英烈是时代的温度,冷漠英烈是社会的悲哀。

“李宗田烈士是全县人民的骄傲,他的纪念碑不仅要新修,还要在旧址上新建红军广场,把红色基因传承好。”该县退役军人事务局拿出专项资金,为李宗田烈士重修纪念设施,并组织专班挖掘编写他的战斗故事,结集成册。

记者从史料中看到,李宗田15岁参加红军,历经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1948年9月14日,淮海战役期间,时任团长的李宗田在指挥战斗中壮烈牺牲,时年34岁。中原豫皖苏军区第二军分区在他的家乡修建陵园,在县城大桥南修建一座纪念碑,后人称为“红军碑”。

92年风雨征程,有多少官兵倒在行军路上,有多少官兵的青春凋零在战壕阵地,又有多少官兵的英名镌刻在墓碑之上,可以说,万里江山,处处埋忠骨。

宜阳县白杨镇的蔡龙章烈士纪念碑,地处偏僻,长久失管,碑文模糊、碑体损坏。

“不是身边没英雄,而是心中缺尊崇。英雄近在眼前,却也咫尺天涯。”宜阳县人民检察院督导白杨镇政府修缮蔡龙章烈士纪念碑的同时,还把他的英雄事迹作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内容,激发检察系统依法谱写保护英烈荣光的时代“案卷”。

“每一位英烈的足迹都有一段热血故事,每一座墓碑都标注着一个精神坐标。”宜阳县退役军人事务局集中组织零散烈士纪念设施保护推进会,建立常态化修缮、管理维护制度,让烈士之灵含笑九泉,让精神火炬代代相传。

目前,河南省退役军人事务厅、河南省人民检察院和郑州军事检察院联手督导,集中整治英烈纪念设施保护管理中存在的问题,已投入2000余万元解决各类问题279个。

检察建议:守护有了“铁拳头”

河南军地检察系统达成一种共识:血雨腥风的战争年代,无数英雄血性奔涌,敢于向对手亮剑;杏花春雨的和平岁月,我们要敢于向有损烈士英名、玷污英雄荣光的不当行为出击重拳。

“经依法调查,你局在县烈士陵园管理和烈士纪念设施保护方面存在履职不力现象……”今年清明节前,某县人民检察院对该县退役军人事务局送达一份检察建议书。

4月28日,刚挂牌不久的河南省退役军人事务厅,就收到郑州军事检察院和河南省人民检察院依法送达的诉前检察建议,督促其对全省英烈纪念设施保护管理集中排查和整治。这份军地检察机关联合向省级行政机关发送的公益诉讼检察建议,在全国是第一次。

“从哪里寻找我们的初心?从党史里寻找,从烈士陵园里寻找!”5月15日,该省退役军人事务厅厅长刘国栋在加强和改进全省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工作专项行动部署会上讲道,并现场向15个市县交办问题清单。

接过问题清单,某市一位部门领导满面愧疚:“我们舍得花钱修建高楼大厦、舍得拿地投资开发园区场馆,却不舍得给先辈们建好一个宽敞温暖的‘家’,这种欠账太不应该了!”

今年“八一”前夕,该省人民检察院和省退役军人事务厅、郑州军事检察院联合召开检察建议反馈会,记者在现场了解到,纪念设施修缮维护不及时、环境整治不到位、内部管理不严格等问题得到有效整治。

半年来,河南军地检察机关加大案件监督力度,对发现的207个问题线索和已发出的58份检察建议,建立明细台账,跟踪督办,每周情况汇报,确保高效推进,强力整改。

“像这样大的‘护魂行动’前所未有!”在泌阳县烈士陵园工作10多年的退伍老兵晁建新说:“专项整治活动正值盛夏,我们县多个职能部门现场办公,加班加点修缮维护。和革命先辈的流血牺牲相比,这点苦和累算不了什么!”

瑟瑟秋风今又起,唤声英雄泪满襟。

仰望遍布中原大地的英雄永久的“宿营地”,记者不由感慨万千:如果今天的我们不尊崇英雄、捍卫忠魂,明天的战场上,谁还会为保卫我们的家园去冲锋、去流血、去牺牲?!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