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蓝航道挺立新一代“龙骨脊梁”——

新型海军士官人才方阵加速成长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侯 融 顾亚根  陈国全 李唐责任编辑:张诗梦2019-08-19 09:46

海军新型士官人才方阵在重大任务中打头阵、攻难关。代宗锋摄

当前,海军转型建设进入关键时期、攻坚关头。改革后,士官数量占到海军编制员额的半数以上,关键武器装备都由士官执掌,士官成为作战岗位的主体力量,士官队伍的角色定位越来越细,对士官队伍的能力要求越来越高。

祖国的万里海疆上,越来越多的士官骨干,通过精准高效的调控分流机制、聚焦实战的系统培训体系,由技能型向实战型、工匠型转型。

新时代海军士官的成才蓝图越绘越清,新型士官人才在深蓝航道上加速生长。

备战打仗的用兵需要在哪里,士官骨干的用人导向就立到哪里

今年年初,看到自己的名字上了预选高级士官的公示名单,空中搜救员戚德柱十分激动。

作为北部战区海军某团飞行一大队的业务骨干,戚德柱曾6次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2018年,由于本专业的高级士官已满编,四级军士长服役期将满的他,早在几个月前就做好了离队的准备。

戚德柱没有想到,自己的军旅生涯竟然迎来新的起点。

与戚德柱同年入伍的老鄢,长期在机关工作,表现极为突出。最终,老鄢还是因为“无编可晋”而落选。

主战部队与军种机关,老戚与老鄢,一留一走,仿佛一面镜子,映照着海军各级通过士官选取聚焦备战打仗的鲜明用人导向。

海军政治工作部兵员和文职人员局领导介绍,2018年,南部战区海军对新接装组建部队的17名到期士官预先储备,北部战区海军对7名部队急需的主战和特殊专业岗位士官骨干予以特殊保留……为保留最能打仗的士官采取超常规措施,已成为海军各级党委的通行做法。

“将新增高级士官岗位重点用于主战部队和新质作战力量。”2019年7月,海军党委印发《关于加强新时代海军士官队伍建设的意见》,再次强调和固化了这一鲜明用人导向。

打仗方向就是人才流向。这几年,海军推出一系列士官人才相关法规制度,全部围绕备战打仗中心用力:使用打仗型人才,针对打仗急需引进人才……

王雄军就是受益者之一。2018年5月,在地方大学气象专业就读3年后,王雄军作为海军定向培养士官,被分配到北部战区海军航空兵某旅某雷达站地面观测岗位任职。王雄军工作起来得心应手,1个月就达到战备值班要求,在同年兵中第一个取得上岗资格。一次战备演练中,王雄军大胆预测,抢在第一时间判明情况及时上报,保障了演练的顺利进行,受到旅党委通报表扬。

海军定向培养士官的方向,就是备战打仗。王雄军所在旅领导说,定向培养士官学历高,学习能力强,很快就能适应岗位。他们的到来,为士官队伍补充了新鲜的血液,关键岗位操作手的培养周期比以前缩短了近一半。

近5年来,海军定向培养士官、士官学员和二本以上院校毕业大学生预选士官,均由海军本级直接调控分配,最大限度实现专业与岗位、岗位与战场的对接。

海军还通过严格考核,选拔士官“指挥员”。

2018年6月,东部战区海军某勤务船大队首批19名士官船艇长全部通过独操考核“放单飞”。他们执掌船艇,担负运输、补给、拖带、救护、巡逻等繁重的勤务保障任务。

谁能想到,他们半年前才刚刚从雷达、机电等专业岗位转岗上任。

调整改革后,海军取消大部分辅助船艇的军官编制,部分优秀士官成为辅助船艇指挥员。

从专精业务能力到统筹管理能力,从“兵班长”到“指挥员”,士官船艇长的人选到底怎么定?尽管单位不同,操作章程各不相同,但他们能打仗、打胜仗的核心导向始终未变。

徐也是南部战区海军南拖172船副船长。原来在防化专业岗位任班长时,善于总结提炼、分解组训的他连续3次在上级组织的专业比武中夺冠。单位实行士官船(副)长制后,徐也第一个提交报名申请:“不怕金子不发光,就怕本事不硬心发慌。我全力以赴学!”

经历一番努力,徐也和一大批天南海北的战友们迎来并通过了士官船长全训考核。面对新的船长身份,这群站上时代风口的弄潮儿既激动又冷静。正如徐也所说:“合格只是第一步,想当好一名带兵打仗的士官船长,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