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狼崽”,誘“老狼”︰“圍城打援”的宜川戰役

來源︰中國國防報作者︰戚蘇源責任編輯︰李晶2020-01-16 09:53

打“狼崽”,誘“老狼”

“圍城打援”的宜川戰役

宜川戰役是我西北野戰軍經近一年艱苦防御作戰轉入外線作戰後,于1948年2月至3月發起的一次“圍城打援”戰役。此役,我軍集中優勢兵力先打援、後攻城,殲敵援軍數量遠多于被殲滅的守敵數量,共殲敵2.9萬余人,敵整編第29軍軍長劉戡兵敗自殺。宜川戰役是彭德懷指揮西北野戰軍對胡宗南部取得的最大一次勝利,一舉扭轉西北戰場形勢。

充分考慮戰略形勢,優選目標。戰役發起前,彭德懷認為有兩個目標可供西北野戰軍選擇直接南下進攻︰一是延安,二是宜川。如先攻取延安,政治影響大,但延安有敵守軍整編第17師的兩個旅和堅固設防,而我軍糧食供應困難,一旦攻城失利,西北野戰軍將陷入被動。如先攻宜川,則具有較多有利條件。宜川東臨黃河,西連洛川、富縣,是陝東戰略要地,被胡宗南視為關中屏障,以整編第76師24旅(欠1團)駐守。與延安相比,宜川敵防守兵力相對較弱,且地處黃龍山區,道路崎嶇,有利于西北野戰軍設伏圍殲敵援軍。此外,宜川是阻礙黃龍山區與晉綏、太岳解放區之間聯系的一枚“釘子”,攻克宜川、解放黃龍山區,可進一步打通與晉西北的聯系,鞏固後方,形成解放大西北的有利態勢。因此,西北野戰軍最終決定將進攻目標定為宜川。

周密展開作戰部署,分工明確。1948年1月底,西北野戰軍召開研究宜川戰役的作戰部署會議。彭德懷在會上說︰宜川是胡宗南棋盤上的一顆重要棋子,胡宗南不會輕易放棄,一定會派兵增援,這正有利于我在運動中各個殲敵。會議經認真分析,認為敵增援道路可能有3條︰一是由洛川經瓦子街到宜川,此路便于大部隊機動,距離近、增援快,但敵顧慮瓦子街以東一段咽喉狹道易遭伏擊;二是由洛川、黃陵經黃龍至宜川,路程較第一條遠兩倍;三是由洛川、黃陵沿第一條路以北的進士廟梁至宜川,此路雖不易遭我伏擊,但山高坡陡,重裝備行動困難,路程也遠。這3條道路,我軍判斷敵走第一條的可能性最大,且胡宗南剛愎自用,企圖兼顧援軍與守軍,為速解宜川之圍,必令劉戡從第一條道路馳援。據此,我軍作出立足于敵走第一條道路、兼顧其他兩路的戰役部署。會議最後確定︰先以第3、6縱隊各一部圍攻宜川,調動黃陵、洛川等處敵軍來援,而後集中第1、2(欠騎兵第6師)縱隊和第3、6縱隊各一部合力打援,最後奪取宜川。

主動掌控戰場節奏,誘敵深入。此役,西北野戰軍制定的作戰方案是圍城而不克城,誘敵援軍出動,先打援、後攻城。當時的第3縱隊司令員許光達形象地把此次戰役比作是捉老狼︰“有經驗的獵人,預先挖好陷阱,先掏出狼崽子,打得它嗷嗷叫;老狼一急,不顧一切去救崽子,結果便掉進陷阱。如果獵人一棒子將狼崽子給打死,老狼也就不來了。”

西北野戰軍此次攻打宜川的關鍵,在于將洛川的劉戡部隊引出來,還不能讓宜川守軍跑掉。戰役開始時要猛攻,逼宜川守軍告急求援,待胡宗南援兵出動,援兵急來就慢打,慢來就急打。2月22日,按戰役部署,第3、6縱隊各一部向宜川方向前進,肅清宜川周圍敵反動武裝,掃除外圍據點。24日,我軍包圍宜川並發起攻擊,27日,突破外圍防御陣地,佔領老虎山、萬靈山等多個要點,將守敵壓縮于城內,逼敵求援。西北野戰軍一部同時進入瓦子街以北地區待機打援。胡宗南為救援宜川守軍,急令整編第29軍軍長劉戡率部沿洛宜公路輕裝馳援。28日晚,我軍在打退敵守軍多次反撲後,突破城西、城北城垣,守軍退守內七郎山,但劉戡援兵行動遲緩,仍未進入伏擊圈。根據彭德懷指示,許光達令攻入城內的部隊主動撤出城外,以防劉戡以城破為借口率部撤回,同時集中9個旅兵力迅速佔領瓦子街至鐵龍灣兩側高地設伏,並以一部兵力采取機動防御誘敵深入。

發揚頑強戰斗精神,大獲全勝。2月29日,敵援軍被誘至宜川西南10余公里處的鐵龍灣,進入伏擊圈。當時,由于連日降雪,部隊行動困難,第2縱隊因路程較遠未及時到達預定位置,第1縱隊主動搶佔瓦子街南山,徹底堵住敵道路,避免貽誤戰機。3月1日,西北野戰軍對敵援軍發起總攻,當日17時全殲援軍。2日黃昏,我軍發起對宜川的總攻,次日全殲宜川守軍,大獲全勝。

此次戰役中,涌現出許多戰斗英雄。如在伏擊敵援軍的戰斗中,劉四虎率突擊班攻取東南高地,在戰友相繼傷亡,子彈、手榴彈打光、用光的情況下,端起刺刀只身沖入敵群,接連刺倒7個敵人,全身負傷11處,仍頑強堅持拼殺。

宜川戰役的勝利,不僅來源于正確的目標選擇,堅決、靈活的指揮,有利的地形和後方廣大人民的協助,還得益于1947年冬西北野戰軍“新式整軍運動”的積極作用。訴苦(訴舊社會和反動派所給予勞動人民之苦)和三查(查階級、查工作、查斗志)運動的正確進行,大大提高了全體指戰員為解放被剝削勞動大眾而戰的覺悟,也加強了全體指戰員在共產黨領導下的團結和戰斗精神,保證戰役取得勝利。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