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志願軍老戰士文工隊員任紅舉︰行軍途中的“小北京”

來源︰新華社作者︰李秉宣責任編輯︰丁楊2020-10-08 16:45

“說的是,上甘嶺上戰火紅,硝煙滾滾遮日空……胡修道站起身來抬眼望,但見上甘嶺一片陣地似長城……”

今年86歲的任紅舉,曾是志願軍第12軍第31師文工隊的一員。時隔近70年,滿頭銀發的任紅舉再度表演起當年自己的戰地之作山東快書《金星英雄》,依然精神抖擻。

“當年在朝鮮,我們是戰斗員、宣傳員、救護員,‘三員合一’的文藝兵。”老人的講述將記者帶回到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

1951年3月底,17歲的任紅舉隨志願軍第31師文工隊跨過鴨綠江。任紅舉所在部隊的任務是向前線急進,為新的戰斗做準備。

18天的急行軍開始了。

“腰上掛著四顆手榴彈,肩上有20斤炒面和步槍,背包上插著鐵鍬,為減輕炮排負擔又綁上一枚炮彈。”任紅舉說。

行軍不只是走路那麼簡單。“行軍第一天就遇到敵機,此後幾乎天天如此。”任紅舉說,“我們一邊行軍一邊觀察可以隱蔽的樹林山洞,隨時準備隱蔽。”

因為年齡小,又滿口京腔,任紅舉被戰友稱作“小北京”。

行軍途中,教導員做講評。任紅舉邊記錄邊寫快板書。教導員剛講完,他就打起快板來︰

“教導員,總結得好,行軍優點真不少,精神抖擻走得快,沒有孬種和草包。打了泡,針一挑,輕松如煙照樣跑,全營到達三八線,堅決消滅美國佬!”

“嘩——”掌聲驟然響起。

從此,部隊休息時常有人喊︰“‘小北京’,來一段。”

“文工隊員為大家加油鼓勁,能讓沉悶枯燥的空氣爆出活躍的笑聲、喊聲。”老人滿臉自豪,“對文藝兵來說,這就是我們的戰斗。”

上甘嶺戰役給任紅舉留下深刻的印象。他是隨第12軍來到上甘嶺的。“我們的任務就是在戰地采訪英雄,然後馬上宣傳英雄。”任紅舉回憶說。

一天,任紅舉在前沿與指揮所間的山梁上遇到一名年輕戰士。“他挎著沖鋒槍,緊閉著枯干的嘴唇,軍衣被泥土和汗水染成焦黃色,一看就知道是從陣地下來的。”任紅舉說,“槍炮聲就在耳邊吼,我就坐在山坡上采訪了他。”

這名戰士叫胡修道,他帶領戰友共擊退敵人40余次進攻、斃傷敵280余人,創造了戰爭史上的奇跡。

5天後,任紅舉創作出山東快書《金星英雄》。這個節目任紅舉幾乎演遍了全軍。胡修道的名字也就此傳遍全軍乃至全國。

任紅舉說︰“抗美援朝眾多英模不斷涌現,我認為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當時有著濃厚的宣傳英雄、學習英雄、爭當英雄的氛圍。”

“在戰斗中,部隊打過去我們就跟上,救起負傷的同志,掩埋烈士的遺體。”講起救護傷員,老人有些哽咽。

第五次戰役期間,任紅舉和戰友們負責搜救傷員。“夜里天很黑,那時年齡小,在空無一人的路上獨自走著直冒冷汗。”任紅舉說。

山谷小溪邊,任紅舉發現了營參謀長李振堂。“他腹部流著血,已是奄奄一息。”老人陷入痛苦的回憶中,“我把胳膊墊在他脖子後面,輕聲和他說話,想讓他分散些疼痛。他就枕著我的胳膊去世了。”

山腳下,任紅舉用手刨坑,手指都刨出了血。他安葬下參謀長的遺體,然後起身,喊著︰“向烈士告別,敬禮!”

“抗美援朝是為了保家衛國。為了祖國,我無愧無悔。”任紅舉說。采訪中,任紅舉多次提到一種叫金達萊的花,迎春綻放,美麗爛漫。當年那個十六七歲的青年,那群朝氣蓬勃的文工隊員,那支雄赳赳氣昂昂的百萬雄師,正像是金達萊,在戰地盛開。

(新華社記者李秉宣)

(新華社上海10月8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