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抗美援朝70周年|老戰士周文︰為了不再做亡國奴,我上了前線

來源︰新華社作者︰盧東方責任編輯︰丁楊2020-10-16 00:16

“我1933年出生在東北,1931年東北淪陷,當‘亡國奴’的悲慘歲月充斥了我整個童年。”坐在安靜的小院里,身材清瘦、精神矍鑠的安徽省淮南市原人武部副部長周文回憶說,“日軍侵佔東北,強征勞工、肆意搶掠。我們才趕走日寇,沒過兩天好日子,美帝又來了。”

1950年10月,“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號召一經發出,剛滿17歲的周文隨即報名參軍,“唇亡齒寒的道理誰都懂。我只有一個念頭︰絕不再做亡國奴!”

1951年1月的一個夜晚,周文和戰友們趁著夜色通過了鴨綠江大橋。

朝鮮境內完全是另一番景象︰路兩旁遍布彈坑,殘垣斷壁隨處可見,有的還冒著火。周文說,“突然,敵人的飛機從我們頭頂掠過,丟下照明彈,轟炸掃射。班長大叫著‘隱蔽!’從那一刻開始,我意識到自己真正來到戰場了。”

隨後,周文被補充到中國人民志願軍第9兵團27軍81師241團偵察通信連。不久後的一個黃昏,第五次戰役打響了。

周文印象最深的是第一天,我軍一天一夜連續追擊敵人200余里路,不給敵人喘息機會。潰散的李承晚部隊跑不動,把槍一扔,或蹲或趴在路邊,被我軍收容起來,一批一批送去後方。“這是我入朝以來參與打的第一場勝仗,大家都很高興。”

作為一名通信兵,接電話線是周文的主要任務。為了保障部隊通信暢通,周文強忍身上十多個疥瘡帶來的疼痛,每天和戰友們穿梭在陣地前沿。

周文回憶,敵機轟炸頻繁,當時他和戰友們負責檢查修復電話線。“戰斗大多在夜里,電話線在地上,我們躲著炮彈摸黑匍匐好久才能找到電話線斷口。”周文頓了頓,緩緩講道,自己身邊的戰友換了一批又一批,很多人扛著電話線出了坑道就再沒見過。“猛烈的炮火甚至把前線很多地域的地貌都給改變了。”

周文在朝鮮戰場兩次榮立三等功。提及這些經歷,周文謙虛地說,自己是通信兵,和那些前沿陣地的戰斗員們比算不了什麼。“我剛入朝時還是個新兵,在老兵的幫帶下逐漸成長起來。當時排里的參謀對我們說‘要想進步就要埋頭苦干’,我把這話牢記在心,不怕苦、不怕死,積極主動,啥都搶著干。”

“這是戰斗快結束時拍的連隊楷模合影。”他從書房拿出一個鐵盒打開,摩挲著鐵盒里的一張老照片說,“這個是我,這是連長、指導員……哎,照片上的人都比我大好多歲,(現在)恐怕都不在了。”

常有人問周文,咱們軍隊還能像抗美援朝時一樣頑強作戰嗎?周文肯定地回答︰能!“現在部隊官兵的身體素質和文化水平可比我們高多了。抗美援朝,敵我裝備那麼懸殊,我們最後不也勝利了!”

(新華社合肥10月15日電)

(新華社記者盧東方)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