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抗美援朝70周年|志願軍老戰士王應邦︰血戰鐵原

來源︰新華社作者︰王楠楠責任編輯︰丁楊2020-10-20 18:40

1951年春天的朝鮮戰場永遠銘記一個名字︰鐵原。在這里,志願軍經過十幾天的慘烈戰斗,迫使敵人止步于三八線以南。

因為這場戰斗,王應邦失去了兩根肋骨和半塊肺葉。

王應邦,1927年12月出生于山西省靈丘縣羊山溝村的一個農民家庭,1944年參加八路軍,194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51年參加中國人民志願軍,隨63軍189師赴朝作戰。

“我們當年是一路唱著歌進入朝鮮的。”王應邦還清楚地記得,當年部隊抵達安東(今丹東)時已近天黑,立即換裝後,又馬不停蹄地奔赴前線。

就這樣,24歲的通信參謀王應邦開啟了他保家衛國的壯烈征程。

入朝沒幾天,王應邦所在部隊上山執行任務,與少量英軍部隊迎頭遭遇。短暫交火後,王應邦和戰友們抓獲了幾名俘虜。事後得知,這支部隊正是英軍第29旅的王牌部隊“格洛斯特營”。

“我們給俘虜們吃大米,而我們自己吃冷水泡的糙米、糙面。”王應邦說,當時的英軍俘虜都對他們豎大拇指。

1951年4月24日,在抗美援朝第五次戰役中,英軍“格洛斯特營”被我志願軍殲滅。

第四次戰役結束時,志願軍將“聯合國軍”遏制在三八線南北附近地區。1951年4月6日,志願軍黨委召開擴大會議,認為敵人進佔三八線以後,仍要繼續北進。為奪取主動權,會議決定在敵登陸之前實施戰役反擊,即第五次戰役。

5月27日,鐵原阻擊戰打響。當面美軍擁有各種火炮1000余門,坦克300余輛,還有空軍的強大支持。阻擊戰一開始,美軍的炮火和炸彈就傾瀉到了63軍死守的正面防線上。一場殊死較量在所難免。

“外面的炮彈聲、轟炸聲一直在響,不分日夜。”王應邦在坑道中的指揮所維護著我方的通信線路,“戰斗很慘烈,我看到一個戰士腹部中彈,腸子都出來了,但他捂著肚子就沖了出去。”

戰斗中,敵人密集的炮火將我方的通信線路炸斷,王應邦帶領戰友們前去搶修。此時,一枚彈片擊中了王應邦的左胸。戰場的通信線路不能中斷,他忍著劇痛繼續搶修,完畢後才對傷口進行了簡單的包扎。

6月10日,歷時50天的第五次戰役結束。此役,我共殲敵8.2萬余人,粉碎了敵人企圖將戰線推進至平壤、元山一線的計劃,迫使敵軍由戰略進攻轉入戰略防御並接受了停戰談判。

1953年,王應邦隨部隊回國,帶回的除了軍功章外,還有滿身的戰傷。3年後,王應邦在訓練中咳血,經檢查發現,當年被彈片擊中的左胸還殘留了一顆黃豆大的彈片。手術後,王應邦失去了兩根肋骨和半塊肺葉。

由于身體原因,1956年,王應邦轉業到河北徐水,為地方郵電事業奮斗了幾十年。

“我只是缺了肋骨和半塊肺葉,但我的很多戰友都犧牲了,再也回不到祖國了。”一想到犧牲的戰友,王應邦心痛不已,“侵略者就該打,誰欺負我們,我們就要狠狠地打他們。”

沉浸在回憶里的王應邦摸著凹陷的左胸反復地哼唱著一首歌︰“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保和平,衛祖國,就是保家鄉,中國好兒女,齊心團結緊,抗美援朝,打敗美國野心狼!”

那一年,王應邦和他的戰友們就是唱著這首歌,跨過鴨綠江入朝作戰的。

(新華社石家莊10月20日電)

(新華社記者王楠楠)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