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願軍繳獲美制M1式155毫米榴彈炮,沒有槍炮敵人給我們造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自國天然責任編輯︰李晶2020-10-23 09:25

志願軍繳獲的美制M1式155毫米榴彈炮

反戈一擊的“霹靂火”

■自國天然

“沒有槍沒有炮,敵人給我們造。”走近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陳列的許多兵器展品,相信很多人的腦海中都會浮現出這段熟悉的旋律。

從土地革命戰爭、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到抗美援朝戰爭,我黨領導下的人民軍隊在戰火硝煙洗禮下越戰越勇,取得一次又一次勝利。回顧抗美援朝戰爭那段歷史,人們經常會為志願軍將士參加戰斗的艱苦卓絕而震撼,同時也常被他們英勇頑強、敢打必勝的戰斗精神所打動。

面對一件件功勛兵器,人們會油然而生敬意。因為,就是用它們,志願軍將士在抗美援朝戰場上力克強敵,取得了一次又一次勝利。這些武器裝備中,有不少是從敵軍手中繳獲、又對敵人反戈一擊的。

歷史不會磨滅,英雄業績永垂。今天我們要給大家介紹的這門美制M1式155毫米榴彈炮,就是當時志願軍將士大無畏的英雄氣概和革命豪情的見證者之一。

功勛火炮背後站著一支功勛連隊

從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南門進入,沿著長長的西側扶梯緩緩下行,迎面而來的展品與牆上的油畫很快會讓人的思緒穿梭回那段槍林彈雨、硝煙彌漫的戰爭歲月。

負一層展區里,十余門榴彈炮組成鋼鐵陣列。一門美制M1式155毫米榴彈炮赫然位于陣列的“C位”。一听“美制”二字,大家肯定能猜到,這門榴彈炮是志願軍將士在抗美援朝戰場上繳獲的戰利品。博物館中陳列的只是所繳獲的同類裝備中的一門,和其他被繳獲的榴彈炮一樣,它在志願軍將士手中對敵人反戈一擊,成為志願軍得心應手的壓制火力,最終成為一門“功臣炮”。

上甘嶺戰役中,志願軍榴彈炮第2師炮兵第30團5連就運用包括此炮在內的炮兵火力,支援步兵連續擊潰敵人10余次集團進攻,擊毀敵人105毫米以上的榴彈炮48門、迫擊炮3門、坦克7輛、彈藥庫10處。此戰役後,該連榮立集體一等功。

功勛火炮背後,站著一支能征善戰的功勛連隊。我們都知道,強大火力源于火炮與彈藥的性能,實現高效打擊則要依靠炮兵的出色操控。正是人裝結合程度上的差異,使抗美援朝戰場上的M1式155毫米榴彈炮在志願軍和美軍手中有了兩種截然不同的命運。

多次見證志願軍將士反轉戰局

M1式155毫米榴彈炮是20世紀50年代美軍師級支援火力的支柱。憑借該炮強大的火力和非同一般的精度,美軍曾在二戰中創造出火力中繼戰術。

顯然,擁有M1式155毫米榴彈炮等一大堆先進武器裝備使朝鮮戰場上的美軍產生了錯覺。麥克阿瑟甚至揚言要在感恩節前贏得戰爭勝利。然而,這份“自信”很快被志願軍擊得粉碎。

1950年10月25日,志願軍與“聯合國軍”遭遇,打響了朝鮮戰爭的第一次和第二次戰役。在第一階段戰斗中,志願軍采用靈活多變的戰術,以劣勢裝備重創了裝備著現代化武器的美軍及南朝鮮軍,打擊了號稱“王牌中的王牌”的美騎兵第1師的囂張氣焰。

兩次戰役中,志願軍繳獲了大量美式裝備,其中就包括現陳列于軍事博物館的這門M1式155毫米榴彈炮。

抗美援朝戰爭初期,美陸軍師擁有72門榴彈炮,志願軍步兵部隊卻一門都沒有。那麼,M1式155毫米榴彈炮怎樣落入志願軍將士手中的呢?

據日本陸戰史研究普及會編輯的《朝鮮戰爭》記載,“聯合國軍”使用M1式155毫米榴彈炮的方式十分“笨拙”。

M1式155毫米榴彈炮龐大笨重,不便于迅速機動,所以它通常會被美軍安排在車輛縱隊的末尾行進,以避免巨大的火炮和牽引車堵塞道路。

這種安排的結果是,受到志願軍攻擊時,M1式155毫米榴彈炮常會被敗逃的美軍丟棄。

據洪學智將軍回憶,美軍對這些敗逃時來不及帶走而丟棄的武器裝備,往往會在一兩個小時之後派來飛機,用汽油彈將其炸毀、燒毀。然而趁此間隙,志願軍就會快速搶運出一批。

這批來之不易的榴彈炮,後來被交給炮兵第30團一個營使用。在該營戰士手中,M1式155毫米榴彈炮“搖身一變”成了對敵進行火力壓制的重器。

數量雖少卻總能發揮出最大威力

如果說抗美援朝戰爭是我軍炮兵第一次以師以上規模出國作戰,那麼上甘嶺戰役則是敵我炮兵對決的巔峰時刻。

上甘嶺戰役歷時43天。敵我雙方在不足4平方千米的狹小地區,投入了大量兵力火力。在持久激烈的反復爭奪中,“聯合國軍”共發射炮彈190余萬發,投擲炸彈5000枚,最多時一天發射炮彈30余萬發,投炸彈500余枚。我軍火力也空前集中,發射了35萬余發炮彈。

在這場一個多月的拉鋸戰中,炮兵火力密度世所罕見。在這種情形下,志願軍操控和使用著從敵人手中繳獲的M1式155毫米榴彈炮,打出了中國人民志願軍的威名與威風。

第五次戰役前,志願軍炮兵只有24門M1式155毫米榴彈炮。這使得志願軍必須采取更加靈活的戰略戰術。炮兵第30團5連的戰士們通過步炮聯合觀察所、肉眼觀察、步行機偵听、前沿步兵報告等各種方式確定敵人炮位,采取“游擊戰術”,機動牽引著這些近6噸重的大家伙打一炮換一個地方,壓制敵軍火力,擊毀敵軍裝備,支援步兵擊退敵人的集團沖鋒,每一炮都力求達成最佳殺傷效果。

對志願軍的炮火打擊,一名被俘的美軍連長感到困惑︰“你們的大炮一定比我們多,白天打晚上也打,打得我們坐臥不寧”。原炮兵第1師師長文擊回應︰“大炮可比你們少多了,不過我們知道怎樣讓有限的炮兵發揮最大的威力。因此,你會覺得我們的炮火無處不在。”

“氣多鋼少”注定擊敗 “鋼多氣少”

上甘嶺戰役,與其說是對兩個山頭陣地的爭奪,毋寧說是交戰雙方智力和毅力的較量,尤其是士氣的較量。正如拿破侖的那句名言︰“世界上只有兩種力量——利劍和精神,從長遠看,精神總能征服利劍。”

武器之用,要在得人。該型榴彈炮在志願軍手中威力大增,不僅僅與戰術傳統、戰術素養有關,更源于志願軍將士有英勇頑強、舍生忘死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

正因為有不屈不撓、血戰到底的“上甘嶺精神”,在遠有敵方炮火的死亡威脅、近有沉重炮身轉運壓力的情形下,包括炮兵第30團將士在內的志願軍炮兵才用“重武器”打活了“游擊戰”。

勝利的代價是無數志願軍將士的流血犧牲。時年26歲的30團5連指導員袁守志不退一步,把熱血生命永遠留在了那片土地。同樣留在那片土地上的,還有更多的無名英雄……他們舍生忘死的大無畏精神,再次大寫了人民軍隊“正義之師”“威武之師”的光輝形象。

70年後,我國已成為全世界唯一擁有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人民解放軍也早已裝備了火力強大的國產155毫米榴彈炮。這門M1式155毫米榴彈炮則成了文物,陳列在軍事博物館的展台上,接受人們的景仰與禮贊。它見證並參與催生的那種“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戰斗精神,則在新一代人民軍隊官兵的心中深深扎根、茁壯生長。

(作者單位︰軍事博物館編輯研究室)

供圖︰自國天然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