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好英雄傳人 爭做轉型先鋒:記空降兵某旅“黃繼光英雄連”

來源︰新華社作者︰楊雅雯責任編輯︰李晶2020-10-24 14:57

新華社武漢10月24日電 從“黃繼光英雄連”指導員到炮兵營副教導員,吳健“進步”了。

在鄂北山區某綜合訓練場的野營駐訓地,即將離開連隊的他,和戰士們告別時說︰“我會永遠記得自己是第3786名黃繼光英雄傳人,不管走到哪里,我都不會給老班長丟人。”

“老班長”,是六連官兵對黃繼光的尊稱。對于空降兵某旅六連的官兵來說,黃繼光這位在中國家喻戶曉的特級戰斗英雄,是他們共同的精神偶像。

在抗美援朝上甘嶺戰役中,黃繼光在身體7處負傷、左腿被打斷、彈藥用盡的情況下,用自己的胸膛堵住了敵人機槍的射擊,為部隊沖鋒開闢了前進通道。如今,他的畫像掛在中國的每一座軍營里。

抗美援朝戰爭已經過去70年,但黃繼光精神在連隊一代代傳承,早已成為他們的連魂。記者看到,即使在野營駐訓地,連隊也依舊保留著黃繼光的床鋪,將他的半身銅像放在最顯眼的位置。

多年來,連隊每次正規點名,第一個名字都是“黃繼光”,全連官兵集體應答︰“到!”“每次答‘到’,都是對自己的警醒和鼓勵。”上士汪文博面容嚴肅地告訴記者,“老班長是我心中的引路‘燈塔’。”

這位連隊有名的“兵王”,被很多戰士視為身邊的“黃繼光”。在今年的野外駐訓期間,下士李程奔剛好睡在汪文博旁邊,他親眼見證了這位“兵王”是如何日復一日、風雨無阻地高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的。

“他8月休假回來後,就每天早上加跑一個5公里,每晚還加1小時的核心力量訓練。”李程奔說,從理論上來說他知道“兵王”要如何煉成,但每天這樣看著,“內心的觸動還是很大的”。

在汪文博看來,加練只是“尋常”,畢竟連隊的要求是“第一只是合格,過硬才是標準”。他佩服的是已經入伍15年的連隊文書王奎,“37歲了軍體達標還能拿特級,全營就他一個人達到這個標準。”

連隊每個戰士都有自己學習的鮮活對象,而在這些對象身上或多或少又都能找尋到老班長黃繼光的影子。

為適應新的形勢發展和部隊建設需要,黃繼光精神在這個連隊不斷被賦予新的內涵。從“忠于祖國、英雄頑強、勇挑重擔、敢于犧牲”到“危險時刻敢上、千斤重擔敢挑、有了第一敢爭、見了紅旗敢扛”,再從“軍魂使命高于一切、英雄精神高于一切、連隊榮譽高于一切、黨員責任高于一切”到“忠誠、勇敢、善戰、奉獻、擔當”,究其本質都繞不開黃繼光在犧牲前給母親寄的家書中寫下的那句“誓言”︰不立功不下戰場。

“連隊這些年面對每一項任務都像老班長當年那樣,用‘不立功不下戰場’的決心意志去戰斗,為了國家一無所惜,為了人民一無所求。”連長秦琪說。

1998年夏天長江抗洪搶險第一線,湖北省公安縣松東河堤段出現管涌重大險情。數次面臨堤毀人亡的危險,連隊官兵在大堤上最危險的地段戰斗了79個日日夜夜。

2008年汶川抗震,25名連隊官兵組成“敢死隊”,冒著余震翻越10多座高山,挺進“孤島”歡樂谷,將被困6天6夜的13名傷員和群眾轉移到安全地帶。

今年7月,湖北省麻城市葉家灣橋堤段約200米護坡發生險情,連隊官兵連續奮戰29小時,鋪設沙袋5萬余個,徹底消除了潰口風險。

20世紀50年代,于上甘嶺一戰成名的志願軍15軍回國後轉隸空軍。1961年,六連成建制完成首次跳傘,實現從傳統步兵到傘兵的轉型。

這支英雄連隊隨後一直是空降兵戰略轉型和跨越發展的“急先鋒”,他們率先在空降兵部隊完成某大型運輸機和某新型傘“三門四路”跳傘任務,探索出編組指揮控制、火力打擊等6類戰斗和保障模式,攻克20多個作戰指揮自動化系統難題,實現整建制“三無條件”下空降空投……

“在每一次急難險重和關鍵任務的考驗中,‘黃繼光英雄連’都繼承了英雄精神、當好了英雄傳人。”旅長王志國說,“我相信他們在由傘降步兵轉型為合成機步空降兵的過程中,也將一如既往鼓足干勁、爭做先鋒。”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