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敵膽寒 屢創奇跡,功勛兵器見證人民軍隊苦難輝煌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張昭 張帆宇 柳暉征 等責任編輯︰劉上靖2021-07-09 07:11

功勛兵器見證苦難輝煌

慶祝、回顧、展望……中國共產黨迎來百年華誕。

回望艱苦卓絕的戰爭歲月,我黨帶領人民群眾和親手締造的人民軍隊,憑借手中簡陋的武器裝備,浴血奮戰、百折不撓,從勝利不斷走向勝利。

收藏在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中的功勛兵器,見證了黨領導下的人民軍隊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的奮斗史,見證了我們這支軍隊一路跋涉的征戰歷程。

從某種意義上講,這些功勛兵器也是一本本書、一面面鏡子。

今天,讓我們與其中的一些功勛兵器來一次心靈對話。

跋山涉水“走”完長征路

五八七號山炮

■張 昭 張帆宇 柳暉征

經過艱苦卓絕的二萬五千里長征,紅軍到達陝北時,最初攜帶和繳獲的重型武器裝備已所剩無幾。其中,軍博收藏的一門編號為587的山炮堪稱“傳奇”。

這門山炮名為“七生五過”。“生”在當時是英文“厘米”的音譯,“七生五過”是7.5厘米口徑的意思。該炮炮架為雙輪單腳式,木輪,炮管短粗,最大射程4300米,由上海兵工廠在1927年制造。

它身經百戰,曾與紅軍將士一道突破烏江、轉戰烏蒙山、搶渡金沙江、翻雪山、過草地……戰士們贊譽它“山炮一響,勝利就有希望”。

和很多紅軍的武器裝備一樣,這門山炮是戰利品。

1935年2月,湘鄂兩省國民黨軍對湘鄂川黔蘇區進行大規模“圍剿”。由于多種原因,紅軍暫時放棄蘇區,準備北渡長江,轉移至湖北創建新蘇區。

當時,鄂軍縱隊司令兼第58師師長陳耀漢以為可以揀個便宜,命令所轄兩個旅先行出發,與自己和西面的張振漢所部合力截擊,殲滅紅二、紅六軍團。

不久,消息傳來。紅二、紅六軍團一舉全殲172旅。陳耀漢聞知消息立即掉頭南撤。賀龍、任弼時、蕭克分析判斷陳耀漢南竄,必經桃子溪。于是,蕭克、王震帶領兩個團冒雨急行軍趕到桃子溪,對敵發起猛烈攻擊。

此戰,紅軍殲敵1個師部和近兩個旅,繳獲大量武器彈藥,587號山炮就是其中之一。

紅二、紅六軍團取得的戰果,令國民黨當局十分震驚,于是展開更大規模的“圍剿”。1935年11月,紅二、六軍團開始長征,這門山炮便隨著廣大指戰員踏上漫漫征途。

長征中,紅軍戰士克服重重困難,人抬馬馱,甚至在過草地時都沒有丟下這門炮。草地數百里處處有泥潭,炮身太重無法拖行,官兵就想辦法,把炮拆分開來,分頭肩扛人馱。這一過程中,紅軍戰士犧牲了一個又一個,可更多的人前僕後繼,硬是把它抬到了陝北。這也是紅軍長征帶到陝北的唯一一門山炮。

新中國成立後,賀龍元帥一直惦記並找到了這門炮,把它捐獻給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成為土地革命戰爭館中的一件重要展品。

四處“開花” 令敵膽寒

自造地雷

■孫瑤婷

虛虛實實,真真假假,死雷活用,到處“開花”。

抗日戰爭時期,在黨的領導下,根據地人民群眾充分發揮聰明才智,制作出各種令敵膽寒的地雷,成為打擊侵略者的重要武器,並最終以此為基礎,發展成敵後抗日根據地的代表性作戰樣式之一。

如今,在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仍收藏著不少當時根據地自造的地雷。

從現在的視角來看,那時地雷戰的興起、發展,有其客觀必然性。當時,民兵武器裝備極差,幾乎沒有什麼像樣的槍支,地雷容易制造、殺傷力較強,因此很快由點到面普及開來。

當時的地雷種類很多,這和根據地的制造條件以及作戰需求有關。最初,“鐵西瓜”真是鐵的,但鐵殼地雷易被日軍地雷探測儀發現。于是,抗日軍民創造性地制作出用石頭、陶罐做的地雷;八路軍軍工部技術人員則研制了反工兵地雷;還有一種“土化學雷”,采用硫酸和炸藥混合時發生化學反應的原理來引爆,專門用來炸“偷雷”的敵人。

地雷引爆方式也不斷創新。從最初的絆雷、踏雷,發展到後來的拉雷、虛實連環雷、子母雷、頭發絲雷、夾子雷等等,令敵防不勝防。

當時制造地雷的也不只是民兵。為解決地雷供應問題,八路軍山東縱隊曾建起兩個兵工廠研制地雷。到1941年,八路軍軍工部共制造了1萬余枚各型地雷,源源不斷地運往抗日前線和各根據地。

為促進彈藥生產,中央軍委發出“普遍設立炸彈制造廠”“炸彈生產要力求充足”等指示。毛主席指出,民兵的重要戰斗方法是地雷爆炸,地雷運動應使之普及于一切鄉村中,普遍制造各式地雷。

為用好地雷,各級積極組織培訓班、編寫地雷知識小冊子。經過培訓的人員回到各地,進一步掀起大規模的“造雷熱”。

在山東海陽,地雷戰大顯神威,涌現出3個膠東特級模範爆炸村,3名全國民兵英雄和13名膠東民兵英雄、99名膠東模範、11名膠東爆炸大王。

曾有侵華日軍對“地雷戰”這樣敘述︰“地雷爆炸,不少人被炸死,還會導致骨折和大量流血。尤其是傷員搬運量大增,如果有5人受傷,就會有60個士兵因參加搬運而失去戰斗力。”

地雷戰是我黨領導中國人民戰爭的偉大創舉,生動詮釋了黨的群眾路線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同時,也展現出在我黨領導下,人民群眾敢于斗爭、不畏強敵的英雄豪情,敢為人先、大膽創新的聰明智慧,敢于勝利、樂觀自信的堅定信念。

戰火催生 集智攻關

兩用82迫擊炮

■柳暉征 張帆宇 張 昭

在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收藏著一門外形奇特的82迫擊炮。它長1230毫米,沒有前支架,在炮尾部增加了一節400毫米長的尾管,采用拉火式裝置擊發。

與其獨特外形相對應的,是它的功用。這種由八路軍第129師炮兵主任趙章成研制的迫擊炮,既可以曲射,也可以平射殺敵。

趙章成,是我軍歷史上著名的神炮手,歷任紅軍炮兵連長、炮兵營長、炮兵主任等職務。在長征路上,他曾創造過用僅有的3發炮彈接連打中敵碉堡、掩護17名勇士強渡大渡河的奇跡。

百團大戰期間,面對日軍堅固的混凝土碉堡,趙章成帶人往炮彈炸藥里加入辣椒面打擊日軍碉堡。鋪天蓋地的辛辣味燻得日軍個個爭先恐後往外跑,我軍成功拿下據點。

抗日戰爭時期,趙章成擔任第129師炮兵主任。針對彈藥缺乏和部隊經常轉移的特點,1942年,趙章成受命挑選迫擊炮手組成特種射擊研究班,經過3個多月研究,試制成功迫擊炮平射拉發裝置,使82迫擊炮炮筒與地平線的傾角可低于5度,達到既能曲射又能平射的要求。

改造後的82迫擊炮重量輕,可分解後攜帶,可平射,兼具步兵炮功能,能較好地適應近戰、夜戰要求,八路軍戰士用它多次摧毀敵人的據點,相關做法當時在全軍推廣。

邊修邊戰  屢創奇跡

“功臣號”坦克

■王振宇 張 昭

在抗日戰爭中,認識到坦克的巨大威力後,我黨在尚不具備建設裝甲兵部隊條件的情況下,就積極著手培養相關人才。

1936年,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團安排當時在蘇聯學習的干部轉學坦克、炮兵等軍事技術,為我軍奠定了人才基礎。

1945年,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我黨及時安排人員搜集日軍的坦克及相關器材,並在沈陽九一八工廠發現了幾輛日本97式坦克。

成功嚇退敵偽人員後,我方人員將兩輛坦克開出工廠。之後,一輛坦克被敵特分子破壞,另一輛坦克受損嚴重無法行進。我方人員不顧安危,再闖沈陽九一八工廠,搶回一車器械,最終將坦克修理好。這輛幸存的坦克就是後來的“功臣號”坦克。

這輛坦克加入人民軍隊序列後,先後參加了綏芬河剿匪、三下江南等戰役戰斗,立下赫赫戰功。因其資格老、車齡長,坦克手索性稱它為“老頭坦克”。

1948年,遼沈戰役打響。攻打錦州作戰中,“老頭坦克”因故障太多,本來沒有承擔任務。在車組成員堅決要求下,它才有了上戰場的機會。戰斗中,其他3輛坦克都被擊傷無法作戰,“老頭坦克”也連連遭襲。車組成員冒著生命危險多次出入坦克,邊修邊打,一直沖到國民黨軍城防司令部,迫使敵軍打出白旗。戰後,“老頭坦克”被第四野戰軍司令部、政治部命名為“功臣號”。

平津戰役中,“老頭坦克”在敵人集火打擊情況下,摧毀敵人一個又一個碉堡。特別是在進攻金湯橋戰斗中,它主動出擊,吸引敵火力,先後摧毀敵3個暗堡、 5個火力點,率先攻克金湯橋。

1949年,由99輛坦克、50輛裝甲車組成的裝甲部隊參加開國大典閱兵式。“功臣號”因立有卓越戰功,成為裝甲部隊方陣的頭車。

後來,“功臣號”坦克光榮退役,被陳列在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里。

攻城拔寨 自制利器

“飛雷炮”

■王浩然  任  鑫

在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兵器展廳里陳列著一門特殊的“火炮”。

這門“火炮”的發射筒口徑達350毫米,單次拋射炸藥量達10千克,攻擊距離300米,能在半徑20多米的範圍內產生強烈毀傷力。

這種“火炮”被稱作“飛雷炮”,實質上是一種炸藥包發射筒,曾在解放戰場上大顯神威。

“飛雷炮”的發明人是時任晉冀魯豫野戰軍太岳兵團第4縱隊11旅工兵連連長聶佩璋。聶佩璋受過專業教育,擅長爆破。1945年調入太岳一分區後,聶佩璋發現,在攻打日偽軍炮樓碉堡時,八路軍和民兵面臨火力不足的狀況。為了讓戰士在較遠距離攻擊對方炮樓碉堡,聶佩璋萌生了研制炸藥發射筒的想法。

國民黨發動全面內戰後,大舉進攻晉南解放區,修築了大量“伏地堡”。這種工事十分堅固,只有射擊孔以上的部分高于地面,易守難攻。這讓當時正在集訓4個旅工兵骨干的聶佩璋再次動起了腦筋。他改進了之前尚不成熟的炸藥發射筒制作工藝,以汽油桶作為發射筒主體,在筒身上加鐵箍以增加強度。經過多次試驗,拋射筒可以拋射炸藥包,“飛雷炮”由此誕生。

1947年9月,聶佩璋所在第11旅參與攻打陝縣作戰,首次亮相的“飛雷炮”對著陝縣城牆一陣猛轟,炸開幾個大口子,官兵們一擁而上,只用三四個小時就拿下陝縣。

此後,“飛雷炮”不斷改進,加裝了瞄準裝置、筒座、腳架,有的還加裝了機械擊發裝置。在一次軍事訓練匯報演習中, 部隊專門演示了“飛雷炮”,劉伯承、陳毅對此給予高度評價。

1948年,淮海戰役進行到第二階段。國民黨軍第12兵團在雙堆集依托有利地形構築了大量地堡、交通壕,還把幾百輛汽車連成一圈,用沙土裝滿打造了一條核心防御圈,構成里外三層的防御體系。

戰斗打響後,解放軍180余門“飛雷炮”進行了3輪齊射,國民黨軍傷亡慘重。“特大威力炮”的火力覆蓋造成了敵軍心理上的極大恐慌。在“飛雷炮”助攻下,解放軍只用半個小時就摧毀了國民黨軍隊苦心經營、號稱固若金湯的工事群。戰後,發明“飛雷炮”並參與攻克李圍子的中原野戰軍第4縱隊11旅工兵連榮獲“飛雷立功”獎旗。當年第11旅工兵連在李圍子戰斗中使用的這門“飛雷炮”,也于1959年被軍博收藏。

除在解放戰爭中大放異彩外,“飛雷炮”還曾在抗美援朝戰場上立下戰功。

後來,“飛雷炮”作為一種非制式過渡性武器很快退出歷史舞台。它見證了我黨領導下的人民軍隊在艱苦條件下發揮主觀能動性、創造性地解決各種問題,最終克敵制勝的非凡歷史。

長劍”破曉 昭示未來

“東風一號”導彈

■孔燕松

在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的一層兵器大廳中,矗立著一枚“東風一號”導彈。

它彈體高大,不怒自威。尤其是那重1.3噸的彈頭,蘊含著雷霆萬鈞的力量。

這是夏日北京一天的上午9點,館外陽光燦爛。同樣是9時許,1960年11月5日的酒泉發射場,此時還是晨曦微露。

那時,不遠處的發射現場,“東風一號”導彈的原型“1059”靜靜矗立著,仿佛一支就要描繪歷史的巨筆。

“1059”發射升空,從人們的視線里消失後,現場的時間仿佛凝固了一樣。

“成功命中目標!”消息傳來,現場爆發出經久不息的掌聲和潮水般的歡呼!

“1059”試驗的成功告訴世人︰中國軍民一旦下定決心,就會爆發出驚人的力量。

在選擇發動機試車用的推進劑時,外國專家斷言我國生產的液氧和酒精不可能達標。總設計師梁守--反復論證,最終采用了國產推進劑並取得成功。

缺少關鍵的發動機試車台及試車規程方面的資料,發動機總設計師任新民帶領團隊夜以繼日,僅用兩個月就編制出了試車台設計任務書。

受制于當時的生產條件,當時導彈許多部件要靠外地企業來生產,全國約有1400多個單位直接和間接參與了工作。

在這張全國協作網上,主要承制廠就有60多家,涉及航空、電子、兵器、冶金、建材、輕工、紡織等多個領域。

這是在我黨堅強領導下,軍民一心、精誠團結、攻堅克難的一次力量展示,是中國社會主義制度優勢的一次彰顯。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