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勛章”獲得者∣戰斗英雄郭瑞祥︰百年足跡 丈量初心

來源︰新華社作者︰梅世雄 劉敏責任編輯︰王鳳2021-07-22 18:37

這是“七一勛章”獲得者郭瑞祥(6月29日攝)。 新華社記者 謝環馳 攝

“這是黨授予的最高榮譽,一定要親自來領。”

2021年6月29日,101歲的郭瑞祥身著綠軍裝,坐在輪椅上接受了習近平總書記親自授予的“七一勛章”。

中國共產黨百年光輝歷程,郭瑞祥既是見證者又是參與者。作為軍人,他先後榮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1957年被授予三級獨立自由勛章、三級解放獎章,1988年被授予中國人民解放軍獨立功勛榮譽章。

在黨84年,郭瑞祥非常珍惜黨組織給的各種榮譽。不同時期獲得的勛章,他常拿出來小心擦拭。“我要時刻擦拭共產黨員的‘初心’,不讓它沾染一絲塵埃。”

這是郭瑞祥肖像(6月28日攝)。 新華社記者 李賀 攝

信念堅如磐石的革命戰士

【出生入死,革命理想大于天】

16歲那年,郭瑞祥投身革命。戎馬生涯幾十年,他歷經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的戰火洗禮,參加大小戰役戰斗10余次,始終堅定不移跟黨走,為革命出生入死、屢立戰功。

1940年5月,在魯西南一個叫肖渠的地方,日軍兵分兩路發起進攻。

“戰斗非常激烈,戰士的鮮血染紅了溝溝  。”時任新三旅八團一營一連指導員的郭瑞祥,帶領一個排迂回到敵人後方,突襲了留守的日軍。

盡管已經過去80多年,郭瑞祥對當年的戰斗細節仍然記憶如昨︰“我命令戰士架起機槍向日軍掃射,日軍圍牆里的一批戰馬受到槍聲驚嚇,紛紛跳牆逃走了。”

“當時留守的日軍連死帶逃,我們乘勝追擊,繳獲了十幾匹日本戰馬、一批騎兵步槍和一挺歪把子機槍,打擊了敵人的囂張氣焰。”郭瑞祥回憶。

1946年9月,時任東明縣獨立營政治委員的郭瑞祥帶領150余名戰士向敵軍發起進攻,由于消息泄露,敵軍增援1000多人將隊伍包圍。

戰斗從拂曉打到天黑,所有戰士都水米未進,多次突圍失利。危急時刻,郭瑞祥挺身而出,帶領著由黨員、干部等組成的突擊組,一只手持駁殼槍,一只手拿馬刀,第一個沖了出去。

講起這一段,這位百歲老兵記憶猶新︰“我一沖,戰士們跟小老虎一樣,都沖上去了。敵人一見到這場面,像兔子一樣,連槍都不拿就跑了,整個敵軍全線崩潰。”

【情報和剿匪工作功勛卓著】

1937年3月,郭瑞祥在戰亂中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

從此之後,這位農民的兒子堅定了跟黨走的信念意志,無論遇到何種困難和考驗,從未動搖。

七七事變爆發後,郭瑞祥擔任地下工作者,在復雜險惡的環境中,為我軍收集了大量情報。他積極在群眾中發展黨員,擴大黨的隊伍,還在1939年組織帶領40余人光榮參軍。

東明縣獨立營原本是個地方武裝,副營長和一連長都當過土匪,加入我軍後,土匪習氣一直也沒有改掉,經常出現拉山頭、搞小團體等情況。

“身為政治干部,我反復給他們做思想工作,耐心講解我軍的宗旨、黨的紀律,講明軍隊組織紀律的重要性。”郭瑞祥回憶。同時,他狠抓部隊黨組織的領導力、組織力和執行力,牢牢掌控住隊伍,確保部隊始終听黨話、跟黨走。

渡江戰役後,郭瑞祥所在的二野五兵團西進貴州,開展剿匪戰斗。1950年初,他負責對起義部隊進行教育,宣傳黨的政策及我軍的方針,在隨時可能發生反叛暴動的情況下,完成了對官兵的改造,並很快把他們分編到了正規的解放軍部隊,充實了我軍力量。

郭瑞祥在大連家中讀書(7月7日攝)。 新華社發 劉丹 攝

矢志堅守初心的家庭標桿

【艱苦樸素,融入骨髓血脈】

走進郭瑞祥家,記者打量著“年代味”十足的房間布置,竟有一種穿越時空的感覺。

角落里的“飛人牌”縫紉機,被郭瑞祥從貴州帶到大連。這個已經使用了60多年的老物件,機面上早已凸起一塊塊皮,壞了的地方用膠帶貼了一層又一層,但他仍舍不得扔。

客廳里最惹眼的裝飾品,莫過于一座座栩栩如生的根雕。“早些年,父親腿腳還靈活,就到後面山上刨樹根,一眼就能看出可以做什麼,回到家就開始雕刻打磨。”郭瑞祥的四女兒郭惠麗說。

手藝精巧的郭瑞祥,還是個做木工的好手。椅櫃沙發等家具,都是他親手制作,一桌一椅,都刻著歲月的印記。

離休多年,郭瑞祥始終保持著在部隊時艱苦樸素的作風。20世紀50年代部隊發的一雙皮鞋,他至今還穿著,不舍得扔掉。平時,衣服破了就自己縫縫補補,再接著穿。女兒給買的羊毛衫,他穿了10多年,袖子破洞了就剪掉袖子改成背心繼續穿。

【優良家風,亦是“紅色養料”】

郭瑞祥始終保持著共產黨人艱苦樸素、克己奉公的作風,言傳身教影響著子女,這種作風逐漸成為了家風。

“我們小時候背的書包是父親用舊軍雨衣做的,穿的衣服和鞋都是母親親手縫制的。”郭惠麗說,“父親的一言一行,我們耳濡目染,在簡樸的生活中,尋找到應當守護並傳承的寶貴財富,那是我們家的‘紅色養料’。”

離休時,郭瑞祥已是貴州省都勻軍分區副政治委員,卻從未利用職務之便幫襯家人,謀取私利。

郭瑞祥的6個子女中,有5個曾參軍入伍,轉業、復員到地方後成為工人,兩個兒子下崗後也都自謀職業。

“當時我在部隊當衛生兵,很久之後才偶然得知軍長就是我父親的老部下,他從來不跟我們說這些,我們也沒想過要靠父親的關系。”郭惠麗說。

“花一份錢就只打一人份的飯,不要佔公家便宜。”每次家人去食堂打飯,郭瑞祥都要反復叮囑。

郭瑞祥給兒孫們立下一條家訓︰永遠不給黨和國家添麻煩。

郭瑞祥在貴州工作時期的資料照片(1950年攝)。 新華社發

政治本色不褪的離休干部

【保持頭腦與思想的自我革新】

打開古樸的書櫃,《習近平談治國理政》這本書格外引人注目。

離休之後,郭瑞祥堅持理論學習,相關的書籍翻了又翻。他認為只有堅持學習黨的最新理論,才能在政治上跟緊時代的步伐。

隨著年齡的增長,原先只戴老花鏡看書的郭瑞祥,現在還得右手拿著放大鏡。

郭瑞祥心系黨、國家和軍隊事業,為了第一時間了解黨和國家的大政方針,晚飯後他都會坐在電視機前收看《新聞聯播》;從報紙關注到的新聞和照片,他都工工整整地剪下來,貼在一起。

憑借豐富的政治工作經驗,郭瑞祥不但自己學,還帶動身邊的人一起學。

身體允許的情況下,郭瑞祥積極參加干休所組織的黨員教育學習活動,鼓勵其他老干部、老黨員堅持學習、與時俱進。

在爺爺的言傳身教下,孫子郭宇光已經向黨組織遞交了入黨申請書。“爺爺經常和家里人交流學習的心得體會,時不時還會出題考考我們!”他說。

【不計個人私利,積極發揮余熱】

離休後,家里和干休所是郭瑞祥活動最多的場所,在這片“小天地”里,他堅持從大局出發,積極作出自己的貢獻。

鄰里出現矛盾的時候,他總是主動靠上去做工作,疏導人員思想,化解鄰里糾紛。

郭瑞祥關心、支持干休所的工作,積極為干休所發展建言獻策。在如何建設先進干休所、提高老干部生活質量、解決老干部和遺屬實際生活困難等方面,他提出的很多建設性意見都被所里采納。

此外,郭瑞祥還關注干休所人員的思想情況,引導他們不斷提高思想覺悟,自覺做到政治上清醒、立場上堅定、思想上合格。(參與采寫︰王琢舒、劉丹、鮑明建、高勇、王心巍)

(新華社大連7月22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