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治熱射病 為訓練助力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孫興維 郭晨 等責任編輯︰楊一楠2019-06-23 08:13

防治熱射病 為訓練助力

——訪全軍熱射病防治專家組組長、解放軍總醫院第一醫學中心主任醫師宋青

■解放軍報記者 孫興維 郭 晨 特約記者 羅國金

姜晨 繪

近日,全軍熱射病防治專家組成員深入多個部隊,開展中暑和熱射病的防治培訓工作。“熱射病可防可治,只有讓各類人員清楚掌握自身職責,各司其職做好工作,才能系統性地提高熱射病預防和救治質量。”6月,記者跟隨全軍熱射病防治專家組組長宋青來到中部戰區某旅。在培訓中,宋青對指揮員和組訓人員、參訓官兵、軍醫這三類人員在預防熱射病中的職責進行了詳細講解。

組訓人員有責任︰天氣狀況要掌握,科學施訓有講究

烈日炙烤著大地,大漠戈壁的地表溫度突破40℃。某部官兵原本期望可以在天氣稍微涼快點兒時再組織訓練,可讓大家沒想到的是,這一次不僅沒有推遲訓練時間,反而大中午就把大家拉到操場上,慢跑了半小時。

“這叫熱習服訓練。最近天氣預報顯示氣溫還將繼續升高,為了防止訓練時中暑和熱射病的發生,咱們在一天最熱的時候組織熱習服訓練,能更好地提升人體的耐熱性。”看著官兵不解的表情,帶隊跑步的領導道出原委。

“熱習服,是指通過熱刺激,使人體出現生理、心理、行為方面的適應性反應,從而提高機體對熱應激的適應能力。”宋青告訴記者,熱射病的發生率與環境、溫度、濕度密切相關。數據顯示,當日平均氣溫>30℃、相對濕度>73%同時存在,或當日最高氣溫≧37℃時,官兵在訓練中發生中暑和熱射病的風險會明顯增加,這時候就需要開展熱習服訓練。

宋青認為,各級組訓人員在熱射病預防上,需要重點做好5個方面的工作︰一是密切關注天氣,在遇到突然升溫或持續高溫氣候時,要及時組織熱習服訓練;二是合理安排訓練和休息時間,盡量不在高溫、高濕環境下進行長時間、大強度訓練,使官兵充分恢復身體機能;三是關注重點人員,如傷病後初愈或剛剛休假歸隊且達到2周以上未訓練的官兵,應重新做熱習服訓練,並為他們制訂階梯式訓練計劃;四是訓練過程中及時安排補充鹽水,可以采用每1000ml水中加2至4g食鹽的方法配制淡鹽水,或用礦泉水加榨菜代替;五是根據天氣情況和訓練強度,加強衛生人員的跟訓保障,密切關注訓練中人員狀態,如有發病人員及時上報並送往醫院進行治療。

宋青特別提示,由于全國各地溫、濕度不均衡,有的地方即使在3、4月份也有熱射病病例發生。另外,即使不是夏季,對于從低氣溫移防或駐訓到高氣溫地域的官兵,同樣需要做好熱習服訓練,不能簡單認為只有夏季才會發生熱射病,而應結合部隊實際,周密做好防範準備。

參訓官兵應知曉︰自我監測要學會,自救互救最重要

回想起一次搶救戰友的經歷,班長李曉宇至今感到後怕。那一年6月,部隊組織武裝10公里越野考核,戰士小朱在此前的訓練中小腿受傷,缺訓了一段時間,但為了不拉集體後腿,他執意要參加考核,結果咬牙堅持跑到終點後兩眼一黑,暈倒在地。

一名經驗豐富的老班長猜測小李可能是中暑了。大家一邊呼叫軍醫,一邊迅速把他抬到陰涼處,解開衣服不停扇風,端來涼水往身上灑。軍醫趕到後,診斷他是熱痙攣,在持續降溫的同時,馬上將其後送到旅野戰醫院。

“熱痙攣其實就是熱射病的早期表現,幸虧身邊戰友第一時間救治得當,為後續搶救贏得了寶貴時間。”宋青告訴記者,發生中暑或熱射病,通常有5項生命體征會出現變化︰一是意識不清,或出現正常以外的行為、語言;二是體溫過高,正常腋窩溫度在36℃-37.4℃,當在訓練中超過38.5℃時,要引起警惕;三是脈搏過頻,正常年輕人安靜時為60-90次/分,中暑或熱射病時心率可達160次/分以上且持續不降;四是血壓偏低,正常血壓為90-130/60-80mmHg,在沒有血壓計的情況下,可通過觸摸動脈搏動粗略估計血壓,如橈動脈搏動微弱,預估血壓在70mmHg左右,如僅在頸動脈觸摸到微弱搏動,則預估血壓在50mmHg左右,提示可能發生休克;五是呼吸急促,正常呼吸為12-24次/分,如呼吸急促,頻率大于30次/分,且休息後不能恢復正常,則是中暑或熱射病的危重表現。

宋青將快速識別熱射病的辦法總結為“一看二摸”︰看臉色是否潮紅或蒼白,站立不穩並出現惡心嘔吐;摸皮膚是否灼熱無汗,摸脈搏是否大于160次/分且持續不降。如果官兵出現這些癥狀,就要立即停止訓練,並將其轉移至陰涼通風處,卸下裝備、脫去衣褲、扇風灑水,促進散熱。如果患者意識清醒,應當協助其飲用淡鹽水,同時聯系軍醫救治。對無意識的重癥患者,應當邊降溫邊後送,嚴禁往口中灌水以防堵塞氣道。宋青表示,利用各種辦法快速有效降溫,對熱射病自救互救來說最為重要,是提高救治成功率的黃金法則。

結合戰士小朱的案例,宋組長提醒廣大戰友,在高強度訓練或考核前,如果身體不適要主動報告,不宜勉強參加。訓練中出現頭暈、心慌、惡心、站立不穩等不適癥狀時,要立即放緩或停止訓練並報告求助。

基層軍醫須謹記︰科學施救有妙方,快速降溫第一條

去年駐訓期間,某部下士小邢休假歸隊正好趕上武裝5公里抽考,考核中他中暑暈倒、身體抽搐、體溫驟升。隨隊保障的軍醫郭從濤迅速組織官兵將小邢轉移到一棵大樹下,為其解開腰帶、脫去衣服,一邊扇風散熱,一邊將其頭偏向一側,防止嘔吐物堵住氣道。

此時,有的戰友拿來水壺要給小邢喂水,被郭軍醫及時制止︰“往昏迷患者口中灌水容易堵塞氣道,十分危險。”他馬上從衛生箱里取出藥品,現場為小邢進行靜脈補液,在實施各項降溫措施的同時抓緊聯系送往醫院。

“郭軍醫第一時間處置得當,抓住了重癥熱射病患者的救治要領。”宋組長說,作為基層軍醫,在部隊組織大項訓練活動時必須到現場跟進保障。一旦發現熱射病患者,要在聯系後送的同時,抓緊實施 6 項關鍵救治措施︰立即將患者脫離熱環境,脫去裝具和衣褲;快速測量核心溫度、心率;快速用水、冰全身降溫;快速液體復蘇;氣道保護與氧療;控制抽搐。

熱射病救治的關鍵環節是盡快降溫。鑒于熱射病病情重、進展快,在早期處置中應當“邊降溫邊轉運”,並及時對患者進行體溫監測;當降溫與轉運存在沖突時,應遵循“降溫第一,轉運第二” 的原則。

宋組長提示,保障高溫條件下官兵訓練,軍醫要帶齊“防暑監測三寶”︰溫濕度計、體溫計、指脈氧飽和儀。同時要攜帶必備藥品,主要包括風油精、藿香正氣水、仁丹、口服補液鹽等常用口服藥品,以及常用的注射液制劑和注射用藥物。還要備足冰塊、冰水和簡易冷水浸泡降溫裝置,協調灑水車、有空調的救護車及大轎車進行現場保障,隨時準備處置突發情況。

為有效防止熱射病,軍醫要扎實做好相關基礎性工作︰搞好宣教,使各級組訓人員和參訓官兵熟知熱射病的癥狀、危害,教會他們必備的救治常識和技能;篩查易患人群,重點關注剛入伍新兵、休假歸隊人員、嚴重腹瀉、熬夜、睡眠不足和長期處于疲勞狀態人員,經評估不適合參訓的官兵,要及時提出建議,必須參訓時,對易感人員做出標識,加強訓練中監測;建立預警體系,訓練中一旦有人發生疑似中暑癥狀,應立即降溫,如10分鐘內體溫不降反升,要立即匯報直接領導並逐級上報。

白金十分鐘 黃金一小時

■尹繼冬 王均波 解放軍報記者 孫興維

烈日炎炎,練兵正酣。陸軍某特戰旅官兵正在野外進行武裝五公里訓練。突然,下士小劉步子飄浮、身體晃動,離大部隊越來越遠。指導員徐曉杰發現情況後,馬上跑過去將小劉攙扶下訓練場,結果發現他已經嘴唇發白,意識模糊。

“是嚴重中暑!”隨軍出行的旅軍醫白永超立即組織戰士將小劉搬到樹蔭底下,緊接著采用脫衣散熱、涼水冷敷的方式給小劉緊急降溫,並慢慢喂他喝了半壺淡鹽水。通過測量,小劉的核心溫度仍在39℃以上。白永超感到,小劉的中暑程度比想象中要嚴重,極有可能是熱射病,需要轉移到體系醫院進行治療。

在等待轉移的過程中,附近炊事班官兵拿來備用貯水囊,注入冰水後將小劉放入其中。“以往我們錯誤地認為中暑後浸泡冷水會發生寒顫,其實完全不是。” 白永超介紹道︰“降溫的最佳方法就是脫去裝備和衣物,快速將患者頸部以下身體浸泡到冷水中。所以現在我們旅每個炊事班都配備了備用的貯水囊,並在冷藏櫃中準備了冰袋,隨時準備應對官兵出現嚴重中暑的情況。”

通過緊急降溫,在轉移至第990醫院前,小劉的核心溫度已經降到了38.5℃。經醫院檢查發現,小劉的肝腎功能、凝血功能嚴重衰竭,各種檢查結果超過正常值幾十倍,被確診為熱射病並送進了重癥監護室,經全力搶救後轉危為安。事後,醫院重癥科主任、全軍熱射病防治專家組成員李慶華對部隊的現場緊急施救給予了充分肯定。他談道︰“白金十分鐘,黃金一小時。”從小劉的情況就可以看出,及時有效的現場施救是他轉危為安的關鍵。

李慶華還介紹道,夏季是熱射病的高發期,熱射病是重癥中暑的一種類型,如診治不及時最後可引發心、肝、腎等器官多功能衰竭而死亡。所以,夏季練兵,防治熱射病的常識不可或缺。

夏季的天氣總是復雜多變,記者剛回到訓練場,天空就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剛剛結束訓練的火力支援連決定延長半小時休息時間,並組織官兵進行補水。正在為官兵發放藿香正氣水、十滴水等防暑藥品的衛生連指導員王磊告訴記者︰“我們以前經常在雨後或者小雨天氣安排一些高強度訓練。現在醫院給我們發放了‘中暑與溫度、濕度相關的熱指數表’,對照表格,我們了解到在空氣相對濕度過高的情況下,就算氣溫不高,人體的散熱也會被嚴重影響,發生熱射病的概率仍然很高。”

第二周,治療結束後的小劉重新回到訓練場。軍醫白永超深有感觸地說,通過醫院這幾年的不斷宣講,基層官兵也開始掌握熱射病的基本特征,懂得如何判別病癥以及自救互救,為第一時間救治贏得了寶貴的時間,有效減少了非戰斗減員的發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