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纯特战学员的“特别味道”

感悟陆军特种作战学院教员给毕业学员提出的“三个问号”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肖云开 胥春龙 陈典宏责任编辑:丁杨2018-07-03 10:06

端午节后,杨梅像是掉进了染缸,红得发紫。从宿舍到教学楼,每次上下班,姚春富都习惯性地从种有一排杨梅树的小路通过,驻足看看杨梅的长势。此时,正是采摘杨梅的最佳时节。

又是一年毕业季。几个星期后,数百名学员即将从这里奔赴祖国的大江南北,走上新的战位。

从教30多年,每届新生报到和毕业前,姚春富都会和学员们聊聊。每每翻看学员们入学时稚嫩的照片,对比如今黝黑的脸庞、矫健的身形、刚毅的眼神,在学员们举手投足间,他仿佛感受到了一种果实即将成熟的“味道”。

作为陆军特种作战学院指挥系的一名资深教授,姚春富一时无法精准概述这“味道”;但他知道,这还不是最好的“味道”,就像新采摘的杨梅,未经盐水浸泡洗净一样,甜中总带着些许酸涩。

如何对表新型作战力量建设,适应部队岗位需求,培养具备超常血性胆气、超群身心素质、超强智能技能的“三栖特战精英”,最大程度提纯特战学员的战斗精神,是姚春富和陆军特种作战学院的教员们正在努力奋斗的目标。

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眼神里再多些一剑封喉的胆气,胸膛里再多些不惧生死的血性

某部队战术综合训练场,特战小队连贯破袭行动演练正酣。

“您觉得我院新毕业学员与部队久经沙场的官兵差别有多大?”去年夏天,学院基础部主任苏友芬到特种部队对毕业学员回访调研。观摩间隙,苏友芬与邻座的部队领导聊了起来。

“混杂在人群中,好像没什么区别,但细细观察,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少了点什么呢?”

“血性胆气。据我们对近几年新毕业学员不完全调查显示,有近六成学员毕业后,要经历两到三年的摔打磨砺,才渐渐有特种兵的样子。”部队领导实话实说。

那天,苏友芬没记住多少精彩画面,脑海里始终回荡着“胆气”“血性”“样子”等字眼。

这些字眼,像一颗颗钉子般扎心,夹带在她的调研报告里,被带到学院的教学筹备会上。会上,苏友芬提出了“培塑学员超常血性胆气、超群身心素质”等若干建议。

今年开学,随着《军事体育训练新大纲》颁布,刺杀训练这项传统训练课目,再一次展现在学院首批全军刺杀骨干培训班上。

时隔20多年,再一次听到木枪撞击发出的清脆声响,特种技术系副教授杨晓斌仿佛回到了20多年前的刺杀训练场,依然激动不已。

戴上护具,对峙阵前。透过防护面罩上的网孔,与对手眼神对视的一刹那,学员周勇像是被电了一下,心跳急速加剧。突然,对方一个猛刺,周勇用力一拨,剧烈撞击的震感,让他掌心一阵发麻,差点没握住木枪。几招下来,手脚紫了好几块。

这是杨晓斌期许的效果。从教多年的他,深知刺杀、擒拿、格斗等传统课目只有注入极强的对抗性,才能真正激发出学员的血性胆气。

负重40公斤,徒步行军300公里,最后一战是70公里奔袭。临近终点的那段路,地表高温似乎要将柏油熔化,每迈一步,学员李承阳都感觉脚掌被黏住一般,体力与心力都到了极限边缘。

穿山入林、崖壁攀岩、荒野求生……回想起这半个月的种种经历,李承阳一直认为这是一场“噩梦”,希望赶紧“醒来”。

“冲啊……”当终点的红旗出现在视线里时,李承阳突然发出了一声沙哑的怒吼,那一刻他完全忘记了满脚血泡和韧带拉伤的疼痛。

加速冲到终点的那一刻,李承阳视线有些模糊,但意识很清醒——他又一次突破了自己的身心极限。

李承阳知道,这是领取毕业资格证的唯一途径,没有捷径!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